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恐怖 >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更新时间:2019-04-17 13:21:43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连载中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发宵 分类:恐怖 主角:苏小凌燕宇

火爆新书《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是发宵所编写的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小凌燕宇,内容主要讲述:凭空掉下来一个鬼夫,好吃懒做,花天酒地,哪次不是美女左拥右抱在怀,这些,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便是他吃软饭了!吃着她的,喝着她的,住着她的,到头来还意气风发地对她指指点点。可是这些,她最终还是忍下来了...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第六章 女鬼不好对付 免费试读

第六章女鬼不好对付

我往后退了一步,就势往漆黑的房间里瞧了瞧,“我是来找燕宇的。”

如烟仿佛被激怒,一阵儿阴风刮来,卷着猛烈的地风,朝着我的方向直直扑来。

来之前我从未想过如烟会攻击自己,也并没有做任何的防备,就连心理准备都没有。

措手不及,我又是个躲闪不及,直接被如烟扑倒在地。

一只大手在眼前闪过,我来不及瞧,只觉压在身上力量突然一轻,出现在面前却是令我一惊的人。

燕宇眸光柔和,朝着地上的我伸出了一只手来,被遮挡在身后的月光,打在燕宇的背上,偷偷漏出来的残留月光将他的脸颊照映地霎是好看。

我看得有些呆了,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耳边隐约传来如烟的嘶吼声儿。

我猛然回神儿,因为她看到发了疯的如烟此时正张牙舞爪地飞身扑来,我来不及多想,一把扯过燕宇,身子一翻,直接将燕宇挡在了身下。

背后忍受的剧痛,直接让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儿,像是被人从背后抽走了脊梁骨一般生疼,疼得神志越来越模糊。

身体轻轻晃动着,我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迷雾的前方隐约一个人影,红衣,我心头一颤,立马停下了脚步。

起初以为是危险的如烟,细细瞧去却发现前方之人的背影像极了过世的外婆,阴婚那晚,外婆穿着的正是红衣。

我拼了命地往前跑去,奈何她越是奔跑,走在前面的外婆步伐越是快速,我快追不上了。

“我?”

乌灵的大眼睛出现在我视线之中的时候,我还看到了头顶上白花花的石膏板,以及刺鼻的药水味道。

“这是?”

我揉着吃痛的脑袋起身的时候,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床位,上面躺着的正是燕宇。

乌灵急忙解释道:“你俩到底发生什么了,等我赶到的时候,你俩躺在人家宾馆房间门外。”

我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是她护了燕宇一命,怎么这个家伙却躺在她身边,比她醒的还晚?

猛然间想起了如烟,我一惊,随即:“乌灵,如烟呢?”

听到如烟两个字,乌灵的脸色便严肃了下来,“我,你跟我说实话,那天在酒吧你是不是一眼就看出了如烟的真实身份?”

我默认,乌灵接着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如烟是个不好对付的女鬼,她接近燕宇,八成是想吸食燕宇身上的精气,但是可悲的是,任她千算万算,也万万算不到燕宇的身份。”

“乌灵,我觉得你跟燕宇之间关系很好,怎么会连这些事情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被我这么一问,乌灵突然愣了愣,脸色慢慢缓和了下来,笑道:“想什么呢,我在这个世界上苟且偷生,是你当初从捉鬼人手里救了我,留下来是来帮你的。”

顿了顿,接着说道:“再说了,我跟燕宇都不是人,大家自然彼此熟悉一些,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乌灵似乎说的没错,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世界上的巧合事情本就有很多,原是她想多了。

护士长给我检查过之后便放了行,但燕宇这个家伙始终没有要醒的迹象,我便慌了神儿。

但在医院的一连串检查之下,得出的结论便是他喝醉了酒,我气炸,看着高昂的检查费用,肉疼到恨不得上前将燕宇暴打一顿。

但忍下来还是忍下来了,我不傻,她可不想在燕宇面前展露任何的怒意,这样非但不能让燕宇难受,反而会让他感到得意。

我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是来这乌灵一起走的,回到古董店,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便开了张。

对于古董行业,我是一张白纸,好在有乌灵在一旁出谋划策,古董店这才顺风顺水地开了下去。

前店主在交店之前已经将大部分古董都带走了,留下来的也都是长年卖不出去的老货,我也都没有丢掉,一并收拾好摆上了货架。

乌灵在店里记得团团转,我心里虽然着急,但她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如果古董店遭了盗窃的话,作案人一定会留下来痕迹,就算没有痕迹,门锁也会有被撬动的迹象。

我一直以来是个睡觉惊醒的人,店不大,晚上有点儿什么声音的话她一般都能听到,何况还是古董全部消失不见。

乌灵的声音从仓库响起,我闻声儿急忙跑去一瞧,登时也愣在了原地。

不大不小的仓库里,按照老店主走之前的风格摆设,本被我摆放在货架上的古董,此时都原封不动地再次被摆放在了仓库里。

出了这等奇怪的事情,乌灵也感到吃惊。

“两个,说明在你们来这里之前那个东西就住在这里了,你们把人家的家搬空了,人家自然心里不爽。”

燕宇不知何时出现在仓库里,来无影去无踪,我瞧去,见他脸色好了很多。

“燕宇,你出院了?”

乌灵激动着跑上前去,却被燕宇伸手往旁边一推,手掌再次一抬,仓库角落里的一只柜子慢慢往旁边移动。

我看得目瞪口呆,她本以为燕宇只是个好吃懒做的**,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女人,没想到身上还是有点儿本事的。

柜子移开,露出一个大洞,洞并不深,站在近处正巧能够看到里面,此时蜷缩在里面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

我大吃一惊,古董店里住了只小狐狸,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一只狐狸,怎么像个小耗子一样打洞呢?”

我的话刚说完,洞里的狐狸突然间睁开了眼睛,金灿灿的瞳仁,在并不明亮的仓库里发着光。

狐狸似乎挺忌惮燕宇,提防着从洞里走出,眨眼之间却化作了一个人形,“是你们?”

“原来是你在作祟。”

燕宇刚说完,话还没接下去说,我却一步上前跑到小狐狸面前,伸手摸了摸头顶,欢喜极了。

小狐狸倒是也不气不恼,忽而又化作了原身,摇着尾巴蹭到我的脚下。

乌灵滞愣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景象,“这也能行?”

“哪里来的妖怪,寄生在别人家中,可是居心叵测?”

燕宇的声音打断了我眼前的美好,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压抑,我实在是不得不佩服燕宇的冷场能力。

“燕大人,少说句鬼话能死?”

我气不过,刚说完,脚下的小狐狸突然炸毛起来,冲着燕宇龇牙咧嘴地凶。

燕宇双手指尖冒气黑烟,一双眼睛也渐渐变红,我见到这样的燕宇次数并不多,但是心里却没有多少惊讶。

“小狐狸,别跟他一般计较,走,我带你吃点儿东西去。”

我一把将地上的小狐狸抱到了怀里,单手一边抚摸着,一边往外走去,完全无视燕宇。

本想收拾一下小狐狸的燕宇,被我这么一无视,浑身的气焰更盛,空荡的仓库内只剩下乌灵一人。

乌灵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瞪着眼睛,挪动着步子,一步一步想要挪出仓库,远离燕宇。

不成想整个人却被燕宇吸了过去,乌灵一脸忌惮,“燕宇,你生气归生气,但别动手啊,刚才可不是我惹的你。”

燕宇却是气上心头,不知为何,他总是对我下不了手,分明心中讨厌至极,对这场阴婚也讨厌至极。

我将小狐狸抱到了古董店,从冰箱里拿出在餐厅打包好的一些饭菜,先是热了热,端到小狐狸面前的时候,小狐狸却不肯吃。

我一下急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怎么办才好,左右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忽而听到仓库方向传来一阵儿轰隆声儿。

抱起小狐狸匆匆赶去,推开仓库的门,发现屋里两个人竟然不知从什么时候打了起来,乌灵很明显地占了下风,在燕宇的步步紧逼之下,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你们都住手!要打别在老地盘打!”

我吼完,燕宇跟乌灵两个家伙竟然闻也未闻,乌灵火力全开,俩人开始不相上下。

气上心头,怀里的小狐狸突然跳出怀,直奔战火汹涌的二人。

我愣了一下,担心小狐狸会,本能地追上去想要将小狐狸拦下来。

哪知被激怒了的乌灵一掌拍了下来,正巧经过的我成了靶子,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看着就要劈了过来。

心头一凉,力量的波浪波及开来,那一瞬间的我却是将心一沉,闭上眼睛。

尘埃落定,我颤巍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未,的却是替她挡在前面的燕宇。

一时之间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心里的弦被人拨动了一下,莫名地有些难受。

但是好死不死,头顶却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真是倒霉,乌灵,今天算你赢了!”

我心中的愧疚,在听到燕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瞬间被淹没了下去,挣扎着推开挡在身前的燕宇,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好了燕宇,我是不会领你情的!”

说罢,我抱起地上的小狐狸,走出了仓库。

燕宇吃痛一声儿从地上站起来,瞧了瞧旁边的乌灵,“想不到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儿,温柔可人都是装出来的。”

入夜渐深,夜里气温忽然骤降,三伏天儿里,我竟被半夜冻醒了。

一时之间没了睡意,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出去倒点水喝。

古董店里还没完全装修完,我打门走出来的时候,在门框便左右摸了摸,愣是没摸到灯开关。

索性便不开灯,直接凭着感觉往厨房摸去,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儿,我睡得昏昏涨涨,起初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