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军事 > 人性禁岛

更新时间:2019-01-22 12:00:59

人性禁岛 连载中

人性禁岛

来源:快阅联盟 作者:破禁果 分类:军事 主角:追马

主角叫追马的小说叫《人性禁岛》,本小说的作者是破禁果创作的热血军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位云贵山区的七岁少年,在交界处的山林游玩时,遭遇走私驼队的追砍。虽然保住性命,却再也回不到祖国的怀抱。漂泊的岁月里,他生活艰险,几经辗转,最终流落到一个贫穷泥泞的小镇。 为了忘却那段血泪,躲避追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性禁岛 第十八章 血肉模糊的陷阱 免费试读

汗水又一次渗进我眼睛,除了疼痛,还会影响我的视线。我一旦不确定周围环境的安全性,就即刻回头看伊凉打出的信号。不知道伊凉摆动芭蕉叶子的动作是何时变化的,她已经在上下急速摇晃。

我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回转过头看泥淖,心砰砰直跳,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昨天被数百大鳄追咬的情形。远处的矮树丛开始抖动,泥水和草枝向上扬翻。脸上感觉到气流在变化,那些来势汹汹的家伙,阵容一定很强大,居然把周围的空气也带动起来。

不能再等了,鳄鱼群马上就要奔到诱饵的位置,我拉起麻藤转身就跑,手能感觉到那块鲜肉在泥地上摩擦震动。脚掌不断使劲,耳旁呼呼风声,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回头看,只觉得后面烟尘滚滚,夹杂着数百猛兽的低吼声。不能让那些凶猛的家伙咬到诱饵,否则一切准备会前功尽弃。

跑来到那段二十米的溪沟处,我腾身越过,脚一挨地,又向前迅速窜。麻藤在虚掩的陷阱中间滑过,后端还拉拽着那块鲜肉。我**的上身被眼前低矮的树枝划的生痛,狠命的向先前看好的那棵大树奔去,没命的往上爬,往高处爬。

等无法再向树顶端的细杆爬时,才收住手脚,急忙看身后发生的一切。又是昨天那几百只鳄鱼,杀气腾腾的向诱饵扑来。由于它们体型大小不一,跑在前面一米多长的小鳄,被后面奔跑迅猛的大鳄直接撞翻,肚子和脊背在泥水里黑白交替的滚着,稳定之后又调整攻势,继续向食物扑来。

能感觉得出,这群鳄鱼里的几只大家伙,还保留着昨天没吃到我的愤怒。我骑在粗壮的树干上,倒腾着手臂缠缩麻藤。诱饵很快的越过了陷阱,几十只膘肥体壮的大鳄已经冲到,三四百斤的大身子,噗通噗通连声响起,压断了搭在溪沟上的树枝,被地球引力“嗖”的一声拽了下去。

紧接着沟底传出沉闷的悲鸣和哀吼,我想最少五六只身子透气了,它们庞大身躯的重量出卖了自己生命,最容易死在这种陷阱上。我急忙对着伊凉打手势,叫她不要向下看,千万靠后站,别滑下去。她一个人站在巨石上确实很怕,因为那个位置离陷阱最近,残酷的场面近在眼前。

伊凉站在巨石顶上极力后靠,蹲下之后用手捂住眼睛和耳朵。鳄鱼的数量太惊人了,站在这棵大树之上,眺望过去,整个大泥淖的地表凹凸起伏,泥水四溅,向前蠕动。这就像我在曼谷时,站在大厦顶搂执行狙杀任务,俯瞰下去,马路上拥挤的汽车疾驰穿插。

几百只鳄鱼急速奔跑的情景注目太久会使人头晕,摔下大树。我急忙摇了摇头,让自己迷糊的意识清醒过来。它们扑过来的面积很广,最前沿大概四十多米宽,中间的那些倒霉鬼已经掉进了陷阱,两边的撞过流荡的溪水,穿进树林想咬到那块鲜肉。

我不敢再收麻藤,生怕把鳄鱼都引到自己树下,被它们包围起来,活活困死,毕竟我没有长臂猿猴的本领,能在树林里跳来跳去,气死下面拼耐心的捕杀者。鳄鱼只能在大泥淖里嚣张,搅拌泥水或撞碎细矮灌木。

而这条溪流就像中国棋盘里的楚河汉界,鳄鱼群一旦越过就如兵卒左右被动。因为丛林奔跑是我的强项,我可以轻松腾过横生出来的盘曲树根,不减慢速度。而凶猛的鳄鱼底盘太低,不敢在树林里乱窜乱撞。

真要不留神,卡在错杂缠曲的树根团里,任凭它粗壮的后退再怎么蹬挖,也休想解脱,这仿佛是鳄鱼天然的枷锁和牢笼。诱饵很快被扎堆儿叠起罗汉的鳄鱼争抢干净,吃到的开始高耸着脖子,迈着牛气的步伐往回爬;没有吃到的还左右摆动着嘴巴,想碰碰运气,看看有没肉屑可以捡到。

结果,寻觅了半天也没收获,晃动着大尾巴,抬起粗壮的脖子,翻动两下褐红色琥珀般的眼珠,瞅了瞅四周的环境,感觉有点陌生,再看吃饱的大部分同伴,正朝泥淖里走,也就没有了底气,灰溜溜的成群结队往回爬动。

伊凉还在巨石上蹲着,双手捂着眼睛,瑟瑟发抖。二十米长的溪沟上面,铺盖陷阱的伪装塌陷了一大半。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仔细看看了地表,鳄鱼差不多都回大泥淖里了,就轻轻的呼喊伊凉:“伊凉,别害怕,鳄鱼撤退了。你站起来,观察一下四周,给我打信号旗,我要下树过去。”她一听到我的声音,马上站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左右摆动起芭蕉叶子。

有几只运气好点的鳄鱼,只后腿被刺透,还在扭动挣扎。从溪沟的一头望上去,这些刚才凶狠无恶煞,现在就像被钉固在墙上的壁虎一样可怜。居然还有一对难兄难弟,身子上下叠压,被同一根木棍串着,就像钟表的时针和分针。

溪水哗哗的从它们身体上卷过,不断冲刷伤口处涌出的鲜血。下流泛起的水花变的稍稍淡红。我拿起用来挑蛇的长杆,站在沟沿上捅捅这只,敲敲那只,有些没伤要害的鳄鱼还甩着大嘴想咬住木杆,眼睛里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大概想在垂死前扯下我去,咬下几口肉来解气。

我能感觉到它们的意图,所以格外的小心,真要意外溜下去,很容易被大卸八块。这几只冲的最靠前,体型硕大,四肢矫健,平时在鳄群里应该算得上头目。不过现在中了我的陷阱,咽气儿是早晚的事。回泥淖里的几百只鳄鱼,估计又要重新排名争鳄霸。

幸好我有检查的习惯,陷阱溪段最后的四五米上面,还盖着虚掩的伪装,离伊凉站的巨石很近。从我的表情可以看出收获颇丰,伊凉见我过来,非常的高兴,眼神欣喜急切的看着我。我连忙挥手,一是和她表示庆贺,二是要她提高警惕,细心观察,万一大泥淖里的鳄鱼悄悄过来几只,同样是很危险的。

长杆继续捅敲着的鳄鱼,查看它们的生命力,唿地一股劲风扑上面门,一只大的令人吃惊的鳄鱼嘴巴甩了起来,差点叼住我的膝盖。它将近四米,口齿锋利并巨大,脖子肥厚,远远大过身子和尾巴的比例,宽阔的脊背上,油亮的鳞片闪着青灰的光泽,昭示着健康和壮硕,给人一种它不称鳄霸谁与争锋的威慑。我急忙后闪,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倒,要不是反应快和身法敏捷,当时肯定被一口拉下,拦腰截断。

我必须尽快杀死它,否则里面流血的鳄鱼会被它吃光,那应该算是我的食物。我解下马靴上的鞋带儿,把匕首在长杆的一端绑紧,又像上次那样,制出一把粗糙而结实的矛。其实,我可以用枪射它的眼睛,出于长远考虑,我不得不吝啬每一颗子弹。

这只巨鳄平时一定霸气十足,不过这会儿掉进沟底,看到同伴的惨状,四肢也了发软不敢动弹。我匍匐在溪边,蹲稳了身子,把矛尖慢慢的伸下去,杆头的匕首被我用芭蕉叶子包了包,因为锋利的寒光容易使鳄鱼紧张,来回爬动。

巨鳄鼻孔一张一翕,喘着粗气,溪水冲撞着它的眼睛,使它天生的隔水膜不住挑起放下,保护着眼球。杆端靠近它了,巨鳄还是没有做出反应,它一定以为我在用张着芭蕉叶子的树枝挑逗它坚硬的皮甲,那副若无其事的神态,仿佛对我表示鄙夷和不屑。

我的心窝收缩到了极限,脚下和腰部开始积攒力量,往肩膀凝聚。说时迟那时快,我牙齿一咬,对着它一只褐色的大眼睛狠命刺下去,又迅速抽回矛杆。这次不同于上次捕杀年轻小鳄的方法,对巨鳄捅进去不放,太冒险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