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仙侠 > 驭鲛记

更新时间:2019-04-01 18:31:01

驭鲛记 已完结

驭鲛记

来源:网易云 作者:九鹭非香 分类:仙侠 主角:云禾长意

《驭鲛记》又名《驭妖》小说的主角是纪云禾长意,是由九鹭非香所写的一本仙侠言情小说,驭鲛记主要讲述了:她是师门中最有前途也是最厉害的御妖师,初见她就知道他的身份,他也知道她的身份,以为自己是难逃劫难,没想到令人发现的是他们竟成了互相战斗的队友,妖和捉妖师,这一对真是没想到。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纪云禾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了小时候的林昊青,她在驭妖谷的花海当中折两个花帽子,一个给自己,一个给林昊青,她和这个一样的少年一起在明媚阳光下笑闹。

而后她跑向花海深处,又看见了开满紫藤花的树下,雪三月在轻轻亲吻离殊。

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而这一转头,却看见身边从隐身慢慢显出身形的洛锦桑,还有咧嘴笑着的瞿晓星,这两个活泼得像孩子一样的人一人拉了她一只手,一路跑过花海,奔向远方的一个山头。

跑到山头上,所有人的消失了,纪云禾眼前只看到了一片浩瀚渺茫的大海。

有鸟鸣,有鲸吟。

她远远望去,只见辽阔的大海之中,一条巨大的蓝色尾巴在海面上出现,又潜下。

纪云禾看着那巨大的尾巴在海面上渐行渐远,终于完全消失,她对远方挥了挥手。忽然间,天空之中光华轮转,纪云禾向着那白光闪烁之处迈出了一步,一步踏出,踩在空中,宛如有一道无形的阶梯在她脚下铺就。

她一步一步,往上走着,纪云禾觉得身体是从未有过的轻盈,那些病痛都已远去,她向上方而去,却在离开地面许久之后,忽然间,一阵风吹过纪云禾的耳边。

寒风带着与这梦境全然不同的凉意,将她微微一刺。

“你还不能走。”

有个女人的声音陡然出现在纪云禾耳边。

她侧过头,往身边看去。在她身侧四周皆是一片白光,而在风吹来的方向,纪云禾隐约觉得拿处白光之中似乎还站着一个人,那人身形妙曼,一袭白衣白裳,她头发披散着,对纪云禾道:“你再留一会儿吧。”

“你是谁?”

纪云禾开了口,却没有得到回答。

忽然间,纪云禾只觉脚下无形的阶梯倏尔开始震颤,紧接着,一声轰隆巨响,阶梯坍塌,纪云禾毫无防备,眼看着四周白光骤然褪去,她再次坠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轻盈的身体坠下,宛如撞入了一个人形的囚牢之中,这个囚牢又湿又冷,捆在她身上,像是一个生铁枷锁,锁住了她每一寸皮肤。

纪云禾陡然睁开双眼

她感觉那个囚牢和自己融为一体了,纪云禾动动手指,抬起手来,却原来…这个囚笼,竟然是自己的身躯。

驭妖谷,国师府,湖心小院的囚禁算什么,这世上最坚固的牢笼,却原来是自己的这个肉躯。

纪云禾勾唇笑了笑,还未来得及做别的感慨,忽然在自己抬起的手指后,看见了一个黑袍人影。

他站在纪云禾的床尾,一直在那儿,但没有说话,直到纪云禾醒来他也一声不吭。他盯着纪云禾,那双蓝色的眼瞳里,好似隐着千思万绪,又好似什么都没有。

一丝凉风撩动纪云禾的发丝,纪云禾转头一看,却见那常年紧闭的窗户此时大开着,外面虽是白日,但寒风呼啸,鹅毛大雪纷纷而落,并见不了日光,不少雪花被寒风裹挟着吹进屋中,落在炭盆上,发出滋滋的沸腾声,化为白烟,消弭无形。

原来…风是从这儿来的…

“长意…”纪云禾呼喊他的名字,却像是在叹一声噫吁兮,“何必…”

何必不放过她,又何必不放过自己…

长意没有回答她,他身上穿的衣服比素日来见她时,要显得正式一些,他银色的头发还盘了发冠,仿似是从非常正经严肃的场合赶来的一样。

长意走上前一步,在她床榻边侧坐下,却没有看纪云禾,他看着窗前的炭盆,看着那白烟,似在发呆一般,问:

“你想求死?”

“我这身躯…”纪云禾虚弱的坐起身来,她整个身体绵软无力,蹭了好一会儿,靠着床头坐稳了,“生死无异。”

长意确定了她的想法:“你想求死。”他呢喃的自语。

难得,纪云禾摸不准他的想法和意图,她伸出手,握住长意的手腕,长意微微一怔,却没有立即甩开纪云禾的手。他侧过身来,看着面色苍白的纪云禾。

纪云禾道:“长意,你不是想报复我吗?”她盯着他的眼睛,那蓝色的眼瞳也紧紧的盯着她。

而便在这相视的瞬间,纪云禾陡然凝聚起身体所有的力量,一只手抓住长意的手腕,另一只手陡然拔下长意头上发冠上的玉簪,电光火石间,纪云禾便要将那玉簪刺进她的喉咙!

而却在这时!长意另外一只未被握住的手却是一抬,掐住纪云禾的脖子,将纪云禾身子摁倒在床上,他自己也俯身于纪云禾身体上方,而那根簪子,则插入了他的手背之中。

纪云禾这一击是必死之举,她没吝惜着力气,长意这一挡也是如此的出其不意。

那玉簪几乎将长玉的手背扎透了,鲜血直流,将纪云禾的颈项,锁骨,全都染红,鲜红的血液流入纪云禾衣襟里面,她的领口,便也被鲜血晕开。

纪云禾惊诧非常,她看着压住自己的长意。

他的手挣脱了她的桎梏,此时反压着她的手腕,将她手腕摁在床榻上,他另一只手在她颈项处,插着玉簪,鲜血直流,而那银色的长发则如垂坠而下的流苏,将他们之间,隔出一个暧昧到极致的细小空间。

“你凭什么了结自己的性命?”

长意盯着纪云禾,那双眼瞳,暗流汹涌,一直隐藏压抑的情绪,酝酿成了滔天大怒,他质问纪云禾,“谁给你的胆子?”

纪云禾狠下心肠,不去管长意手背上的伤口,她直视这长意,道:“六年前,崖上寒风,不够凉,是吗?”

长意怔住,眼中的蓝色开始变得深邃而浑浊。

纪云禾嘴角挂着轻笑,道:“当年我利用你,却被你逃脱,我道你此举之后,如被抓住,必定面临不少责罚,看在过往相处的情分上,我本对你动了恻隐之心,不欲将你送到顺德公主那方活受罪,于是便想杀了你,了结你的痛苦。”

长意放在纪云禾脖子上的手,慢慢收紧。

纪云禾继续道:“没想到,你竟然逃走了,我也因此受到了顺德公主的惩罚。而如今,你让我这般活受罪,却让我连求死都不能。”

那手收紧,让纪云禾开始有些呼吸困难,但她还是咬牙道,“长意,你真是有了一副比我当年还狠的心肠。”

言罢,长意眼中的颜色好似变了天,如那的大海,漩涡一般厚重的蓝黑色。

他的掌心用力,玉簪制造的伤口鲜血汹涌而出,他不觉得疼,纪云禾也闭上了眼睛。

直到纪云禾面泛青色,终于,那手离开了她的颈项。

空气陡然进入胸腔,纪云禾呛咳了起来。

长意却坐起身来:“纪云禾,你说得对。”他看着纪云禾,“我不杀你,就是让你求死不得。”他推门出去,屋外传来他冰冷的声音,“来人。多余的炭盆撤掉,只留一个,房间窗户叫人守着,只开一丝缝隙,门口也派两人看守,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离开。”

外面的声音消失,纪云禾这才缓过气来,她看着屋外的大雪,又看着畏畏缩缩走进门来的侍女。

侍女将炭盆一个一个端走,又将窗户掩上,只留一点通气的口。

她们各自忙着,目光半点也不敢在床榻上的纪云禾身上停留。

纪云禾长叹一声气,这次真的完蛋了,死不成了,意图暴露了,想法也被看透了,连翻旧账的激将法都用了,还是不管用。纪云禾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手掌又沾上了一手黏腻的血。

她闭上眼,捶了一下床榻:“到底是哪个混账东西拦了我登天的路…”

侍女们浑身颤了颤,还是不敢看她,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了起来。纪云禾又叹息,也不知道在他们这些仆从的眼中,她和长意到底是个什么样别扭的关系。

接下来的一整天,纪云禾屋里都是人来人往的,一会儿有人将桌子抬来换了,一会儿有人放了个柜子来,仆从们忙上忙下的忙活了一天一夜,纪云禾终于找了个机会,逮着一个看起来像是管事的人:“要拆房子吗?”

管事的恭恭敬敬的回她:“姑娘好福气,以后主上要住过来了。”

纪云禾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啊?”她眨巴了两下眼睛,“谁?住什么?”

“主上,主上昨日下令,此后他的公务,都要到这湖心小院来办了。”

纪云禾身子晃了一下。

管事道,“不过姑娘放心,主上吩咐了,白日不打扰姑娘休息,他会给姑娘加个隔帘禁制,一点声音都漏不进去。”

“隔…隔帘禁制?”纪云禾一脸不敢置信,“隔哪儿?我床上?这楼不是有三层吗!”

“对,主上就喜欢姑娘在的这一层。”

言罢,管事的福了个身,规规矩矩的退到门口,又去指挥工作去了。

纪云禾呆呆的往床上一坐。

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又作了个大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