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仙侠 > 眸中客

更新时间:2019-02-26 15:28:02

眸中客 已完结

眸中客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若有所思的猫 分类:仙侠 主角:怀阳烛月

小说主人公是怀阳烛月的小说叫做《眸中客》,它的作者是若有所思的猫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收了个白眼狼徒弟,日常求安慰求抱抱求原谅?不,不会的。再原谅你我就是兔子!!徒弟:“来,吃根胡萝卜压压惊?”我:“我才不…………emmmm,好吃。”...展开

本书标签: 情有独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眸中客 第十九章 书双 免费试读

小芸倒是挺厉害的,倘若寻常姑娘家见了公冶那般可怖的样子,大约早就跑路了吧,可她却没有。

她老老实实地服侍着公冶更衣、擦脸,一天都在进进出出,端水换衣。

可惜公冶一直没醒。

我有好几次见她偷偷在小溪边流泪,我本想劝她跑了算了,可她仍是执拗地摇摇头,说什么也不肯走。

我越是说些什么,她越是摇头。

只说她家主人对她有大恩。

“你也帮我劝劝她,我怕她在公冶跟前待着,太过危险。”**脆找了烛月来做说客。

烛月微恼地瞪我:“你怎么自己不去说?”

“我说过了啊…”我耸了耸肩,“可她又不听我的。”

烛月则是拿着那把冷得刺骨的匕首在空中划着什么:“那她也不见得会听我的。”

我挺想问问他,为何对人家姑感情视而不见?

可我有点怂了,因为他的匕首使得太厉害了…

看了看他握匕首的手法和打出来的招式,我有些迷茫了:“你从哪儿学的这些招儿?”

他头也没回,只是淡淡道:“自学成才。”

“那你这匕首有名字吗?”这匕首在空中划过之时,还带了一丝凛冽之气,倒是挺厉害的武器。

“流明匕。”他只淡淡道。

“好听。”我这才记起了我的长剑还没起名,乐呵呵地从屋内捧了长剑出来,到了烛月跟前,“你帮这剑起个名?”

自我那次回来,他也是见过这剑的,可却没有问我这剑的来历,只是每次见了这剑,他似乎都有些咬牙切齿。

“我不起名。”

“哦…”好吧,我也不能强求是吧,“那我便给它起名为无名剑吧…”

“当啷”一声,他的流明匕击上了一块石头,不仅入石三分,还把我吓了一跳。

“长泪。”他从牙缝里挤了几个字,又抬手拔了流明匕出来。

“什么?”我有些茫然。

“我说,你这剑名为长泪。长泪剑。”

“好像不是很好听嘛…你起的?”我皱了皱眉,左手抚上这剑身,剑身微颤,似乎在迎合着他的话。

他摇摇头不置可否。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无名剑—剑虽无名,身若无影。

乃是青渺大地的第一魔剑。

除去玄火诀之外,我还教了他一些简单的束缚之术和防御阵法。

他倒是学得挺快,一点就透。

至于树火琉璃嘛,我想了想,还是等他先打好基础再学吧。

他仍旧练着流明匕,即便没有人教他,他也乐得耍上两招。

有时候我会拿长泪剑和他试试,可他出招奇巧,又没什么套路可循,我这又是第一次使剑,几乎都是我落了下风。

好吧,师父的威严早已丢尽了。

烛月倒是每次比划完都心情甚好,连带着脸上笑容也多了些。

我却只能哭丧着脸找个角落里待着去。

哼,会使匕首了不起啊?

打打闹闹了几日,我也没真带着烛月跑路。

一来是因为难得找着一处僻静又舒服的住处,二来是我也不能真把小芸一人留在这里。

虽然公冶说会给小芸找条出路,可我又怕他就此醒不过来了。

他是两腿一蹬就远离尘世了,可小芸还小,不能就这么被人抛弃在这荒野山涧之中吧?

我琢磨着要不要把小芸一起带着跑路算了,小丫头年纪小,不懂事,若她执意留在这儿,我也就打晕了拖走便好。

可我还没决定好呢,那夜见着的那个姑娘竟白天里来了。

她有些急着想去找公冶,可小芸却不给人进门:“你是谁?我都说了我家主人现在不方便见客!”

小芸的胆子倒是大得很。

眼见着两人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我赶紧上前:“这姑娘我见过,小芸你先别急。”

这几日公冶没醒,小芸也还算听我的话,此时听我一言,也就默默地退去了一边。

那姑娘扯了我的袖子:“他怎么样了?”

我心内微动:“你怎么知道?”

她愣了愣,似乎也没料到我会有此一问。

“我、我因爱慕着子辰,所以我曾给过他一枚玉扳指,倘若出事,我也能有所感知。”

爱慕?现在的人为何说话都如此露骨?

不过眼下我也顾不得什么礼教:“那你知道他的事?你知道如何让他醒来吗?”

“你能带我进去看看他吗?我这次带了药来。”

她的表情很是紧张,我也能看出她的真情实意,可小芸却垂着眸站在门口,不肯退让一步。

我叹了口气:“我也做不了主,这丫头可能是受了公冶的嘱托,在此不能退让半步,更不能让陌生人接近。”

她似乎也挺理解,从腰间解了灵袋下来,挑了几个瓶罐置于我的掌心:“那你帮我进去看看。”

我:“我又不懂医,我进去也帮不了他。”

她却急急道:“那该如何是好?”

我们在外头这么吵架…啊呸,交谈间,里头传来一声低低地声音:“书双,你进来吧。”

直至此刻,我才知她名为书双。

有了公冶的吩咐,小芸也就让她进去了。

我则是在外头待着,跟小芸打趣几句,也免得她老是闷着张小脸。

仔细看看,小芸这两日都瘦多了,脸上原本的肉团儿也没了,更显清瘦,五官却更精致了。

书双和公冶在里头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只听见了砸瓶子的声音。

而后就是书双美眸含泪地跑了出来,看也不看我和小芸一眼,便御剑飞走了。

唉,这年轻人的事儿真是…不好管啊。

正打算抬脚溜走,就听见公冶在里头唤着我:“怀阳…”

额,病人最大。

我进去的时候他倒是笑着的,脸色不好,但却还算精神。

“抱歉,那日是不是吓着你了。”

我走去他床边,看了看他的脸,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好像没事儿了?”

“早就没事儿了,只不过有些乏了,这两日才一直窝着没起床。”他才刚说完,就又咳了两声。

“你是不是把鎏金水都给我泼脸上了?”他幽幽道。

糟糕,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我怯怯地往后退了两步:“…嗯,那日情急,我…”

“无妨。不过就是我续命的药水罢了,泼了也就泼了。”他略带哀怨的眼光向我袭来。

我两眼瞪得老大,救命的药水?

“…我这半人半妖之身,若是没了那鎏金水,也便是活不了多久了。”他继续咳着,仿佛咳得肺都要坏了。

我:“…”

该怎么答呢?现在否认还来得及吗?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