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军事 > 明贼

更新时间:2019-01-22 14:07:35

明贼 已完结

明贼

来源:欢看小说 作者:纸花船 分类:军事 主角:李元庆张芸娘

主角叫李元庆张芸娘的书名叫《明贼》,是作者纸花船倾心创作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明天启元年四月,毛帅奇袭镇江的路上,多了一名新兵。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当百万兵。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蝴蝶悄悄扇动了翅膀,大明帝国战力最强悍的东江军集团,悄悄偏移了原本的方向想跟小船吹牛逼的兄弟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贼 第2章 大厦倾塌 免费试读

~~~~~~~

按道理,临战之前,本不该‘涨他人志气、灭己方威风’但李元庆毕竟是穿越者,对于此次明军颇有些贸然的出击,李元庆的心底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咚咚咚…”伴随着身边几个城门楼子上、鼓手拼命的擂鼓声,这些明军骑兵已经冲到了城门外的空旷处。

让李元庆稍稍安心的是,这些明军骑兵并没有无脑的直接冲向后金军战阵,而是在城门外停住脚步,整顿阵型。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李元庆都没有真正战争的经验,加之学历问题,连军训的经验都没有过。

但李元庆后世却有几个军人出身的客户和朋友,与他们混的极熟,在酒桌上,他们总是会感慨的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慢慢的,李元庆也被感染,有时间也会陪他们去打靶,甚至,去深山老林里撒欢,军事素养,也慢慢培养起了一些。

此时,李元庆虽然无法预测这些明军骑兵的战斗力,但仅看阵容,就比自己这些‘丐帮成员’们,强出百倍。

他们人人披甲,手中钢刀、长枪锃亮,鲜红的红缨随风摇摆,颇具震撼力。

这时,银甲将领猛的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高呼一声,“我大明-----”

这些骑兵们同时高呼,“威武!”“威武!”“威武!”

银盔将领哈哈大笑,“儿郎们,走,随我杀贼啊。”

说着,他一马当先,快步朝着前方冲过去。

瞬间,千余骑兵犹如一股量子聚成的洪流,直奔前方的后金军战阵冲过去。

李元庆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后世的史书上,总是言,明军见到后金军,只会望风而逃,从来不敢跟后金军正面对战,一直到满清立国,入主中原,明军,甚至包括整个汉民族,几乎就没有过胜利的经验。

但此时,这些明军骑兵们,哪怕他们莽撞,但这种一往无前的汹汹气势,却让李元庆胸腹中的火焰,也被点燃了。

**奴才文人,谁他么说的汉家无汉子?

这时,李元庆身边有嘴快的士兵不由大呼着赞叹,“这是贺世贤、贺总兵的精锐家丁啊。他们出城杀鞑子了。”

“希望菩萨保佑,保佑贺总兵旗开得胜啊。”

“…”

身边说什么的都有,但李元庆却并未理会,只是牢牢的注视着这股明军骑兵的动向。

面对着明军的出击,很快,后金军那边也有了反应,一群骑兵顶了上来,双方很快便混战在一起。

虽然在城外两里开外,但李元庆站在十几米高的城墙上,倒也可以勉强看清局势。

贺世贤麾下的家丁骑兵十分骁勇,不多时,就将这股后金军杀的节节溃散,狼狈不堪。

城头上的擂鼓声也开始越来越急,身边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贺世贤其部的骁勇,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胜利的希望。

但李元庆心底里,却忽然涌上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史书即便有夸大,但后金女真的先祖们,从几岁就开始骑射,这可不是作假的,他们难道真的就这么点战斗力么?

被千余骑兵一冲就垮了?

这时,一阵寒风掠过,李元庆不由猛的一个机灵。

不对啊。

这些后金骑兵,并不像是女真人的装束打扮啊,他们,他们好像是‘叫花子’蒙古人啊。

但还没等李元庆思虑完,上局势陡然一变,不知在何时,在贺世贤部的两侧,有两股鲜衣怒骑兵,已经迅速包夹了过来。

虽然距离的太远,李元庆看不清这些人的相貌,但只看衣服打扮的配色,他们明显与刚才的蒙古人不同。

瞬间,两侧的这两股后金军骑兵已经冲杀进战阵,贺世贤部明显陷入了慌乱。

大概也就坚持了不到一刻钟,明军骑兵就已经开始蜂拥朝后退却,明显已是不敌了。

但这些后金军骑兵却是分外狡诈,他们看似放开了明军背后、沈阳城方向的一个口子,却是有精锐从口子两翼不断掩杀,片刻间,李元庆至少看到了几十名明军骑兵坠马,惨死在后金军的屠刀下。

这时,城墙上已经乱作了一团,众人都是目瞪口呆,根本想不到,好好的形势竟然会这般急转直下。

沈阳城虽处在辽地,却是在辽地腹心,与女真部活动的老巢赫图,还有着相当的距离。

大明虽前有萨尔浒、抚顺开原之败,但后金军的兵锋,却从未掠到过沈阳城下,沈阳城方面,也并没有足够的预备措施。

加之与后世不同,沈阳并不是辽地的治地,包括经略袁应泰、巡抚王化贞,都不在这里,而是在辽阳和广宁,这直接指挥权,又多了几百里的间隔。

“糟了,贺总兵好像,好像撑不住了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城头上顿时如丧考妣,简直犹如世界末日。

李元庆的脸色也有些发青,紧紧攥住了拳头,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

这时,城门里却又响起了骑兵的马蹄声,李元庆猛的回过了头,正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将领,带着一群骑兵,急匆匆赶了过来,他明显心急如焚,大呼道:“快开城门,某要去救贺总兵。”

城门守军不敢怠慢,赶忙打开城门,让这些骑兵鱼贯而出。

他们也顾不得整队了,急匆匆就朝着方向奔过去。

对面,前辽东‘土霸王’李成梁的干儿子、现后金大汗老奴努尔哈赤,正骑在一匹神骏的黑色宝马之上,被数十个八旗将领簇拥着,戏谑的看着沈阳城门的方向,嘴角边,不屑的冷笑着。

“贺世贤蠢,想不到,这尤世功,比贺世贤更蠢。这沈阳城,已在吾毂中矣。谁人愿为吾拿下这两只蠢贼?”

刚刚归降的大明原抚顺总兵,现在是努尔哈赤女婿的抚顺驸马李永芳忙率先上前讨好道:“大汗,奴才愿率兵前往,为大汗手刃两只蠢贼。”

二爷代善、五贝勒莽古尔泰、以及努尔哈赤的侄子和硕贝勒阿敏,忙也齐声道:“父汗,儿臣也愿往。”

‘八仔’皇太极犹豫了一下,小心打量了一下努尔哈赤的脸色,也道:“父汗,儿臣也愿往。”

努尔哈赤似乎有些不满皇太极的迟钝,但此时他心情大好,并没有理会这个细节,大笑道:“既如此,你们人人有份。去吧。”

“谢父汗。”

“谢大汗。”

很快,几部不同颜色的洪流,迅速朝着随后而来的尤世功部,包夹过去。

沈阳城头上,从贺世贤出城的那一刻起,李元庆就已经意识到了形势之不妙,而尤世功部随后而出,更是让李元庆心神欲碎。

但越害怕什么,往往就越来什么。

不到一个时辰,有溃兵退回到城门外,泣血般哭喊道:“贺总兵和尤总兵,都,都阵亡了。”

城头上瞬间一片哗然,简直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这时,李元庆也弄明白了,沈阳城的主要防守力量,就是指望着贺世贤和尤世功,但此时,还没真正开战,脑袋已经被人削去了大半,这仗还怎么打?这城还怎么守?

李元庆整个完全懵了。

第一次直面,李元庆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强度,刚刚还活生生、气势宣扬的两千多精锐骑兵,现在,就,就这么没了?

身边已经飞狗跳,有士兵已经忍不住,想要逃回家里,收拾细软,带着老婆孩子跑路了。

两个主将都死了,这城还守个啥啊。

看着身边乱作一团的众人,顺子也慌了,忙拉着李元庆的手,惊恐道:“元庆哥,咱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咱们也跑吧。”

虽说几近心神俱碎,但李元庆毕竟两世为人,加之从事行业的关系,很快,便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每逢大事有静气。’这一直是李元庆的座右铭。

瞟过四周,李元庆缓缓吐出一口长气,“顺子,别慌,咱们先乖乖呆在这里。”

“呃?元庆哥,咱们不跑吗?”

顺子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李元庆冰冷的神色,他不敢再多话,身体却是下意识的靠的李元庆更近了一些。

此时,李元庆已经顾不得理会外面后金军的形势了。

古人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眼下这种事态,李元庆也不是孙悟空,没有三头六臂,在后金军的铁骑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但此时,跟着乱兵逃跑,却也并不是好选择。

贺世贤、尤世功两位主将虽然已经身亡,但城内的基层指挥却还存在,李元庆已经看到,有军官已经开始对己方的逃兵举起屠刀了。

这种混乱形势,如果硬要往里凑,那真是死了也白死。

李元庆此身纵然本领不凡,但也不能保证在这种混乱中逃出生天。

动不如静,静不如动。

此时,最好的选择,明显是前者。

果然,不出李元庆所料,混乱没有持续一个时辰,就已经被上头以血腥方式了下来。

李元庆和顺子两人一直老实的呆在城头上,倒是没什么,但那些逃跑的士兵、民夫们,轻则缺胳膊断腿,重的小命已是不保。

有很多逃兵的尸体,根本来不及清理,就这样赤条条的如同垃圾一般,随意丢弃在可见范围内。

顺子毕竟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唯唯诺诺的靠在李元庆身边,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就是不敢朝下落,眼眶都被手擦的通红通红。

傍晚,上头有了新命令下来,要各部各人牢守各自阵地,有敢乱动者,格杀勿论。

但李元庆已经看出来,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时辰,这格杀令现在才下达,已经镇不住场面了。

同时,这也反映出,守城的最高指挥者,不论政治、还是军事层面,都菜的可以。

而随着夜幕的降临,李元庆却开始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是生是死,能不能逃脱升天,就在今晚了。

***************************************************************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