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历史 >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更新时间:2019-03-14 16:30:04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已完结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色迷心窍 分类:历史 主角:刘歌杜宇飞

小说主人公是刘歌杜宇飞的小说是《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色迷心窍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大家闺秀,却被他劫上山做了压寨夫人。结果洞房一过,官兵就杀了上来。他说是为了夫人能过好日子而投降,却又骂她只是一个悍匪之妻,比不上皇亲国戚的郡主......当个土匪老婆,就这么难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第 24 章 娘子,你越发虚弱了 免费试读

终于刘歌身材瘦弱,心肺锻炼不多,跑得抽了过去。

杜宇飞把她抱在腿上:“相公,再这样跑下去,也无济于事啊。”等刘歌恢复过来,已经可以清晰看见马腿。

其他跟刘歌是一样的看法。大家都知道,与多罗郡主约定好的日子是二十天之后,现在确实是刚好过了二十天不假,可是如果多罗压根就不信他们几个人能够走到这么远可怎么办?

那几个全都累的倒在了地上,喘着粗气,而杜宇飞又不说话,索性,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大家就这么坐着,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军马走来。

距离他们不足千米的军马,为首的是部落首领的小儿子札木合。

札木合,你带着这么多人马跟这群人走了一天一夜,有意思吗你?你太不把我的骑兵放在眼里了,我要告诉你父亲去!说话的人是部落里的一等英雄耶律忽台,身材魁梧,脸蛋混元,鼻子上还有一条横跨的刀疤。

“那好吧那好吧,不追了不追了,青草我们回家。”札木合穿着长得十分英俊,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却偏偏没有男子的气概,举手投足之间都像个女的,全都是拜他那个乱性成瘾的四哥所赐,在他十岁那边,被那个给当成女娃娃蹂躏了。

“哎!札木合!你在拿我的人寻开心吗?你总得给个说法吧!”这个把赌注压在札木合身上的耶律忽台以为自己不小心说错话惹到札木合不开心了,但是粗人一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一张口反而感觉是在找不自在。

札木合自然是清楚这人的性子,不和他计较,他骑着最漂亮的红头马,也不给马儿穿任何铠甲保卫装置,妖娆地调换了方向,正面对着千军万马,手里举着小镜子,像是在和自己一个人说着情话。

“他们杀了我那个不要脸的,我感谢他们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杀了他,我只是来看看他们是什么一样的人而已,走了青草,我们回家睡觉觉了。”

被叫做青草的人是他的一个女贴身护卫,手里拿着一根手腕粗的尖锐铁器叫做枭,足足有四五十斤重,她一个看起来瘦瘦的美女居然一直拿了一天一夜,都不会累的。

刘歌几个人一个个紧张到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已经准备好在这片沙漠,在这个明媚的清晨,葬身此地,却眼睁睁的看着那群军马突然间转身。

“退了?我的天!蒋哥?你快告诉我我看到的不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吧?”一个灰头土脸的大兵杨成用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身边的蒋沈韩。

然而蒋沈韩已经痴呆了,整个人那条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掉,魂儿都散了的样子。

刘歌躺在杜宇飞怀里也和他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相公,那我们现在则么办?”过了大半晌,阳光已经浓烈到要晒死人,刘歌仰着一张脸问杜宇飞。

他一时间也搞不清状况,坐在那里静静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指在对面上画了几条线,大家都凑过来看:“我们虽然朝着这个方向跑了一天一夜,但是就算多罗带着人马追上来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

大家全都闷不吭声,因为心里都清楚,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只剩下刘歌和杜宇飞身上还有一些。

蒋沈韩好懊恼,都怪自己当时太冲动了。

杜宇飞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大家按照杜宇飞不说话,也不下命令的样子,就在原地,死守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三天的早上。

忽然,除了守夜没睡的三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都被四面八方的马蹄声给惊醒了。

刘歌从杜宇飞怀里醒来,才发现他有大大的黑眼圈凹陷,应该是又一整个晚上没有睡:“怎么了?怎么感觉到处都有马赶来?”

“娘子,你越发虚弱了。”杜宇飞却跑开话题,说一些有的没的,不过刘歌听着很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叫过自己娘子了。

“大哥,好像是我们被两路人马包抄了,不会是那个死胖子的人追上来了吧?”

杜宇飞打开自己的水袋,滴了一些在刘歌的脸上,把她的小脸擦的净净,再倒一小口进她微微张开的小嘴里,说道:“不会,他们没有这么多人马。”

“那是救兵吧!”蒋沈韩开心地喊了一句,杜宇飞微微点头。

“哦!太棒了!”几个男人开心的在地上打滚。

只是两个时辰之后,举着两种不同番号的人同时出现在他们的两边。

刘歌坐起身来,靠在杜宇飞旁边:“相公,哪边是咱们的人啊?”

杜宇飞一丝一丝地缕着她的头发,细细擦掉上面的风沙:“距离还远,我也看不真切。”

两军对战,中间是要距离一千米左右的距离来对约的。

双方派了一员将领到中间交涉,不过,看起来好像聊的并不是很好,各自的前锋竖起我武器,一对一冲杀了起来。

刘歌有些门外汉的摸不清头脑:“相公,你说我们能够看得见他们,他们难道打仗太过于专心,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吗?”

还有就是,难道在这里打仗不用清场的吗?就是那种为了避免无辜人受害,也为了排查奸细就清场的那种做法,刘歌有好多问题想问,却口干舌燥,饿得没有力气,只能勉强说出一个。

杜宇飞搂着她的肩膀:“怕是要等真的打起来,就会殃及到我们了。”

果然,等到一方前锋小将的脑袋被割了下来,两面的骑兵便不再婆婆妈妈,一时间,全都朝着中间跑了过来,而中间的水平线上,刘歌他们几个就在军队的边缘。

刘歌这边的几个大兵也气血沸腾的站了起来,准备打个痛快,只是在两军的另一边,居然有两个小人溜进了队伍,如果是站在任意一方的立场上的话,一定会注意不到,但是站在刘歌的位置却能看得清楚,而且那两个人明显就是要从横穿过来找刘歌他们的。

杜宇飞忽地亮出长枪:“应战。”

“是!”刘歌被杜宇飞的左手牢牢抓住,就这样十几个人冲着对面跑过来的两个人冲了过去,迅速没入了厮杀的两军之中。

银枪所到之处,便留下两列残骸。

近一些,再近一些,方才看得清楚,原来那两个人不是别人,刘歌开心地喊着:“相公快看!是黑脸和曹岩!”

大家一听到这句话,全都更加兴奋起来,再走散的那一天,他们就已经断定这两个二货一定是死了的。

鼓舞了士气,行进的速度也就更快了起来,终于在接近中央的位置,黑脸背靠在蒋沈韩后面打了声招呼:“嘿兄弟!你猜我做成了一件什么大事!”

蒋沈韩才没有时间去理会他的臭嘚瑟呢,手里的武器一刻都没有消停过:“爱啥啥,等这一仗打完再说!”

“好嘞!”

杜宇飞下令:“护送夫人!”

众将士回复:“得令!”几个人围着刘歌向多罗主帅的位置过去,而这时的刘歌已经累得基本上全是靠着杜宇飞的牵引才能辨别方向。

等到了那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腾空一飞,就落在了一个热乎乎的大东西上,应该是马背吧,闭上眼前看见的最后一个人,是英姿飒爽,一身铠甲,巾帼不让须眉的多罗郡主。

等到刘歌醒来,已经是坐在了一个临时搭起来的马车里面,杜宇飞坐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小手:“夫君。”

这小女人,一会儿叫相公,又一会儿叫夫君的,也没个一定,杜宇飞浅浅笑着,把她扶着坐了起来:“我们打了几天了?”

杜宇飞告诉她:“只打了两天,对方内战,首领的二十六个儿子打的不亦乐乎,几乎全部瓦解溃散,我们就先圣了。”

“两天?”刘歌看看自己变的又黑又长的指甲:“这怎么可能呢?你看我指甲都长长这么多了。”

杜宇飞将她的小手重新按在怀里:“你迷迷糊糊的睡了七天啊。都怪为父不好,害娘子受苦了。”

刘歌依偎在他怀里:“没事儿夫君,挺**的。”

“**?”杜宇飞听着这个词很别致,爱惜地揉揉她的小脑袋。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停下啊?这是要去哪儿?”刘歌撩起一片帘子,外面的风沙呼地吹进来。

杜宇飞连忙将她的小手收回:“去呼伦贝尔,蒙古草原的中心,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呼伦贝尔?”刘歌对这个词很陌生啊,如果杜宇飞不说,她会以为这是一个人名。

果然,他们刚说过这句话没多久,队伍就停下了。

“吁—”听声音,多罗应该一直骑马跟在他们马车外面。

蒋沈韩撩开了帘子,喜气洋洋的说:“大哥,嫂子,我们到了!”

杜宇飞也是第一次来这个什么呼伦贝尔大草原,所以心里没有什么底,把刘歌身上的被子裹的更加严实了一些,扶着她走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