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仙侠 > 有仙隔山海

更新时间:2019-02-27 19:30:26

有仙隔山海 连载中

有仙隔山海

来源:微小宝 作者:竹娴 分类:仙侠 主角:初尘宫浮生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有仙隔山海》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竹娴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为了天,人两界的安宁,重现于世,为了追寻身为魔界首领的他,作为上古帝君的她,在这人世间,也体味了一番爱恨情仇,当他魂魄相聚的那一刻,他们才发现,原来兜兜转转,他们依然是彼此心中最重要的的那个人,可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仙隔山海 第15章 应对之策 免费试读

皇帝陛下言语中所蕴含的另外一层意思,心智如妖的宫浮生如何听不出来。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连他的两个,宫影和宫承泽,也都听得出来,皇帝这哪里是真的要罚他,只不过是想趁机锻炼他一番罢了。

只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兄弟二人怎好在继续说什么,只得各自闷头不语。

宫浮生答应了皇帝陛下,会好好思量应对之策,随后又以身体不适为由,退出了御书房。

当他越走越远,即将要走出宫门的前夕,一个有些中性的低音男声叫住了他。

“三皇子!”

这声音他还算熟悉,也算是从小听到大的,虽然中性,但是听起来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之,还有一股亲切感悠然而生。

他回头一看,正是刚才引自己进御书房的福公公。

“老奴见过三皇子殿下,您可见完皇上了?”

“嗯,刚刚从御书房出来,现下便要回府去了。”

看着宫浮生一脸的不自在之色,福公公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王子殿下,您可是在为刚才皇上吩咐的事情而苦恼吗?”

嗯?

宫浮生有些愣愣的看着福公公。

刚才御书房里,他并不在场呀,那父皇所说之事,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福公公,父皇吩咐的事情,你知道?”

“呵呵,老奴在皇上身边已经多年了,就连三皇子您和另外两位皇子,也都是老奴看着长大的,老话儿说的好,委其主,知其忧,若是连你们的心思老奴都猜不到,那老奴这个总掌事也就该退休喽!”

福公公此时已经满眼笑意,笑盈盈的看着宫浮生,一脸的和蔼慈祥。

宫浮生见到这副情形,脸面上的不自在早已荡然无存。

他忆起小的时候,每每因为功课做的不好,被父皇责骂时,福公公总是会变戏法儿逗自己开心。

今儿变个梨膏糖,明儿变个冰糖葫芦,都是他最喜欢吃,但在宫里却永远吃不到的好东西。

“福公公,既然父皇吩咐我的事情,你已知晓了,那不如就帮我出个主意吧,你在父皇身边多年,他的心思,你肯定比我这个当儿子的还要清楚不过。”

“呵呵…”

福公公又是一阵子的笑,眼睛弯弯的,都快看不见了。

“就知道您会这般问老奴,要不然,您以为老奴怎会在此地特意等着您呢!”

“原来福公公早就知道了,既然如此,你就快说说吧,也省得我再苦恼。”

宫浮生露出孩子一般的笑意,这种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了。

福公公继续眯着眼睛,一只手翘起兰花指便开始虚晃了起来。

“殿下,这事儿说难它也难,可要是说简单,它也是十分简单的,这事儿想要解决,还是得看您的呀!”

“看我的?”

宫浮生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心里也已隐约有了一些主意,只是主意始终憋在胸口,像是随时要呼之欲出,又像是出不来。

“还请福公公说的明白些。”

福公公继续翘着他的兰花指,轻轻在宫浮生的手背上点了点。

“殿下,老奴问你,这死掉的侍卫是谁的侍卫呀!”

“自然是云国的侍卫。”

宫浮生眨了两下他的大眼睛,又改了口。

“哦,不对,应该是云国公主的随身侍卫。”

“既然是公主的随身侍卫,那他的性命自然也就是公主说了算,公主若是说他该死,那他便是真的该死了。”

“福公公的意思是,让我去找那云国公主,若是她不将侍卫之死怪责在我身上,那云国那边自然也就没事了,对吗?”

“殿下是个聪明的孩子,老奴要说的话呀,就这么多啦,还是那句话,这最佳的解决之策,全在您的身上,只要您愿意,云国的事儿就都是小事儿。”

宫浮生胸口中呼之欲出的主意,此时终于浮现出了轮廓。

福公公的话虽然没有完全挑明,但个中的意思,他心下已经全然明了。

云国的事,究其源头,还是在云国公主的身上,云国到底会不会以侍卫之死来作文章,就全看云轻歌的意愿了。

“多谢福公公指点,我会好好考虑此事的。”

“嗯。”

福公公轻哼了一声,终于收回了自己的兰花指,两手抱着拂尘,微微颔首,向宫浮生行了一计礼。

“皇上跟其他两位皇子的事儿应该已经说完了,既然如此,那老奴就先告退了,殿下您慢走。”

宫浮生微笑,没有再出声,他看着福公公逐渐远去的背影,随即也离开了皇宫。

他并没有乘坐轿辇,而是选择步行,只让随从远远的跟着,不要打扰自己。

他的目标很明确,一路直奔自己的皇子府而去。

宫浮生的相貌实在是惹眼,走在路上,惹得满大街的大姑娘和小媳妇都忍不住停下步子去看他。

而他本人却是对路人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埋头思量和走路。

此刻的他早已有些心烦意乱了,福公公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就是要让他去讨好云轻歌,只有云轻歌高兴了,那她自然也就不会再计较一个侍卫的生死。

只是宫浮生现在对云轻歌已经有了一些厌恶感,讨好云轻歌对于他来说,也许会像吃苍蝇一样恶心,所以他必须得好好想想,苍蝇可不是谁都吃得下去的。

回到了皇子府,宫浮生依然有种浑浑噩噩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急需要一些能够让自己安心的东西,于是想也没想,便直奔初尘的房间而去。

在那里,就有着能够让他安心的人。

初尘此时正在房中,调理自己的气息,经过几天的调理,她的情况已经好了不少,除了还在逐渐消失的灵力不可控之外,身体上的伤痛已经大好。

看着眼前这个不敲门就闯进来,还一脸浑噩的少年,她平顺了正在运行的气息,摆直盘坐的双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少年,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太好,不妨说出来,让我帮你解一解。”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