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五十里棺材铺

更新时间:2019-03-14 07:49:11

五十里棺材铺 已完结

五十里棺材铺

来源:阅奇文学 作者:枉凝眉x 分类:灵异 主角:白承祖

主角是白承祖的小说叫做《五十里棺材铺》,本小说的作者是枉凝眉x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姓白名承祖,家族世代以开棺材铺为生。祖宗有训:寿材只卖给方园五十里以内的死人。至于原因,请您耐着性子看下去,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十里棺材铺 第5章 鬼妻骨婵 免费试读

“见鬼去吧!什么家族,什么血统,关我什么事?难道也要我像爸爸一样,一辈子守候一个连门都不敢出的女鬼过日子?”我嘶喊道。

空气中传来了妈妈低声哭泣的声音,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我慢慢的冲着那团飘忽的鬼火跪下了,低声的说道:“妈妈对不起!我求求你了,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请允许我离开这里,过属于我自己的生活去。”

妈妈停止了哭泣,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傻孩子,今天如果你不答应娶鬼妻,就别说离开这里了,恐怕你都活不过明天!”

“为什么?我就是死也不要什么鬼妻,也不要像爸爸这样活一辈子。”我赌气的说道。

“这事由不得你!”随着话落,只觉得胸口一阵**辣的灼痛,瞬间我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晓晓坐在我的床边上,眼睛肿的像个烂桃子,看样子应该是哭得够呛!

我猛然记起昨夜在妈妈房里发生的事,伸手掀开了衣服一看,胸口上赫然一个铜钱大小的紫色的圆点子。

晓晓眼睛红红的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承祖,弄不掉了,听爷爷说,那是你的鬼妻。”

“什么啊?晓晓你也跟着他们瞎起哄是不是?”我恼怒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晓晓又哭着道:“爷爷说了,如果没有鬼妻,你就会立刻没有命的。”

“去,拿把刀来,今天就是挖,我也要把她给挖出去。”气急败坏的我,猛地把晓晓推开,命令她去找把刀来。

晓晓突然跪在了我的面前,泪眼迷离的看着我哭道:“我知道心里有我,晓晓今天在这里发誓,晓晓这辈子除了谁也不嫁!”

“求听晓晓一句话,一切等过了眼前的劫难再说好吗?”

“什么劫难?我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就是为了骗我娶一个女鬼做老婆,才编出来的什么劫难来吓唬我。”我恼怒的说道。

“不是的,你相信晓晓吗?这一切都是真的,慢慢的你会明白的,这个鬼妻会为你挡住一切灾星的。”

“爷爷说了,等你一切的劫难都过去了以后,就给你和那女鬼成婚。”晓晓小声的说道。

伴随着一声咳嗽,爷爷走了进来。

“今天是阴历十五,今晚上就给你举行我们家族的礼仪式!”爷爷莫名其妙的扔下了一句话,转身又走了出去。

吃过了晚饭,爸爸把我带到了堂屋的门口,看着那我平时迈步过去的门槛,我迟疑的站住了脚步。

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迈进这个堂屋,就会被一股煞气给狠狠的掀翻出来!

看到迟疑的我,站在堂屋里的爷爷冲着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进去。

我迟疑的迈进了堂屋的门口,却惊讶的发现除了阴冷的煞气以外,我并没有被掀翻出去。

我没敢问为什么?因为我怕把我以往想要偷偷来过这里的事情,给抖落出来。

屋子里点了十几根的蜡烛,阴风阵阵,发出低沉的呜呜的声音。

正中摆放的这口阴木棺椁很大,外观要比正常的棺材要大好多。

正常的给死人打造的棺材,基本就是分为两种尺码。

常在爸爸嘴里念叨的是,够不够,六尺六,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口正常尺寸的棺材,要有六尺六的长度。

这里所说的棺材的尺寸要和我们正常的市尺,有一点点的小的差距。

那就是打棺材的尺寸,实际上是九寸五就是一尺。

一般的人家定做的棺材,标准的尺码是一寸底,二寸帮,三寸天。

这里所说的天就是棺材盖子。

当然遇见有钱的人家死人了,来定做的棺材的尺码就不一样了。

可以制作成二寸底,四寸帮,六寸的天,这样的棺材才会更耐腐烂,保存也更长久。

没钱的人家,简单的在棺材的外侧刷上一层油漆,就算上色了。

而有钱的人家不但要给棺材上色,而且还要在棺材上画上二十四孝,以彰显对死去亲人的尊重和怀念!

棺材的颜色一般也是分为两种,紫檀色和漆黑色,一般按照死者家属的意愿去着色。

棺材的外形分为两种,一种是那种平行两边,斜直的长方形。

再就是看着奢华一点的圆头四周的叫大鼓腔,那个样子就像一个鼓着肚皮的响鼓,所以叫大鼓腔。

我们家堂屋里摆放的这一口阴木棺椁,就是一个大鼓腔形状的。

诡异的烛火,映衬在地中央的这口漆黑的阴木棺椁上,使棺椁上的画面似乎灵动了起来。

奇怪的是这口阴木棺椁的上面,画的却不是什么二十四孝。

我看见了一群张牙舞爪的恶鬼,在追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妙少女。

恶鬼的肆意狂笑和少女的惊恐绝望的表情,呼之欲出,仿佛像真的一样!

屋子里除了这口棺椁以外,地上还摆放着几条长条的凳子。

在正中的那面墙上,高高的挂着一副已经焦黑泛黄的画像,看样子已经年头不少了!

画像上亦是一个少女,少女发髻飞扬,容貌秀美,正在娇媚的看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

我惊讶的发现,这墙上少女的画像,就是那棺椁上被恶鬼追逐的女子,只不过是墙上的女子穿了一身粉色的纱衣而已。

少女眼神灵动,摄人心魂,更为诡异的是你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她都会脉脉含情的看着你。

正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爸爸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阵阴风陡起,门被缓慢的“吱呀呀!”的关上了!

爷爷猛然的按住我的身子,跪倒在了那口阴木棺椁的棺头。

棺头的地上好大的一堆香火灰,灰堆里隐约看见一个香炉碗,里面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烧剩下的香根。

爸爸递给我一把草香,示意我给阴木棺椁上香。

我激灵的打了一个冷颤,颤抖着手点燃了香火,插在了香米碗上。

香火头在噼里啪啦的欢快跳跃着,四处迸溅,燃烧的十分的迅速。

我扑打了一下迸溅到身上的香灰,刚想着站起身来。

耳边听得棺椁盖“吱嘎嘎!”被推开的声音,一缕浓重的青烟,从那口阴木棺椁里升腾了起来。

浓重的青烟越聚越多,慢慢的在棺椁的上方,汇聚成一个人形,一个看似很是瘦弱的人形!

爷爷和爸爸一见,把头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只是傻呵呵的看着青烟汇聚的人形发呆,心里想着这口棺椁里果然有古怪!

突然,那青烟飞旋起来,围绕着我转了又转,只觉得胸前一松,衣服已经被撕扯开了。

胸口传来了一阵猛烈的剧痛,痛的我满地的打滚,仿佛心脏都被拉扯出来一般,痛的撕心裂肺,无法容忍。

我无助的看着爷爷和爸爸,可是他们就跟被钉在了那里一样,头杵在地上,对于我的痛楚嘶喊,竟然是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

看看那紧闭的房门,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看一看这口棺椁里面到底是什么?

看一看,那个晓晓说的鲜血在哪里?

我忍住剧痛,费力的爬到了棺椁的边沿,向里面望去。

可是让我非常失望的是,棺椁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我低下头无助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竟然在疯狂的向外涌着紫黑色的血浆!

我惊恐的想喊爷爷爸爸救命,却发现此时的我张开了嘴巴,却喊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的鲜血,就这样一直的在喷溅着,满屋子到处都是…

疼痛的感觉没有了,我就像是一具被雕塑在那里的雕像,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的血液如泉一般宣泄。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的时辰,满屋子堆积了一尺多厚的鲜血,把我们所有的人都浸泡在了里面。

让我越来越错愕的是,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量?

地上这厚厚的冒着雾气的血浆,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的。

停止了,我胸口那向外疯狂涌动的鲜血停止了。

我还活着?低下头木然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竟然发现皮肤是好好的。

不但一点点的伤痕也没有,就连那个铜钱大小的鬼妻印记,也不见了影子!

我试着想要移动移动脚步,可还是不能动弹。

只见那地上的厚厚的血液,疯狂的涌动了起来,慢慢的在凝聚,凝聚成一个硕大的人形。

青烟肆孽的在围绕着这凝聚的血液,不停的抽打着。

一点点的凝固,一点点的被拍实,一个和真人大小差不多的紫红色的形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屋子里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那缕青烟慢慢的钻回到了那口阴木棺椁里。

旋转的阴风也似乎息弱了很多,那噼里啪啦的香火也燃烧殆尽。

只见爷爷慢慢的站起身形,伸手抄起一把斧头,照着矗立在地上的由我的血液堆积而成的雕塑,“噼里啪啦!”不断的砸了下去。

随着雕塑的碎裂,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女人,从里面显露了出来。

我的妈呀!这个绝对是女人中的精品!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