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短篇 > 民国迷情之乱世佳人

更新时间:2019-05-25 07:23:45

民国迷情之乱世佳人 已完结

民国迷情之乱世佳人

来源:青墨云 作者:红妆素我 分类:短篇 主角:顾景汐萧震沣

《民国迷情之乱世佳人》是红妆素我所编写的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景汐萧震沣,内容主要讲述:一场军阀之战,顾景汐见识了承北萧阀少帅萧震沣的残忍无情。一场瘟疫之灾,她看到他最珍惜的亲情。原来他有感情。两人情愫初萌。亲姐的未婚夫痴爱她,算计一场婚礼;姐姐恨之入骨!她爱上萧震沣,他表妹沈家瑜欲杀之...展开

本书标签: 科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民国迷情之乱世佳人 第13章 萧震沣驾车与杭回清平 免费试读

两天后

北平的初秋已有了深深的凉意。清早,小玉起了床只是穿着单薄的衣衫,准备去隔壁杭瑞铭房间侍候洗漱穿戴。一出房门,一阵凉凉的晨风吹来,吹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吱呀一声门开,杭瑞铭穿戴整齐走出来。

小玉上前,“少爷,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杭瑞铭关上门,说:“小玉,一会把东西都收拾收拾,咱们要回清平了。”

小玉一心欢喜,“少爷,是找到维修师父了吗?他愿意随我们回清平,是吗?”

他嗯一声,觉得领带系得有点紧,扯着扭松着。

小玉迈前一步,盈盈笑着道:“少爷,还是我来吧。”

他放开手,让她系着,低眸睇她,突的:“小玉,你几岁了?”

她抬眸望他一眼,复垂眸羞涩地笑答:“十七了。”

他悠悠地说:“到了婚配的年纪了。”

不过随口一说,小玉却急了,出声已是微微哭调。“少爷这话是要我走吗?少爷,小玉从贼手得你相救,这辈子小玉都是你的人,我就侍候你一辈子。”

一辈子!他不是守古的人,要人回报的人。于是道:“小玉,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要成家的。我不要为了报恩用一生报。我不需要,也不会让你这样做。”

这样一说,她更是急了,一下子泪水盈盈在眼里打转。

眼瞧她快哭了的模样,倒觉得有趣。再盯久点,他竟傻了眼,发现她这般又羞欲泪的模样有几分与顾景汐神似,只是稚气几分。

看着看着,他好想好想顾景汐,不过来北平数日却觉得过了三秋般。想着想着,他笑不出来了,只想赶紧回去了。

他轻声地道:“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去收拾收拾。”随后启步。

小玉泪眼汪汪,望他匆匆步伐离去的背影,想着他那句不需要,心里有些难过。

按生日宴那晚的约定,贾源今日要随杭瑞铭南下到厂维修。

杭瑞铭坐着黄包车到厂门口,恰巧同时,一辆黑色福特老爷车迎面而来。车门开,萧震沣走了下来。

两人对面而走,到彼此面前止步。

杭瑞铭先开了口,微笑着问候一声道:“沣少,早!”

萧震沣嘴角微扬,却仍是一张冷脸,只是淡淡地说:“杭少爷,早。”

话音刚落,传来贾源朗朗的笑声。杭瑞铭转身,礼貌地唤了句:“贾先生。”

萧震沣双手插入口袋,咧着笑叫了声:“源叔。”

贾源笑呵呵,趣道:“唷,今天太阳打西起了,这日头才半竿呢,沣少怎么舍得起了呀?”

这话说的是有理据的。每次萧震沣来北平,不管是在沈府还是贾家不到日上三竿,他是不会起床的。

萧震沣陪着笑,似有意又无端,道:“我也要去清平。”话尾,他瞄了杭瑞铭一眼。

贾源收了一脸笑容,神色瞬间变得严肃。他知道是因为外婆,清平镇里只有她是萧震沣的牵挂。想起沈母,便想起兄弟沈富平与母亲之间的矛盾和心结,和萧震沣的不和,真为他们心塞,心里不由得沉重几分。

他一直都在沈富平和萧震沣间当和事佬。试探地问:“沣儿,不如让你舅一道去吧?”他还不知道沈母已离世。

萧震沣的脸就像六月天气,一下黑得比乌云还要黑,冷言冷语地说:“那儿已经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人了。载他我嫌占座位。”

已经没有?

贾源觉得这字眼用得很严重。睇他眼神,似乎从中看出淡淡的哀伤。难道是?他心中猜想着。

而下一秒,萧震沣证实了他的猜想。“外婆走了。”

生离死别,相信萧震沣早看透了,安慰的话自是不必多言。所以,贾源默默了好一会儿,望向杭瑞铭,转移话题,开口道:“咱们启程吧。”

杭瑞铭望向萧震沣,是在等他有何动作。他转身走向车子,开了车门坐在驾驶位上,不望他们道:“上车吧。”

贾源走在前头。

杭瑞铭大跨几步,走在他前头,开了车门。待他走近,绅士地做着请的动作,道:“贾先生,请!”待他坐稳了,自己才走到另一边上车,坐下又对萧震沣道声:“谢谢沣少。”

军阀中人大多豪放不拘于礼节,再加上萧震沣不羁,瞅着杭瑞铭文文礼礼只觉得别扭。只是看着后视镜里的他,语气似乎有点不难烦,说:“别谢了。都坐稳了。”说着,他油门一踩,车子咻一声直往前去。

贾源不是第一次坐他开车,早是习惯成自然,闭目养神。

杭瑞铭一颗心就像被人拉了一下又弹回去。车子走了一段距离,他才想起小玉还在旅馆。探着身子凑近驾驶座说:“沣少,我还有个丫鬟在北安旅馆,能否去接她?”

毕竟现在是坐萧震沣的车,当然要问过。

他语气轻轻的,诚恳问着。萧震沣却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听是个丫鬟,便故意打趣他道:“看来你家是大户,出个门还有丫鬟带着伺候。”顿了顿,又道:“难怪是怕寂寞?”

杭瑞铭笑笑说:“我家在清平确实有点地位。至少寂寞之说是沣少说笑了,不过是出门在外,家母担心自理不周,才让丫鬟跟着来。说真的,走到哪都有人跟着,我真的很别扭。”

萧震沣嘴角扬起一抹邪笑,说:“你可要小心了,丫鬟在身边久了久了就会爬的床。”

他语气是那么的肯定。杭瑞铭笑笑,也打趣反问他道:“沣少就那么肯定吗?”

他又沉着脸了,肯定地说:“我父亲身边两个女人都是丫鬟摇身一变成了督军姨太的。”

杭瑞铭靠着座背,想着顾景汐,打从心底肯定这辈子自己只会娶她,也只会是唯有她一个女人。闭上眼,嘴上悠悠地说:“我只会有一个女人,爱上了便是永远。”

这话一出,看似睡着的贾源嘴角扬起一抹笑,睁开眼瞧了他一眼又闭上。他是信的,就像他对曾经的妻子,沈富平的亡妻的心一样。即便对她有过错误的行为,但至今他爱着她。

萧震沣嘴角扬起一抹可笑的弧度,他不信。母亲走后,他眼见父亲纳了两位小妾,在外头的莺莺燕燕,自送上门的更是不计其数。舅舅沈富平虽没纳妾,商场应酬在舞厅作东陪客又何尝不是左拥右抱,那也是种的寻欢消遣。乃至身边好友,哪一个不是女色围绕,尽是床第之交。他不信杭景铭说的永远,也没把自己当成局中人,毕竟在这时,他以为自己还没动女人这门心思。疏不知,这心思已经动了,还正在行动中。

旅馆门口,小玉提着行李包在门口等着。车子停下,杭瑞铭出来带着她走。

贾源醒来,便出了车子坐进前座让他俩能坐在后座。

在杭瑞铭的介绍下,小玉礼貌地唤道:“沣少好,贾先生好。”

萧震沣透过后视镜看见她,一眼便看出她与顾景汐有几分神似,也就随口说:“姑娘长得有几分像我的…”他一时语顿,道不出顾景汐是他的谁。顿了顿,才说:“像我一位朋友。”话落,他心中疑惑,竟想不到自己会用朋友来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一位异性,更是第一位。

小玉也想到顾景汐,下意识地望向杭瑞铭,笑得可甜,轻轻地说:“是吗?”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