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最后一路公交车

更新时间:2019-05-15 11:24:04

最后一路公交车 连载中

最后一路公交车

来源:掌中云 作者:老八零 分类:灵异 主角:李峰白帆

主角是李峰白帆的小说叫《最后一路公交车》,是作者老八零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13路末班车的司机,每晚11点我都要跑一趟郊区。...展开

本书标签: 情有独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最后一路公交车 第十八章 一探诡村 免费试读

我看到刘庆祝带给我的恐惧不亚于见到了鬼。

多日不见,他还是跟当初一个样子,瘦骨嶙峋,穿着个破洞的布衫,右眼睛像是一颗绿宝石。

这老头被我轮了一板凳,正躺在地上捂着脑袋**。

村长见状赶紧上前把刘庆祝扶了起来。骂道:

“你这小娃娃,咋这么冲动呢,给看给老爷子打的”

刘庆祝站起来摆了摆手说:

“不打紧,还死不了”

受六叔和刘云波的影响,我一直都对刘庆祝怀着敌对态度,再看他那满脸皱巴巴的样子,也确实不像个好人。

但是不得不说,从第一次的“人多勿载”到昨晚上的“敲门勿开”这刘庆祝的金口玉言,确实给我一些警醒。

我疑惑的:

“老爷子你咋来这了?”

刘庆祝抬头看我一眼说

“咋的,这村子是你家开的?”

我知道这刘庆祝脾气不好不想跟他继续呛声,便没再说话。

村长白了我一眼说:

“你这小娃咋说话呢,你能来别人就不行来啊,来的就是客,老爷子快进屋坐”

刘庆祝被村长搀着进屋坐下,又招呼我去村东头饭店炒俩菜去。

这村长也真是够圆滑,好人都让他当了,结果买菜还得我出钱。

昨晚一夜没睡,我这去饭店的一路上就开始迷迷糊糊的犯困。

经过路口见到为了一大群的老乡,我好奇的挤了进去。

被围在人群中间的是一头死状很惨的黄牛,这黄牛瞪圆了充满血丝的眼睛。

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脖子上也不知被什么撕扯的千疮百孔,血流遍地,极其残忍。

黄牛身边一个小女孩正跪着不停地哭,我一眼便认出了她,这正是昨天傍晚时找牛的小女孩。

一个老爷子在一边拉扯着小姑娘,可是小姑娘非但不起来还越哭越伤心。

“呜呜。。老黄牛死了,没它耕地,我也没钱买书包了”

我见小姑娘哭的实在可怜,从兜里掏出200块钱递给小姑娘说:

“别哭了小妹妹,这钱拿着,就当送你个书包”

小姑娘哭红了大眼睛,抬头看我一眼,怯懦的接过了钱。

老爷子有意阻拦在一旁一个劲说:

“不能拿你钱啊,这哪成,这哪成.......”

“没事”我拍了拍小姑娘脑袋,就转头从人堆里出来了。

没走几步,那老爷子就追了上来了。

“年轻人,我看你不是本村的人,你是来找串门的?”

我点了点头说:“大爷,我是来玩的”

老爷子闻言凑近我小声的说。

“小伙子啊,这地方有啥玩的啊,你听大爷话,赶紧走吧”

我点了点头“行,大爷,谢您提醒了”

老爷子见我应允了,才转头回去找小姑娘了。

要是放在一个月前,老爷子跟我说这话,我早就吓尿的回城去了。

但如今我经历了十五晚上的惊险,做了铜钟的观众,也算是刀尖上舔过血的汉子了,有了一定的心里防线。

我在饭店买了俩菜,又买了几瓶白酒便回去村长家了。

没想到的是这俩老爷子居然盘腿大坐在炕上正唠的热乎。

见我回来,村长放上小桌子摆好了酒菜,笑眯眯的说:

“来,刘老弟,你赶了那么远路快趁热吃点”

我脸都黑了,这俩老头这么会功夫居然开始称兄道弟了。

饭中,刘庆祝竟然一眼都没瞅我,只顾着跟村长攀谈。

我在一边完全没有存在感,强插了句话。

“村长大爷,昨晚上敲了一宿门的不是你,那是谁啊”

村长本来还是笑眯眯的,一听这事,脸就阴下来了。

“不是谁,那就不是人敲的门”

我听这话来了兴趣。

“不是人敲门,那是啥敲的?”

村长提了杯酒,酒杯刚放下就叹了口气。

“俺们村啊,有一个规矩,就是每当天黑的时候,家家都得锁门,不管啥活物,只要在外边没看住,第二天那保准活不成了”

我惊异的问:

“那到底是啥东西啊,山上的老虎啥的?”

村长摆了摆手说:

“是啥你就别问了,昨天怪我了,没等告诉你这茬就醉倒了”

我还要张嘴问些什么,刘庆祝却在对面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里琢磨着:你这个老头,我又不是跟你一伙的,你跟我使个**色啊。

饭后已是下午,我哈着酒气出来溜达溜达,没成想刘庆祝拄着棍子追了过来。

我没好眼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你不是想知道昨晚上是啥敲的门吗”

刘庆祝在后头紧跟着,小声来了这么一句。

我头也没回,冷冷的说:

“动物呗,这虎腰山在这大山边上,野兽多的是,很正常”

“不是动物,是人敲的门”

我呵呵的就笑了,回头盯着刘庆祝绿宝石一样的眼睛说:

“大爷,村长都说了不是人敲的你咋抬杠呢,那你说说哪个人敲的门?”

“死人敲的”

刘庆祝这话接的一点没犹豫,我听了浑身一激灵。

“你不是想找虎纹铜钱吗,今晚再住一宿,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今天本想回去,可听了刘庆祝的话,不由的一愣。

“你咋知道我在找铜钱?”

刘庆祝没直接回答我,浅浅的说了句:

“你要问我的很多呢,今晚先跟我走,我一件事一件事把真相都告诉你”

我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么长时间了,谜一样的被这个人那个人支配来支配去,我心里最想知道的,其实就是真相!

“你知道我想问你啥?”

刘庆祝那颗绿宝石一样的眼睛慢慢的收缩了一下。

“老唐,老吴,刘云波,六叔,以及我所有人的秘密”

刘庆祝这句话真的把我震撼到了,这些都是压抑在我心里最深处的疑问,却被他一语道破。

我一咬牙点了点头。

“行,我今晚就跟你走,你说话得算数”

刘庆祝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起风了,他瘦骨嶙峋的身子在风中左摇右晃,似乎都能被一股强风吹散了架子。

当晚,我与刘庆祝住在西屋,村长因为晚饭喝了点酒,又醉的不醒人事。

晚上十点,刘庆祝见天色黑透,便招呼我跟在他身后去村中走走。

我的内心其实是抗拒的,毕竟我亲眼见过那头惨死的黄牛。

可他刘庆祝没见过啊,靠谱吗?

但刘庆祝说他知道所有的秘密,这一点对我的诱惑力简直太大了。

我跟在他骨瘦如柴的身后出了屋子,心里战战兢兢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这乡下的夜静的出奇,就竟连庄稼地里的青蛙虫子叫都没有。

所幸借着明亮的月光,还勉强能看的清人脸,我俩穿过村中小道,来到一户还点着灯的房子外边。

刘庆祝低声说了句:

“就是这儿了,等吧”

我俩弓着身子,藏在一垛柴火堆后边,盯着这户点灯的人家。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一直盯着,蹲到了十二点,我实在没了耐性,刚要说话。

却听得“吱嘎”一声,这户人家的门开了,出来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这人出来后,便晃晃悠悠的出了院子。

刘庆祝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俩在这人二十米开外距离,小心的跟了上去。

这人走的极慢,又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来村西头田地里一个破旧的房子处。

年轻人进了屋子便没了动静,我打了个哈欠的功夫,突然,从这破旧小屋里传出了渗人的尖叫声。

我吓的浑身一哆嗦,便开始死盯着这间破旧房子。

我正把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间屋子的时候,刘庆祝推了我一下,用手指了指房子的另一边。

从西边朝破房子走来一个人,看身影个子不高,地上还拖着个什么长长的东西,这东西似乎不太老实,时常就会翻腾一下。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我琢磨着这人拖着的,像啥呢?

像人!

我偷偷的看了眼刘庆祝,他却始终那一个表情没啥变化。

又过几分钟,这破屋子里再次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在这原本静谧的深夜中,听着这悲惨的动静,我握紧了拳头,额头蹭蹭冒汗。

尖叫声没几秒就停了,旧房门被打开,这俩人先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我借着月光,看这俩人背影,突然缓过神来。

“这不就是我刚到村子时候,那赶牛的小哥和那位大姐吗?”

俩人出了屋子绕到了房后,便看不见人了。

老吴回头瞅我一眼说:

“你先在这待着,我得进屋一趟看看”

还没等我说个不字,他就起身走了。

我哪见过这场面,心脏扑通扑通的像要蹦出来了一样。

这刘庆祝进去了有三五分钟,也不见出来,我紧张的手指甲都要捏进肉里了。

突然,我觉得身后好像有啥东西离我越来越近。

我猛地一回头。

没错了,正是那白天遇见过的呆傻的放牛小哥,他把嘴咧的老大,那张大脸离我不到五厘米远。

我吓的浑身上下的毛都炸起来了。

刚要拔腿逃命,我不禁大声骂了一句。

“**,腿麻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