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言情 > 爱在转角遗忘时

更新时间:2019-07-11 11:16:55

爱在转角遗忘时 已完结

爱在转角遗忘时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菊女 分类:言情 主角:楚雪孙闯

甜宠新书《爱在转角遗忘时》由菊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楚雪孙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主角因为失恋,在山上散心,因为抓小偷的一次偶遇,开启了正规爱情的相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在转角遗忘时 第六章 免费试读

说完小伙子又退了一点,几乎靠在了钱潇身上。接着又说:“你把刀放下,谁怕你的刀,我练了十年空手夺白刃,你再拿几把也白搭,你小心把枪拿好,别走火了,快快快拿好,你晃来晃去,黑乎乎的枪口,让人心慌。”

说完小伙子又用手护了护自己的脸,显得很害怕枪一样。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伙子一直以一种好像认识的人在争论的口气在说,而不是面对劫匪。说的那大汉都愣了几次。把刀后的塑料环子挂在手上,直直的拿枪对着小伙子。

楚雪想这人怎么了,哪有要求劫匪拿枪对着自己的,还告诉人家自己练过空手夺白刃。楚雪想来那只可能这是个阴谋,可自己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在小伙子向拿枪的大汉施加压力时,楚雪又想,有些奇怪,按常理在小伙子打翻彪汉子时,大汉应该就开枪了,可他怎么一直没开枪,这又是为什么?

就在大汉把刀刚挂在手上时,小伙子又出击了,他飞起一脚,一个前冲正蹬,蹬在大汉小肚上,大汉吃痛一弯腰,脸就到了小伙子近前,小伙子在正蹬收腿时脚没落地,而是又一个高抬腿,一膝盖顶在大汉面部,鲜血迅速从大汉鼻子喷了出来,一些都撒在了楚雪的白恤上。

这大汉也不赖,在连续遭到两次攻击,鲜血满脸时,依然没丧失战斗力,只见他一稳身形,立即抡起枪托从左至右扫向小伙子,小伙子往后一闪,人闪过了,可挂在脖子上的坠子却被挂了下来,跌落在楚雪腿上。

楚雪拾起一看是一滴泪珠型水晶挂件。这时小伙子在大汉甩出枪托未站稳时又一个正蹬,蹬在大汉胸前,大汉吃痛,向后倒去。

小伙子在大汉向后倒时,一把抓住大汉右手的刀把,猛一下拽断套环把刀拿在手里,大汉载倒时放开了枪,小伙子却没去接枪,一大步跳到大汉身上,抡起刀就砍了下去。这可把楚雪吓了一跳,差点没喊出来。谁知听道的却是‘嘣’的一声,楚雪一看,原来是刀背砸在了大汉的头上。楚雪虚了一口气,赶紧看着前面坐着的男人,还好他没动,只是更紧张的样子,楚雪想这家伙一定有问题。

这时只见小伙子提起大汉的右手,塞进旁边座位下的钢架里,自己身体下蹲,两手抓住两边的座位,左脚着地,右脚踏住大汉右胳膊,一声喊,只听“咔嚓”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后,就是杀猪般的嚎叫。

楚雪想这位也有些忒狠了吧,直接把人家胳膊废了,不过想想也活该,谁叫你来的,是我或钱潇可能也会让你伤得很重。

楚雪正想着,只听小伙子说道:“这只手是替售票员断的,谁让你打人家了,以后啊,要懂得怜香惜玉,一个姑娘家,你就舍得下手,你还不得断只手吗?”

说这些话时小伙子没有一点胜利者的霸气,倒是很随和的样子,像是在教训做错事的朋友,或是小孩,完全没有了刚才打斗时的凶悍劲。

边说着小伙子也没闲着,竟然轻轻的把大汉的断手拿出来,看了看又轻轻放下,转过身拿起车底板上装抢的袋子,看了一眼说:“哥们,你今天如果说你拿的是八一式突击步枪,我还真有些怯,可你偏说是九五式,你说是九五式,又是八一式的拿法,下次多了解些军事知识再来,不然唬不住人。”

说着小伙子把套在枪上的袋子取下,露出整个枪体,大家一看差点没叫出来,原来只是把假枪。枪管做得很精细,看来是下了功夫的,枪口是八一式的样子,后面就不能看了,枪托枪把都是一体的,自己做的木头,油漆都没刷,枪管是用铁丝拧上去得,连扳机的样子都没有。

取出假枪后小伙子又说了:“**以为自己是李向阳啊,可我们又不是鬼子,你真能想到这样的办法。”说完小伙子竟然有想笑的表情。

只见小伙子拿起枪托,放到大汉的断手下,又扯下大汉的一只衣袖撕成条,轻轻的把大汉的断手固定住。

做这些的时候小伙子很认真,也很轻,像是在照顾一个病人,之前的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大汉在手被小伙子固定的时候,先露出了惊讶又露出感激的表情,想说什么,又没说,倒很配合的一直没动,**声也小了,可能因为手被固定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而那个穿练功衣的白发老人,此刻满脸都是赞许的表情。

楚雪一直在看着小伙子的一举一动,也听着小伙子每一句话,都有些忘记自己前面还有一个人要自己监视。此刻都有些乱了,很难说服自己把现在的小伙子和刚才打斗时以及之前看书时的人起来。

其实不只是楚雪,钱潇也是,现在也在想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可又很难马上捋顺心头的思绪,就先放一放,因为还有事要她们去做,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间。

小伙子又抽出大汉的皮带,把大汉另一只手紧紧的固定在旁边座位下的铁架上,绑的时候还不忘把大汉放平让他躺好。

在小伙子处理大汉时,钱潇也没闲着,她从小伙子身边跨过,把倒在上车台阶上的售票员扶起,看了看售票员手上伤口不要紧,只是一个小口子,就用自己的手绢给她包扎好,又掐了下售票员的人中,售票员醒来先是一惊,等看清了车上的情况,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躺在钱潇臂弯里,因为她面向车后,没有只见司机旁边还有一个人正拿着刀架在司机的脖子上。

这时的年轻人已经吓的没了样子,手里的刀早离开了司机的脖子,而是架在司机的上,紧紧的贴着,司机不知道,还一直开着车,不敢回头。

出手打翻彪汉子和拿枪的大汉的小伙子叫孙闯,是泗水市里一家饭庄的负责人。

孙闯处理完大汉的事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司机旁边瑟瑟发抖的年轻人柔声说道:“小兄弟,不要怕,不会像对他们一样对你,你把刀放下吧。”

话说的很轻,却很不容置疑,没得商量一样。而年轻人像是得到了点拨,又像是特赦,立即从不知所措中解放过来了,一松手刀掉在地上。而他自己的手又不知放到哪里,先放下,又抬起在身上蹭,又互相搓,很不自在。

这时孙闯对司机说:“别开了,把车掉过头,开回去吧。”

一车的人都欢呼着,像是庆祝自己从危险中走来,又像是释放刚才的压力,七嘴八舌开始说话了。

那个第一个挨打的,一直紧紧抱着自己包的青年人刚才煞白的脸,现在慢慢的有了颜色,粗重的呼吸着,看得出他刚才吓坏了,倒是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了包包。

那个被刘大叔,又被冤枉说给包的中年人现在像是明白了刚才孙闯的用意,一脸带着尴尬的笑着。

而小香此时站在腿中间的座位上,满眼都是敬意的看着孙闯,小姑娘好像根本没把刚才的危险当成一回事。

楚雪现在满脑想法却不敢去想,紧紧盯着前面的人,生怕这家伙又出什么幺蛾子,可她看到这家伙好像对现在的情况也很满意,楚雪就有些纳闷了,这家伙难道是良民?那他为什么有前面表情?

就在楚雪想事的时候,孙闯又柔声问年轻人道:“他们逼你来的吧?”

年轻人慌乱的点点头。

孙闯又:“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年轻人声音颤颤的说道:“我不要来的,可可可。”

他还是很害怕,有所顾忌的,可了几声都没说出后面的话。

孙闯看出了小孩的紧张,轻轻说到:“别怕,你说,说完送你下车,现在他俩动不了了,等会打电话报警,让带走他俩,他俩要判十几年的,你说吧,坐下说。”

说着孙闯自己先找了个靠前的空位子坐下,又指指司机旁边的引擎盖,让小孩坐下。

小孩可能见孙闯坐下了,没有再像前面那样紧张,但也没敢坐下,只是斜倚在引擎盖上,又看了看孙闯,扫了一眼其他人,确定没危险才说道:“我是在前面城市里一家建筑工地做小工的,做了两个月,想回家看看我妈,可他们不给工钱,还不让我做了,把我赶了出来,我没钱回不了家,两天没吃饭,是那个叔叔遇到我,管我吃喝,和他住一起,我就来了。”

说着怯怯的看了看被绑在地上大汉,又用手指了指。

孙闯:“你多大了?”

小孩说:“我十六岁了”

孙闯又说:“你应该在学校里,怎么出来打工了?”

小孩听了这话眼里涌出了泪水,低下头小声说道:“弟弟和妹妹学习都很好,妈妈身体不好,爸爸一个人忙不过来,供不起三个,我是,就。我要挣钱供弟弟妹妹上学。”

小孩越说声越小,也一直低着头,可说到我要供弟弟妹妹上学时,猛然抬起头看向孙闯,声音也高了,而且还坚定有力,像是一种宣示,告诉自己一定可以也一定要做一样。

说着将手里的钱和撕下来写好的纸一起递给小孩。

小孩不敢相信的愣在那里,没有去接,也没有动。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