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仙侠 > 半神她超刚超凶

更新时间:2019-05-21 17:42:43

半神她超刚超凶 连载中

半神她超刚超凶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青丘美人云 分类:仙侠 主角:蒋慕姬鱼

经典小说《半神她超刚超凶》由青丘美人云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主角蒋慕姬鱼,书中主要讲述了:姬鱼从出生开始,在天地间已经存活了三千多年了,交过许多好朋友。传说中的祸国妖妃苏妲己是她的徒弟,武则天是她知己,杨贵妃是她迷妹,活的一派小资情调。某日惊闻再不成神就得遭雷劈!姬鱼咬咬牙,努力奋斗成为神...展开

本书标签: 架空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半神她超刚超凶 半神她超刚超凶28.到底谁是菜 免费试读

范匀这人不坏,姬鱼没想把他的魂吓丢,好心的回头安慰。

“害怕的话,你闭上眼睛。”

范匀这会儿大脑一片空白,姬鱼说什么他本能的去做。可是闭上眼睛,范匀仍然感觉到有凉气在不远处。那可不是空调冰箱,那是活生生的五个鬼。

不对,是死透的五个鬼。

范匀忍不住的颤抖,强迫自己压制住嗓子里的呜咽。小时偶见爸爸画符拜神,他嗤之以鼻。范匀现在很后悔,后悔护身符带少了。回去后一定挂十个二十个在身上。

见他抖成这样,跟帕金森似的,怪可怜。姬鱼又好心道:“要不你先下去?”

“不了不了。”范匀捂着眼睛摇头,不是他不想,是不敢!不敢!

好吧,姬鱼开始问话。

“你们怎么死的?”

五个鬼叽哩哇啦一通,有三个从楼上掉下去的,一个塔吊上猝死的,还有一个得急症没的。

“见到什么东西作乱了吗?”

“没有。”

其中一个鬼想了想,“见过一个红色影子,会唱歌。听了她的歌声,好像做梦一样。”

另一个鬼也说:“我听到过铃铛的声音。身后响过一阵铃铛的声音,就有人把我从楼上推下去了。”

都没看到过大妖的正面。

“知道了。”姬鱼拿出几张符咒,“那东西将你们封印在工地上,所以无法投胎,只能日复一日为她作孽。”

五个鬼相互看看,低下头,“死后,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但是心里总是想,杀死一个替死鬼,我才能去投胎。”

姬鱼叹口气,“那是妖精用法术牵制你们的灵识,就算害死再多的无法去投胎。日后她手里的新魂增多,你们就会被吃掉,从此魂飞魄散,再也没有做人的机会。”

五个鬼一听,顿时尖声嘶鸣,露出死前的恐怖状态。范匀再也受不了,吓晕过去。

姬鱼拿出符咒,“别担心,我会送你们去投胎。”金光闪过,五个鬼消失的无影无踪。

范匀躺在墙角,面色惨白,没有意识了还在抽搐。

看看把孩子吓得。姬鱼在他额前输进灵气,只见范匀抽搐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呼吸也变得均匀。

十多分钟,范匀慢慢睁开眼睛。见姬鱼蹲在一旁,手里捧着一把樱桃,地上一小堆樱桃核。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五个鬼已经没了。

“他们呢?”

“投胎去了。”

范匀感觉身体好了许多,没有之前因为流汗虚脱的难受劲儿。见姬鱼一脸淡然的吃樱桃,心里的佩服无法用语言表达。

“之前是我慢待了你,我有眼不识泰山,都是我的错。我郑重向你道歉。”

看,这孩子还是不错的。姬鱼早就不生气了,递过去一枚樱桃,“吃了它,咱们这场误会就算了了。”

见她笑的一脸灿烂,范匀咧咧嘴,接过樱桃。这枚樱桃品质不俗,熟的发黑,比一元钱大两圈。放进口中一嚼,甜汁溢出来,好吃的想把舌头都咽下去。

“好吃。这种品相的应该是外国进口,得两三百块一斤吧。”这价格还是往高里抬的,范匀见过大场面,但是这么好吃的樱桃真没吃过。

姬鱼又给他一枚,见他咽下肚,道:“刚才送五个鬼投胎,他们表示感谢,给的樱桃。”

“呕—”范匀一想到五个鬼死前的恐怖样子,顿时脸色惨白,捂着胸口想把东西吐出来。这是鬼的东西,怎么吃的下去。

“开个玩笑,别怕别怕。”姬鱼想笑又觉得不妥,“农家乐里的土特产,自己种的。”

范匀这才变过脸色,再看看又大又红的樱桃,已经没了**。范匀怀疑,这辈子一看到樱桃就会想起这个女人,还有她开的恐怖玩笑。

两个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范匀腿脚还是软的。上了车,司机觉察不对,怎么经理好像去楼上洗澡了呢,还特别累。

“范总,咱们去哪里?”

“去金瀚。”

司机又诧异的看一眼后排正在照镜子的漂亮女人。金瀚是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里面的食材巨新鲜,都是当天从国外运送过来的。只有招待特别上档次的客人,经理才会去那里。

范匀当着姬鱼的面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爸…嗯…刚才是个误会,我和姬鱼去金瀚…您也过来…那太好了。”

瞧瞧,幸福感是靠自己的实力赚来的。镜子里的小女人抿抿唇,这口红是在海口商场里买的,今年的新款阿玛尼。红色相当正,把原本**的肌肤更是衬出了妩媚模样。

到了酒店,范匀要了最好的料理。很快,范匀的父亲也到了。

范匀的父亲叫范准,身体一向不好,三年前由范匀接过手中大权。除了决策上的一些东西,范准几乎不管公司里的事。

范准头发花白,老态龙钟,看上去七八十多岁的样子。可是席间一介绍,过几天才是六十岁大寿。

姬鱼觉得有些奇怪,范准面向和善,福泽深厚。但是眉间隐含黑气,命不久矣。

范准看到姬鱼,也是一愣,随即温和的笑道:“小匀说很年轻,没想到这么年轻。今年多大了?”

老人给人感觉非常友善,姬鱼请老先生坐下,笑道:“今年二十五了。”脸皮有点厚,二十五连个零头都不止。

范准让儿子给姬鱼倒酒,“这是我前几年去的时候带回来的杏酒,女孩子喝一点不要紧,和果汁差不多。”

吃日料,配果酒,加上新鲜的食材,挺符合姬鱼的胃口。

“多吃些,千万别客气。”

“您别叫我,叫我姬鱼吧。”姬鱼蘸蘸辣根,“听范经理说,您老也对玄学感兴趣,平日里常常研究这方面。”

范准虽然颇显老态,但是形象很儒雅。帕子沾沾嘴角,放下筷子,温和道:“从小对这些事比较感兴趣,多看了几本书。要说心得,不敢在面前卖弄。”

范准谦虚,姬鱼自然也客气几句。

“这次工地上的事,不一般。我一辈子从事建筑行业,和一些东西也打过交道,但是这么厉害的没有遇到过。请一次,工地上就死一个人,太凶险。”范准看看姬鱼,犹豫道:“要是…你觉得棘手,那不去也罢。”

姬鱼夹一块三文鱼,蘸蘸辣根,她喜欢这样清口的辣味。味道鲜美,突然想起了小鬼差。要是他在,一定很喜欢吃。

“我会小心的。我断定是大妖作怪,修行千年以上。具体什么妖,我晚上再去会一会。”

范匀一听说修行千年以上的大妖,不由得脸色发白。今天受的惊吓够多了,范匀到现在拿筷子的手还微微颤抖。

老先生看了一眼儿子,对姬鱼说:“这样吧,我家里有几样法器,晚上与你同去工地。”

“爸,你不能去。”范匀急急道:“你心脏不好,万一有个什么事,这风险太大了。说,这是千年大妖,可不是以前你见过的那些脏东西。”

姬鱼也摆手,“不必。我单枪匹马,习惯了。”

范准摸**口,有些疼。长叹一声,面上几分惆怅与淡然。说出来的话,让范匀和姬鱼一愣。

“我的大限快到了。”

范匀变了脸色,“爸你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范准用手势安抚儿子,笑着看向姬鱼,“你刚才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眼神了。我研究玄学大半辈子,也不能一眼看穿生死。你虽年轻,可是道行不一般,比我见过的所有有名头的,都有真才实学。”

姜还是老的辣,范匀心服口服,他还没来得及把中午见鬼的事说出来呢。

姬鱼笑笑:“您别这么说。您命中有福禄,是福相。”避开了生死的事。

“能在晚年遇见真正的,是我的福气。很多人都知道我研究玄学,以为我只是凭兴趣,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经常在梦中得到一些启示。”

“爸?”范匀有点惊讶,“您没说过这事。”

范准慈爱的看着儿子,“谁也不知道。今天碰见是机缘,我说出来,兴许能给我解惑。你就跟着听一听吧,以后,爸爸也不一定再有时间跟你说这些。”

姬鱼默默喝果子酒,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冥冥中有一个声音,他好像也住在我的身体里。他告诉我,很疼。我问他哪里疼,他表情痛楚,却不再说话。因为他的存在,我这一生,避开三次车祸,一次航空事故。也是因为他的存在,我房地产,只赚不赔。因为他的存在,我努力做慈善。”

范准长叹一声,“昨夜他入梦,告诉我大限将至,一些事早做准备。我这一生,从未做过一件亏心事,也没有什么遗憾。唯独梦中此事,难以释怀。”

世上奇怪事情千千万万,姬鱼断定,此事与他的前世有关。之前清朝末年,姬鱼曾经遇见过一位女子,那女子对她说,总有人在梦中哭泣,还曾帮助她避开杀身之祸。后来用往生水看了前世今生,那女子数百年前与她有极深的渊源。

“您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帮助您寻找前世因果。”

范匀问:“怎么找?”

“很简单,入梦寻找。”

“是催眠吗?”

姬鱼摇摇头,“不一样的。您就像做梦一样,可以看到自己前世发生过的事。”

范准很激动,脸红发红,呼吸变得急促。范匀急忙上前帮他抚**口,让他千万别基动。

姬鱼忙在他额前灌入一丝灵气,很快老先生恢复如常。不过,他的心脏不好,也不适合看前世的情况。万一一个激动,当场阴阳两隔,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老先生也明白,没有再提关于前世的事。倒是范匀,对前世十分感兴趣,饭后送姬鱼回酒店的时候,路上问过几回,能不能看看他的前世是谁。

姬鱼笑笑,没有答应。很多人都对自己的前世今生怀有兴趣,但不是谁都适合探知过去。

吃过一顿饭,范匀对姬鱼的态度更好了许多。原本严肃僵硬的表情,也随之柔和起来。送姬鱼回到酒店,说晚上再来接她去吃饭。

姬鱼委婉拒绝,说晚上时间她自己安排。范匀以为她天一黑就去工地,嘱咐她小心再小心。

其实姬鱼不喜欢拘束的场合。中午是接风宴,不去不太好,晚上则可免。正好来的时候看到一家川味火锅店,离酒店也不远,打算晚上去尝尝。

吃饱喝足,又回酒店洗了个澡,化个美美的妆。磨蹭一阵子看看表,快十二点了。拿起狐王给的布兜,打车到白天去过的工地。

出租车司机一听姬鱼要去闹鬼的工地,吓得一愣。一个女人半夜去工地,这肯定有内情。从后视镜里一看,司机打了个激灵。

夜色下女人长发披肩,一袭白衣白裤,白净的皮肤上两个黑黑的大眼圈,火红色的嘴唇。这女人好像对他企图不轨,只见她看向窗外,不知道想什么,神情严肃冰冷,右手起落做了个砍的姿势。

好不容易哆哆嗦嗦开到工地,一个急刹车稳住。后座上的女不下车,司机正想壮着胆子催一下,可是往后视镜一看,想死的心都有了。

只见女人的一只眼睛在流血!在流血!一直淌到嘴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看司机疯狂的摔车门往外跑,姬鱼莫名其妙,不收钱还赠一辆车,这里的人真客气。看看表,刚刚十二点。

她断定,今晚大妖一定会出现。之前不是捉妖师来一回她就报复?还真是的不行。白天将大妖封印的鬼送去投胎,这是姬鱼明晃晃的挑衅。

刚刚在车上,姬鱼就练好了手势,八卦掌劈下去,剁成大妖酱!

姬鱼坐在驾驶位照镜子。刚才涂口红,一个急刹车抹到了眼睛上。姬鱼重新擦干净,将烟熏妆涂得更重些,唇更红,睫毛更长,又刷刷刷喷香水。打架这回事,一定要有气势!

首先,从外表压倒那**妖精。

出租车司机正躲在桥下观察这里的一举一动,心都快跳出来了。只见那女鬼气势轩昂的从车里出来,撩一撩长发,一脚踹开了大铁门。

“哗啦啦”几声,门上的铁锁链落在地上。

“妈呀!鬼真可怕!”司机哀嚎一声,幸好刚才跑的快。这一脚要是踹到自己身上,那心肝肺还不得碎成泥。

工地里一片黑暗,连个灯都没有。姬鱼燃起一张符咒悬在前方,仿佛探照灯一般。白天那鬼说听见有**,姬鱼也从布兜里取出摇铃,一边摇着一边往前走。

“有种你出来,没种你也出来。你不是嚣张么?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老子今天就是你的终结者。”

夜晚的工地阴森森,脚下是碎石沙土,姬鱼脚踩高跟鞋,发出嗒嗒的声响。不快不慢,不急不缓。

“你不是喜欢作孽吗?出来咱们大战一场,杀普通的农民工算鸟本事。本半神好久没有遇到敌手了,真心手痒,今天就是为了盘你而来。”

迈进黑乎乎的楼房,四处都是回音。忽然,黑暗中楼梯拐角闪过一道影子,姬鱼眼神好使,看到是一抹红色。

这抹红色是要引她去顶楼。

“有胆子来没胆子现出原形?是不是丑的不能看?老子给你整个容!”

姬鱼边走边骂架,一直爬到十四楼。这已经是楼顶,还没有建好,地上杂乱不堪。红色的影子坐在墙沿儿上,背对着姬鱼。长发和红裙子随风飘荡,好像要随时跳下去。

女子侧过脸,唇角微微勾起,正当姬鱼不耐烦的时候,红衣女子身子一飘,竟然从十四楼跳了下去。

吓唬谁呢!!

姬鱼迅速掏出八张符咒燃在四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大妖怎么会真的跳下去,一定是在耍花样,鄙视她的智商。

呸!她还蔑视大妖的智商呢!

周围寂静的诡异,没有半点声音。倒是远处的塔吊,又开始自己转动吊臂,咯咯作响。

凉风吹过,卷起一阵风沙,一个空矿泉水瓶随风咕噜咕噜乱滚。

忽然姬鱼眸色一闪,手中的狼牙棒闪电一般向后甩去。暗夜中,随着墙壁,女子尖利的笑声响彻在空荡荡的楼顶。

“好身手!”红色的影子终于从暗影处飘落在姬鱼面前,慢慢地转过身来。女妖十分漂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丹凤眼微微上挑,一袭红色纱衣隐隐露出肌肤,能看出红色肚兜上绣的两只戏水鸳鸯。光裸的双足各有一只脚铃,一动就响。

女子戏谑的看向姬鱼,眸子闪过红色光芒。

“把你从这里扔下去,太可惜了。到底是有点道行,跟那些徒有虚名的蠢货不一样。”女妖把玩着一丝长发,在手指上饶了几圈。围着姬鱼飘了几圈,坐在墙头轻声吟笑。

“还是吃了你吧,功力一定大增。从哪里开始吃呢。腿?手?漂亮的脸蛋儿?”女子仿佛很苦恼,眼神瞥向姬鱼,仿佛眼前这位捉妖师就是盘里的一道菜。

“听过妖精嚼骨头的声音吗?咯吱咯吱,那是我最喜欢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