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重生 > 慕门心计

更新时间:2019-03-08 17:24:55

慕门心计 已完结

慕门心计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九寸心 分类:重生 主角:慕伊人平厉

主角是慕伊人平厉的小说叫做《慕门心计》,它的作者是九寸心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糊里糊涂,被远送塞外和亲。十年为奴,生不如死。一朝重生,回到十六岁那年,一些重新开始。伊人觉得,她应该也让这些位高权重的男人们,以及心狠手辣害她致死的女人们,也试试出塞和亲,为奴为畜的滋味。什...展开

本书标签: 未来小说 鬼怪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慕门心计 第一章 免费试读

第一章

北风呼啸,积雪满地。

贫瘠的土地被融化的雪水渗透,再一次凝结成冰,将本就坚硬的砂石薄土冻结得更加坚硬。

入眼是望不到边的荒凉山峦,被那寒风洗刷着,更显苍冷无垠。

慕伊人披头散发地蹲在地上,用她秃皱的双手挖开僵硬的地表,把草根从带着砂石的泥土里面掏出来。只是天太冷了,她的手很僵,地也被冻的太硬,她掏了半天,也只掏出一小捧来。

“想要饿死我?门儿都没有。”伊人拿出两颗草根,在脏的看不出颜色的袖子上蹭了蹭,塞进嘴里嚼了很久才咽下去。

说着将草根往怀里一藏,才勾着腰蹭回棚坑。

这棚坑很小,又浅又漏风,却被收拾的很干净。

棚坑里还有一个女人,正半靠在傫平了的土壁上昏昏欲睡。

听见脚步声,她警觉地睁开眼睛,发现是慕伊人,便嗤笑一声,说:“我还以为你死到外面了呢!没想到居然还能回来,老天无眼。”

“呵!本小姐福大命大,不过是出门走了一圈,怎么会死!”

说完不等女人反应,将草根从怀里掏出来,万分嫌弃地扔进女人怀里,说:“本小姐运气好,一出门就遇到了一颗橘子树,那树高大茂盛,长满了甘甜的橘子。我一个激动,就把橘子全部吃光了。后来一想,还有你这么个拖累在,就顺手扯了几颗草带回来。像你这种讨人厌的女人,也就只能吃吃草根填肚子了!”

“让我吃草?”女人呸了一声,说:“我可是堂堂邵阳公主,你这**,居然给本公主吃草!你找死。”

慕伊人冷笑一声:“爱吃吃,不吃滚!”

女人一把将草根按住,嘴里嫌弃道:“吃就吃,哼!不过慕伊人你给我记住了。敢让本公主吃草,等回到汴京,我就…就把你嫁给天底下最阴险最讨厌的**,让他天天折磨你,哈哈哈哈!”

她说着笑起来,慕伊人看着她,看着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任谁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邵阳公主,与那个让整个汴京城的女孩子们恨的咬牙切齿的慕伊人,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是呀,十年了,谁能想到呢!

十年前,尊贵的邵阳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就连皇后娘娘,也要让她三分。

而让尊贵的邵阳公主都嫉妒羡慕恨的,就是慕家嫡长女慕伊人了。

邵阳公主金枝玉叶,是皇帝的掌上同胞妹妹,相比起来,慕伊人不过是个三流世家的嫡女,根本无法与她相提并论。

可幸或者不幸,慕伊人自三岁起就被外祖父带在身边养在汴京城。后来外祖父过世,她就被玄黎带在身边,一直养到十六岁。

要知道,玄黎不是普通人,玄家可是传承七百多年的顶级世家。作为玄家嫡长子玄黎,更是才貌双绝,堪称人中龙凤。

不知多少女孩,都为了他痴心不改终身不嫁。

这里面,最出名的,就要数邵阳公主跟慕伊人了。

慕伊人从小被玄黎养在身边,两人相差九岁,比跟自己小叔叔的年纪都要大。但玄黎太完美了,完美到伊人不爱他都不行。

而且因为从小跟在他的身边,才更加知道他有多好,又因为靠得太近,让她产生一种,自己或许可以得到他的错觉。

邵阳公主呢?跟所有见过玄黎一面就被偷了心摄了魂的少女一样,只知道今生非他不嫁。而且她贵为公主,想要什么就直接找要就行了。

只是玄黎身为玄家嫡长子,连皇帝也不能一意孤行胡乱赐婚。

而玄黎,当然是不同意娶邵阳公主为妻的。

于是邵阳公主每天想方设法向玄黎表明心迹,慕伊人为了保卫自己心上人的与情敌斗智斗勇。

两人斗了七八年,闹得满城皆知。

可惜最终,玄黎选择的,不是金枝玉叶的邵阳公主,也不是跟他朝夕相处的慕伊人。有幸被天下少女们诅咒扎小人的,是白家小姐白云珠。

玄家有了少夫人,邵阳公主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被皇帝一气之下送去烈恒公属地修身养性了。

至于慕伊人,她再待在玄家的话,就得天天看着心上人与妻子琴瑟和鸣,哪里受得了?再说,她一不是玄家亲戚,二不是玄家奴婢,又被全天下人都知道她对玄黎有意思,还一直待在玄家的话,不管是对玄黎,对,还是对自己,都不好。伤心之下,伊人到底还是忍痛离开汴京,回到赟都老家了。

离开汴京之时,她曾以为自己的人生都要结束了。

可见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幼稚天真,离开汴京,只是告一段落落,她的命运真正开始,是在离开之后。

谁能想到呢?

在心上人成婚之后,这对当初的情敌居然还会在异国他乡遇见,两人自己都想象不到,十年之后,她们会在这异国他乡的冰天雪地里相依为命。

伊人正想着往事发呆,却忽然听听见外面有人来。

一个裹着羊皮毡子的彪形大汉一脚踢开棚坑上面的干草,对窝在里面的两个女人喝道:“你们两个,出来。”

慕伊人一言不发地爬起来,又拖着邵阳出了棚坑。

那大汉呸了一声,用苏蛮语让她们跟着走。

这里是厄里木山,远离中原腹地。

慕伊人跟邵阳在苏蛮人部落当了十几年努力,造就听得懂苏蛮话了。

大汉骂骂咧咧,带着两人到了部落酋长的帐篷外面,说:“酋长大人,友拓先知,人带来了。”

里面静了半晌,就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吩咐:“把她们带进来吧。”

慕伊人心中惊疑不定,难道尉队又打过来了?

可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每次苏蛮人战败,她跟邵阳两人就要遭受一轮折磨。这些苏蛮贵族把她们两个女人当泄气桶,跟也没什么区别。但现在是隆冬,即便要打仗,也不该是这个时候。

伊人暗暗猜测自己被叫来的原因,一边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殴打跟折磨。

谁知进了帐篷才发现,里面除了苏蛮酋长跟他们的先知之外,还有几名身着尉国打扮的中原人。

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故乡面孔了?

伊人近乎贪婪地盯着那几人,眼中满是热切。

邵阳更是激动万分你冲了过去,抓住为首的中原男人,道:“你们是来接我回去的对不对?是不是皇兄派你们来的?是不是是不是?”

慕伊人心中也有些激动,但她强自镇定了下来,只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着。

被抱住了双腿的中原人皱着眉头,强硬地掰开了邵阳公主的手,说:“这位…大娘,有话好好说!”

“什么大娘!我可是…”

说到这里,她忽然看到男人冷厉的眼神,终于想到就算对方真的是皇帝派来接她回去的,但她的公主身份,也对她很不利,毕竟苏蛮人就在跟前。

邵阳终于安静下来。

男人这才说道:“本官此次前来,正是为了与苏蛮诸部签订友好合约。眼下事情已经谈妥,这两个中原人,不管是平民也好,还是奴仆也罢,我们就都带回去了。落叶归根,中原到底才是她们的故乡。”

友拓先知半闭着眼睛,说:“上使要把人带走,我们也无话可说,但是这两个女人,我部养了这么多年,总不能说让你们带走就带走。”

谁能想到,就在十几年前,苏蛮诸部还占据着高庆关以西大片的草场和土地。

曾经的苏蛮部落,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攻下了义宁府。

谁知道短短几年,就攻守易势。

原本软弱的中原军队,仿佛一夜之间改头换面,他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从图塔尔的荒漠,到及荣膺的牧场,到处都是他们的足迹,和惨死于马蹄之下的亡魂。

中原人是那样的强大,他们血腥残忍,气势滔天。他们所到的每一个部落,都被他们,只要他们的战马踩过的牧场,都会成为他们的国土。无论是强盛一时的瓦名诸部还是以善战闻名的密特里帐国,无不闻之丧胆。

苏蛮诸部的荣耀已经成为传说,他们不但丢失了世代放牧的草场,连军队也被打散再也组建不起来。最后不得不分散逃亡,如他们这古突莫邦,只能逃到厄里木山,在这里挣扎求存。

而这两个女人,就一直被关在部落马场里,其实现在就连首领都不清楚这两个中原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了,知道他们身份的人,早就死的死逃的逃。

只有先知还记得,前前首领在死前反复叮嘱,这两个女人很重要很重要。前首领便听从教诲,一直没杀了这两个女人还一直带着。后来前首领也死了,到了现在的首领手中,那两个女人的身份,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却反而已经成了部落曾经的证明。

每当他们又丢了牧场,每当他们又失去了并肩作战的兄弟,他们就去折磨那两个女人。

似乎只要她们在,就能证明古突莫不是,似乎就能告诉后代,他们的还不曾故去。

只是这份自欺欺人的寄托,也是时候结束了。

中原人愿意讲和,对他们来说是个莫大的恩赐。他们没有必要再囚着这两个毫无用处的女人,但如果这两个女人真的很重要的话,他们或许可以趁机要些好处。毕竟今年太冷了,牛羊被冻死,粮食也没有几棵。他们连自己的崽子都喂不活了,如果能跟这些中原人要下一些金银财宝或者粮食,说不定还能撑过这个冬天。

谁知道那中原人听了先知的话,却冷冷地笑了一声:“不过两个年老体弱的女人而已,先知若是不想放人那就算了吧,不过酋你们的态度,待我回去,必当好好告知上官。”

年老体弱的女人,说的就是邵阳跟慕伊人。

她们两个才二十多岁,但一个眼瞎瘸腿,一个白发驼背,看上去,当真苍老枯白如同老妪。

要在从前,谁敢说她一句不美貌,邵阳公主一定气得要杀了他全家。

但这时候,她知道自己一点都不能反驳,所以她佝偻着身子站在一旁,真真做了一个合格的老妪。

先知见对方不买账,也不说话了,首领巴生见状,只好自己开口化解尴尬,他扬扬手,哈哈笑道:“官不要介怀,先知他就是说说而已,这两个女人,你们随时带走便好。千万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让上国误会我们交好的诚心。”

男人这才矜持地点点头,吩咐人手把慕伊人跟邵阳带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