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都市 > 王婿

更新时间:2019-05-15 07:01:10

王婿 已完结

王婿

来源:黑岩 作者:老牌红双喜 分类:都市 主角:王婿主要

《王婿》小说的主角是张琼程锦秀,是由老牌红双喜所写的一本都市热血言情小说,王婿主要讲述了:两年前,她的家庭一落千丈,曾经的豪门小姐,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而他就是在那是悲伤了窝囊的名声,终于他的修炼大进一步,一手医术生死骨活白肉,这天下也因为他的崛起而震动。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王婿 第十九章:说,怎么回事 免费试读

程锦缘高挑的身姿站在客厅,像看一样瞅着张琼,瞪了好久才嘟囔一句。

“脑子有病。”

说完转身就准备进房间去,真是一秒钟也不想跟这个窝囊废呆在同一个空间。

大男人当个保安,没出息也就算了,脑子还不正常。

亏了姐姐这一辈子。

如果换做是她嫁给这么没用的男人,干脆跳东江自尽得了。

张琼不知道程锦缘心里如此鄙夷,可倪家的事情,他真不希望程锦缘参与进去。

因为他这一生,势必向倪家复仇。

程锦缘趁早和倪家的人断了关系最好,免得将来痛苦。

张琼起身站起来,快步上前,堵在程锦缘的房门口。

“你干嘛?”

程锦缘见张琼今天真是脑子有病,行为举止太莫名其妙了。顿时像一头生气的小狮子。

“缘缘,你听我说,姐夫不会害你,倪家的人不是什么好人,你趁早离远一点。不然你后悔莫及。”

张琼一时有些激动,主要是担心程锦缘陷得太深。

不过张琼却是低估了程锦缘的固执,也低估了这枚小辣椒对他的厌烦。

刚才张琼劝她分手的时候,她没怎么理,这回儿可是真的恼了。

你说我男朋友不是好人?

呵呵!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程锦缘清纯甜美的脸上,露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张琼,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好人?像你这样的一个月拿两千多工资,每天当看门狗的,肯定是大好人咯?人家阿超,堂堂东海市霄汉集团的少董,资产几百亿的豪门少爷,是大恶人了?真有意思!”

程锦缘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傻,怎么跟**置气呢?冷笑一声。

“对不起,我的错,我理解不了你的脑回路,能否请你让一下?拜托,我的姐夫。”

程锦缘伸出细嫩的手掌,左右摆动两下,示意张琼不要挡道。

张琼无奈,这小辣椒嘴上不饶人,而且一直都瞧不起自己这个姐夫,多说也无益了。

但愿她能够早日看清倪家的真面目。

倪九霄灭了张家一门,绝对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倪志超应该也早在倪家的染缸里熏黑了。

张琼眼睛毒,倪志超这小子藏的够深,轻易不会让人看出来。

一手甩上门之后,程锦缘把玫瑰花放在书桌上,纵身扎进软绵绵的被窝里,那超短裙往前一甩,两条嫩白的大长腿就这么显露着。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程锦缘把脸埋在枕头里,两条腿不停地拍打着床铺。

在这个家里跟张**多呆半秒,她就会疯掉。

程锦缘躺在床上,脑子里乱得很。

“张**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呸呸呸,她才不。

这事儿越想越不对劲。

她心头一紧,突然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难道他喜欢我?”

“死!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

“看我怎么收拾你,等着遭殃吧张**,哼!”

没过一会儿,只见程锦缘背着双手,从房门探出个小脑袋巡视一下,张**正在阳台上洗衣服。

平时只要有空,丈母娘李萍都会使唤张琼干这干那,除了做饭买菜,家务活基本都是他包揽的。

他在家中的地位,也仅仅比保姆稍好一点。

程锦缘窃喜,赶紧趁着张琼忙碌的时候,偷摸溜进了他的房间。

张琼耳根子一动,好像察觉到了脚步声,回头看去,见到身穿小短裙的程锦缘贼兮兮地从他房间钻出来。

这小辣椒一向古灵精怪,张琼也没在意,继续洗他的衣服。

张琼又去买菜,做饭,时间一晃就到了晚饭时间。

程锦秀先回家,把包包挂在门口的架子上,见张琼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菜。

“想讨好我?没门!”

程锦秀心里暗想着,昨天害她一个人睡了一晚上,结婚两年都没试过这么孤单。平时张琼值夜班再晚也会赶回来陪她睡觉,一时间离了他竟然整晚都失眠。

最糟糕的就是今天一整天哈欠连连没精神。

程锦秀没搭理张琼,进了房间。

“气死我了,你说你这个妹妹是不是个东西,亲有困难,找她帮衬着点,她开口闭口一句没钱。你看看她们家一天到晚东欧游,西欧飞的,满世界也就鸟不拉屎的没去过吧?她还敢哭穷?你呀,趁早别跟这种狼心狗肺的来往了…”

李萍今天和程康去爬山,本来只是想出出汗。

结果碰巧撞上了程康的妹妹,也就是程锦秀和程锦缘的小姑了。这小姑也是个趋炎附势的势利眼。

两家人聊着聊,李萍也是嘴欠,见她老公最近几年生意做得红火,而程家又是一败涂地,竟然开口问她借钱。

这不,热脸贴冷**了。

人家那叫一个无情。

要钱?没有。

“以前程家得势的时候,三天两头回娘家来,开口闭口一句,这是我娘家,你们都是我的娘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呸…”

李萍愤愤不休地冲进浴室洗把脸。

而程康托着一个鸟笼子,里面是他心爱的金丝雀。

反倒看他悠哉的神情,倒没受到多大影响。

这个老婆子,自古“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钱财面前,亲又能怎么样?

“爸,妈,准备吃饭了。”

李萍气得肝颤,没搭理张琼,程康也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秀秀,缘缘,出来吃饭了!”

张琼逐一喊了家里人上桌吃饭。

平时有些拖拉的程锦缘,憋了一整个白天,好不容易逮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竟然早早就出现在饭桌上。

脸上的神情透着小心思。

看着这一桌子的好饭菜,老婆程锦秀以为这是张琼专门赔礼道歉的,所以冰冷的态度之中,还有丝丝欣慰。

张琼这个榆木脑袋总算是有点开窍了。

饭菜其实已经相当可口,张琼的厨艺也是堪称一绝。

可李萍心情堵得慌,偏要鸡蛋里挑骨头。

“张琼,你这糖醋鱼放的白砂糖吗?不知道血糖高啊?要放木糖醇,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还有这凉瓜牛肉,生粉也不放多一点,这牛肉硬邦邦的怎么吃啊?”

李萍张牙舞爪地数落着,弄得一桌子人都没心情吃饭。

“知道了妈,我下次注意。”张琼抿一抿嘴,不敢有顶撞。

程锦秀脸色一沉,觉得妈确实有些过分了,哪有人做糖醋鱼用木糖醇的?生粉放太多滑腻腻的,吃着还反胃呢!

不过张琼昨天害她整夜没睡,是该挨骂。

而妹妹程锦缘则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心里直乐。

“好了好了!我不吃鱼不就行了?”程康扫了老婆李萍一眼,再不堵上,这洪水就得决堤,非叨叨一整晚不可。

李萍脸都黑了,这窝囊废女婿做菜不合胃口,她这当丈母数落几句怎么了?

程康赶紧扯开话题,想帮张琼把火力吸引开。

“张琼,你那个朋友,真的把老鄂的腿给治好了?”

程康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眉目间透露着一股享受。

鄂祥辉所给的时间已经过了,可还没上门催债,难道张琼说的都是真的?

张琼正要开口说话,却又撞李萍的枪口上了。

“老头子,你别做梦了,兴许是鄂老板最近太忙了,没工夫搭理咱们家。我听说现在整个旧城区改造的项目都归他管,人家哪有功夫天天盯着咱们家。没准哪天一想起来,刀就离脖子不远了。”

程康被这话一噎,如同当头一盆凉水。也是,人家说三天未必是三天,没准明天就来了。

一想到这里,顿时一点食欲都没了。

张琼轻叹一声,继续吃着饭。妈今天心情不好,还是先不解释了。改天让鄂祥辉亲自来家里一趟,他们也就明白了。

程锦缘见一个个脸崩崩的,时机正好,赶紧给张琼来个落井下石。

只见这小辣椒把碗筷一放,双手托着下巴,发着小脾气。

“妈,我今天回来,发现内衣和**不见了几条,怎么找都找不到,你弄哪去了?”

“内衣**?”

李萍头上正冒着火呢,还没回过神来。

“哦…在…咦?”

李萍脑子一清醒,双目圆睁,面色怪异地瞪着张琼。

“张琼,家里的衣服平时不是你洗的吗?”她伸出手指,指向程锦缘,却对张琼厉声怒喝!

“说,怎么回事儿?”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