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玄幻 > 天下节度

更新时间:2019-03-14 15:17:41

天下节度 已完结

天下节度

来源:西瓜书城 作者:克里斯韦伯 分类:玄幻 主角:钟延规

经典小说《天下节度》由克里斯韦伯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延规,书中主要讲述了:节度使:唐代外臣之首,掌总军旅,颛诛杀。赐双旌双节。行则建节、树六纛。反复无常的枭雄,流民,乱世,便是父子兄弟,都用尽一切手段互相厮杀的时代。主角由弱者变为强者,由勇士变为魔王。...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下节度 10王自生1 免费试读

西城门守兵正忐忑不安、疑神疑鬼间,城下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好似有人潜行的样子,众人本就紧张到了极点,经此一吓更是乱成一团,若非负责这段城墙的都头都是多年的老兵,挥舞着佩刀踢打呵斥,在刀背和拳脚的威胁下,那些守兵总算没有逃下城头,小心翼翼的拿起兵器回到女墙后,几个手脚灵便的还轻手轻脚的将本来做夜宵用的两盆滚粥推到碟口旁,一旦有淮南兵登城就一头淋下去。

那都头左右看了看,确认手下士卒都已经各就各位,才小心翼翼的从取暖的篝火中挑了一根烧的很旺的木柴,压低身形走到女墙后。他知道像这种夜袭城墙靠的就是突然性,与其等待援兵,不如反客为主,突然袭击打潜伏接近城下的敌兵一个措手不及,毕竟对方也是在黑夜里,只要打乱对方的秩序,就算敌兵人数再多也不过是自相践踏罢了。那都头正准备将那火把扔出城外作为照明物,让城头的手下借以射杀敌兵,城下却传来一阵呼喊声,那都头不由得一愣,旁边一个耳朵灵醒的士卒已经听出了喊话的用的正是当地口音,并非淮南军多有的吴音,压低声音道:“都头,莫不是蓼洲逃回的自家弟兄!”

“闭嘴,老老实实的守好你的碟口!传令下去,敢擅动者一律斩首。”那都头恶狠狠的骂道,那士卒赶紧缩回头去,紧紧贴在女墙内侧。那都头从旁边取过一面团牌来,遮好自己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向外间望去,只见城外的空地上黑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城下传上来的声音一下子清晰了不少,果然是洪州口音,自称是蓼洲逃回的败兵,请求城头放下吊篮缒他们上去。

都头大着胆子将手中火把向城外一掷,接着火光向城下看去,接着火光依稀可以看见城下的空地上站着七八条汉子,并没有预想中的夜袭敌军,城头守军这才松了口气。那都头这才挥了挥手,吩咐手下取了箩筐缒了下去,他还留了个心眼,放下的箩筐最大也就可以容纳两人,以免着了敌军的道儿。过了半盏茶功夫,那七八名虎口逃生的镇南军士卒才一一上得城头,一个个惊魂未定的模样,刚刚到了安全的处境便瘫软在一旁,气喘嘘嘘。城头的守兵物伤其类,也纷纷取来热粥给逃回的同伴食用。那都头一面派人将此事上报,一面有意无意的询问逃回军士们一些问题,确定这些人并非是淮南军士假扮而来的。经过一番观察询问,那都头发现逃回军士中有一个年轻人举止颇为怪异,那年轻人不过二十许人,身材高大,神态安详,上城是最后一个,守城军士送来热粥时也并未于其他逃兵争抢,也是最后一个才拿到粥食,而且此人拿到粥之后也并不是像其他人一般抢着大口吞咽,往往烫伤了自己,而只是放到一旁,待其稍微凉一点再小口吃,全然没有其余逃兵那种虎口余生,饥疲交加的模样。于是那都头心中不由得生出疑念:“莫不是此人乃是淮南军细作,故意掺杂在逃回的己方士卒中,想要混入城中,等待机会不成?”

想到这里,那都头挥手招来一名手下,低声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那年轻人便被带了过来,都头沉声:“你是军中哪一支的,速将都头、十将姓名报上来!”

那年轻人笑了笑,叉手行礼答道:“启禀军爷,小人本是徽州行商,这次是前来洪州贩运丹参、葛布,并非军中士卒,因为为乱兵冲动,才与商队失散,无路可去,才与这些军爷碰到一同逃回的。”

听到年轻人的回答,那都头不由得暗自诧异,如果淮南军的派来的细作,定然事先会做好功课,对冒充的镇南军部曲情况十分了解,以备对方询问,却没想到此人居然坦然承认自己并非镇南军士卒,那都头本身对于商旅之事也并不了解,只得询问了几句丹参、葛布货品这方面的知识,那年轻人一一作答,一副十分熟悉的模样。最后都头:“你说前来洪州行商,可此地有战事发生,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年轻人苦笑道:“小人出发之时,也未曾听说洪州有战事发生,徽州战乱刚刚平定,丹参、葛布等货物都十分紧缺,只要贩运过去至少有个对本的利头,纵然有危险也只得硬着头皮来了。小人所属商户也洪州城中的吉兴号颇有来往,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收购货物,军爷若是不信,我这里还有印信在此,可请吉兴号中的掌柜前来作保。”说到这里,他便从怀里取出一枚木符和书信递了过去。

那都头将信将疑的结果手下呈送上来的木符与书信,拿在手中看了看,那木符制作的颇为精细,正面刻了福泰瑞三个字,背面则是数字和姓名,最后则是一个梅花形状的印记,应该是商号发给伙计的符信,而书信则都头识字不多,也看不大明白,于是他吩咐一名手下带着木符、信笺前往吉兴号那里,再将那年轻人带下去好生看管。

王自生靠在城碟旁,不远处的篝火在夜风的吹拂下,火光闪动,仿佛许多吐着蛇信的毒蛇,此时他的心中也和那火光一般,闪烁不定。自从得了吕方将令,命令他由徽州前往江西,探听军情,王自生便立即由杭州出发,快马赶往徽州,与陈璋交代完事情后,他便在徽州选了一家与洪州有生意往来的客商,索要了木符信笺,孤身往洪州而来。待到他感到洪州时,正好遇到蓼洲之战,镇南军大输特输,眼看淮南军就要筑长围围城了。王自生年龄虽然不大,但自小便孤身流浪,行事果决的很,他知道一旦大军围城,洪州城内外交通就会断绝,他再想进城可就千难万难了,虽说他此时返回徽州将战况报与陈璋也不是不可以,但他自忖主上让自己这个亲兵头目前往洪州,一定不只是让其打探军情,还有便宜行事的意思,正好他碰到了一小撮从蓼洲之战中逃得余生的溃兵,于是他便混入其中,想要借这个机会进入洪州城,看看有没有机会做出一番大事业来。

王自生正在那边独自思忖,自己方才那番对答举止有无露出破绽,眼下的处境他也清楚,只要守兵觉得有半分疑点,要么是直接推出去砍头,至少也是大刑伺候,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救不了自己,他正想得出神,却听到旁边有人说道:“小兄弟你想啥呢,莫不是想家吗?”王自生抬头一看,却是与自己一同逃回的一名军士。

“不错,小人正是想起家中双亲,便有些失神了,让军爷笑话了!”王自生赶紧掩饰的笑道。

“什么军爷,小人的。”那军士笑道:“咱们也是一同共过患难的兄弟了,如果不是你又背又拖,伤了腿的刘大哪里能活着回来,说来咱们还欠你的清,再这么说岂不是生分了?再说是人哪有不想家小的,有爹想爹娘,有浑家的想浑家,大伙说是不是!”

“不错!”

“鲁四说的在理!”众人轰然称是。尤其是那个伤了腿的刘大声音更是响亮,这些溃兵与王自生共过患难,感情自然是不同一般,那鲁四将王自生放在一旁的粥碗拿起塞到对方的手上,语重心长的说道:“来,先把瓤子填了,再好生睡一觉,一觉起来就什么都好了。我知道兄弟你心事重,可不吃饭可会搞坏身子的。”

感觉到鲁四话语中的浓浓的关切之情,王自生只觉得心头一暖,赶紧接过粥碗,低声道:“谢过鲁四哥了!”

鲁四一拍大腿笑道:“这就对了,以后咱们就是生死兄弟了,有啥过不去的事,大伙儿一起出主意,可千万别‘军爷军爷’的叫,冷了兄弟们的情分!”

王自生吃罢了粥,刚刚躺下一会儿,便被守城士卒弄醒,却是吉兴号的一个执事看到符信来了,保了他出去,于是王自生与鲁四等人作别,约定有机会碰头聚聚,与众人作别后,王自生便随吉兴号执事一同下城,一路上他注意观察,发现洪州城中虽然处在围城之中,但可能是因为水陆交通十分发达,淮南军无法切断所有内外交通,所以物质并不匮乏,几个粮店价格也只是微微上涨,并不像围城之中的模样,心下不由得松了口气,毕竟在他也不希望淮南军能够轻易攻下洪州。

王自生与那执事一同到了吉兴号,那执事便安排他在一间厢房住下。那执事也不知道王自生的真实身份,只以为他是徽州福泰瑞的一个比较高级的伙计。那执事叮嘱几句,让王自胜莫要到处乱跑,便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厢房中只剩下王自生一人。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