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渡尸人

更新时间:2019-06-08 07:09:14

渡尸人 连载中

渡尸人

来源:酷炫书城 作者:奕妖 分类:灵异 主角:张三六叔

主人公叫张三六叔的小说叫做《渡尸人》,是作者奕妖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张三,身为一名渡尸人,竟然被一女人给缠上了,这不是要我命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渡尸人 第四章此行不吉 免费试读

看着自己脚底下那湿淋淋的冤字,我不由转目向着四周望去,却发现乌木船早就已经驶离了城市,四周已看不见人烟。

在环视一周之后,我不由轻轻的叹了口气,抬脚将那冤字给轻轻抹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那穿白衣裳的老头之所以给我托梦,肯定是心中有什么冤屈,但是很显然,它这次找错了人,我什么都帮不了它。

在这乱世之中,不平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像我这样的碌碌无为之辈,终日都在为两餐一宿奔波,纵使有心也没有那能力去多管闲事。

被黑猴吵醒之后,我也没有多少睡意了,便只好拿起磷灯向着桃木舟照去,以确保李老爷的尸首万无一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和损坏。

仔细检查一圈之后,桃木舟上倒是并没有任何异常的现象,但我的内心却依旧很是沉重,因为天空之中不知从何时起便已阴云密布,这天色虽算不上是什么不祥之兆,却也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真如先辈们所说的那样,女人上船便是祸,躲也躲不得。

自打我记事起,师傅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女性要敬而远之,因为只要当上渡尸人,就意味着永远跟女性没有了关系。

就在我正躺在椅子上一边假寐,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之时,却是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踩在木板上的声音。

这动静很轻,给人一种蹑手蹑脚偷偷摸摸的感觉,如果要是我师弟黑猴的话,他走路的时候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动静。

心中疑惑之下,我连忙装作已经睡熟,想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这都三更天了,到底会是谁不睡觉跑到船尾来了?

就在我正有些好奇的时候,管家的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虽然他走路的时候到没有蹑手蹑脚,但是当他看到我已经睡着之后,很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对于这位管家,我并没有多少好印象,因为这个人既小气又鸡贼,还特别的爱絮叨,言语之中颇有种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味道在里面。

一看来人是这家伙儿,我也没有任何想要搭理他的意思,而是继续躺在椅子上装睡,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儿半夜三更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

“小哥?醒醒。”

似乎是为了确定我有没有睡着,管家在来到我跟前之后,先是仔细观察了我一会儿,这才轻声开口喊道。

小哥这称呼,我还是第一次从管家口中听到,他平时不是喊我喂,就是喊我那小子,言语之中没有半点尊重可言,这下忽然叫的如此亲切,难不成是在打什么歪主意?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我老觉得这管家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心中疑惑之下,我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装作已经睡得很熟了。

一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我有任何的反应,管家似乎这才将心放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在有些心虚的看了我几眼之后,他这才蹑手蹑脚的向着船尾走去。

刚走到船尾,管家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洋灯,便鬼鬼祟祟的向着桃木舟上李老爷的棺椁照了过去。

管家手里的洋灯可比我自制的磷灯好用多了,可以很让人将桃木舟上的一切情况都给尽收在眼底之中。

管家的这番行为,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解,难道他半夜三更不睡觉鬼鬼祟祟的来到这里是因为担心自己家老爷的遗体有没有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相较于赶尸同行,我们渡尸人的手段的确风险较大,寻常人心里不踏实也是在所难免的。

真正让我觉得有些疑惑的是,这管家对李老爷有这么忠心么?李老爷尸体被送过来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他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模样,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对主家忠心耿耿的人么?

就在我正感到有些疑惑不解的时候,管家却是已经将洋灯给收了起来,但他并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而是蹑手蹑脚的缓缓向着船尾的鼓轮缓缓走去。

看着眼前缓缓向着鼓轮走去的管家,我心中的疑惑更盛了,因为这鼓轮上面的铁链是用来连接桃木舟的,既脏又腥还很晦气,除了我之外几乎没人愿意碰它,连黑猴都不例外,这管家怎么忽然对鼓轮产生兴趣了?

就在我正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时候,管家已经伸手在鼓轮上面摆弄了起来,兴许是怕脏吧,他还特意掏出一块手绢垫着。

这鼓轮主要的作用是用来控制桃木舟和乌木船的间距,平时我们会把铁链放长一点,免得人尸互相冲撞,遇到意外情况的时候,才会把铁链收回来一些,以方便照看免得被渡之尸出什么意外。

一看管家这动作,我心里就有点不乐意了,因为只要是这乌木船上的东西,哪怕就算是一根钉子都是老物件,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坏了就没地方弄新的。

管家这么乱动,我倒是不怕他把鼓轮给弄坏了,就怕他铁链放的太长待会儿还要我浪费力气去收拾。

我有心想要提醒他不要乱动,心中又很是好奇这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一时之间有些拿捏不定,不知道该不该出声制止他。

然而就在我正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管家碰到了鼓轮,还是桃木舟在水里撞倒了什么东西,只听砰的一声低响猛然传来,那管家就好似正在行窃的贼被抓了个正着一般,立刻便撒腿就跑,连手绢都顾不上拿。

看着落荒而逃的管家,我不禁觉得有些好心,没想到这家伙儿看上去人五人六的,原来胆子竟然这么小,一点动静就吓成这样。

一边偷笑那管家胆小,我一边站起身来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桃木舟上的棺椁,以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们这行的,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桃木舟倒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倒是当我捡起管家仓皇逃跑时丢下的手绢让我觉得有些异常。

从外观上来看,这手绢明显是女人家用的东西,而且上面还有着淡淡的香味,这香味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却一时有些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闻到过,毕竟我不是黑猴,鼻子没有那么灵。

我在乌木船上的工作大多都很是乏味和枯燥,成天除了盯着桃木舟之外,大多时间就是躺着坐着歇着,无聊的要死。

我本就是一个好奇心较重的人,再加上那管家的行为着实有些古怪,所以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我便悄悄跟了上去。

乌木船本就不是很大,所以很轻易的就让我找到了管家的踪迹,只不过他现在的行为让我很是不解。

只见满头都是汗水的管家此时正站在李夫人卧室的门口不停轻轻的敲着门,嘴巴里还念叨着些什么。

连我一个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的人都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道理,管家一副读过书模样的人应该不会不懂吧?

李夫人刚刚丧夫,人一个小寡妇,而且还怀着孕,即便你是管家,大半夜去敲人寡妇的门也着实有点说不过去!

敲寡妇门挖绝户坟一向是很让人所不齿的事情,没想到管家这人模狗样的家伙儿竟然干出来了,而让我最没有想得到是,李夫人她竟然把门给管家打开了!

看着缓缓关上的房门,我整个人都愣住了,难不成师傅跟我说的都过时了?现在这世道敲寡妇门已经不算什么大事了?名节什么的也都不重要了?

我毕竟常年不与人打交道,平时也没有人教我,对很多事都有些半懂不懂,虽然李夫人和管家的行为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我却没有多想,毕竟我只是一个渡尸的,活人的事不归我管。

就在我正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手持锣鼓的黑猴却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看我站在这里,他明显愣了一下。

“师兄,你怎么在这儿?赶紧跟我过去,师傅找你呢。”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故意没搭理黑猴的第一个问题,有些诧异的急声向着黑猴开口。

此时的黑猴已顾不上跟我多说,只是拽着我往船首的方向跑,看那架势,似乎是出现什么意外了。

刚跑到六叔跟前,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喊话呢,六叔便转过头来脸色有些阴沉的开口说道。

“我刚刚心血来潮卜了一卦,此行不吉,你要早作准备。”

原本我还以为是啥了不得的大事呢,一听六叔这话我却是彻底的无语了。

虽然做徒弟的不应该这么说,但六叔卜卦这一手真的有点潮,时灵时不灵的,完全看运气,根本就没有多少参考价值,要是照他那卦象看,我们什么事都不能做,干啥都不吉利。

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六叔的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了,他一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一边伸手指天道。

“看**啥?看天象!”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