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阎罗殿主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0:00

阎罗殿主 连载中

阎罗殿主

来源:腾文 作者:厄夜怪客 分类:灵异 主角:秦夜王成浩

完整版小说《阎罗殿主》是厄夜怪客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夜王成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人,不好了!沿江三省灵异爆发!申请支援!” “什么?我得赶紧躲起来……” “……大人,您身为阎罗难道不想振奋一下军心来个视察吗?” “视察哪里有小命重要!” 阎罗叫我来巡山,我到人间转一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阎罗殿主 第8章:阎罗印 免费试读

这道地府的瀑布是如此壮观宏大,停留人间的阴灵何止十万,一朝拥堵到忘川,灵魂瀑布足足几十分钟都没有停息。

哗啦啦…小船儿轻轻,飘荡在虚空。秦夜仍然在摇动摇撸,然而渡船却像永远到达不了桥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无数阴灵飞蛾扑火一样冲向渡船,再坠落深渊。二十分钟,四十分钟…突然之间,在阴灵的瀑布中,一道灵体竟然凭空踩在了虚空之上。

就在同时,外婆发出了一声喟然长叹。身形骤然消失,一道漆黑如墨的阴气横贯长空,卷走这道阴灵,再出现时,已经站到了渡船上。

“是他?”秦夜意外地看着这道阴灵,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外貌没有丝毫破损。四方脸,鹰钩鼻。眉毛很淡,衣服甚至能看到阿玛尼的牌子,非常讲究。

让这个神通广大的老太婆大费周章的…居然是这样一个普通人?

“没错,地府现在出了一些变故,我无法得知他确切地点,青溪县人口众多,时间急迫。老身只能知道他死于这七天,且一定接触过‘它’来鬼门关堵他是最好的选择。”说完这句话,外婆一手插入了阴灵胸口中。

“呀!!”一声凄厉的尖叫突兀地响彻对方胸口之中,男子的面容疯狂扭曲起来。紧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冷气息,突如其来地密布整艘渡船!

轰!毫无预兆,秦夜全身的鬼差服刷得一声被吹得笔直飞起。他双目陡然睁大,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天…”

这是阴气。

不算太强。然而质量却高的难以置信!

嗡…阴风大作,这片虚空都微微往下一压,就连深渊之下的那个怪物,此刻也噤若寒蝉。这种等级的阴气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刚死的阴灵身上!甚至比外婆更加恐怖!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

千年老鬼?

“哼…”就在此刻,外婆一声闷哼抽出手来,倒退数步。满头冷汗,而手上竟然泛出一片金色。更诡异的是,她脸上泛出无数老年斑,好似一瞬间就老了几十岁。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咚咚…心跳仿佛跳动在耳边,秦夜这才发现全身都湿透了。心有余悸地开口道:“鬼王?”

外婆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数秒后才惨笑一声:“‘它’就在这个人身上…我算准了它在青溪县,你却怎么也找不到它。我们只能来这里等…等盂兰节鬼门关开,‘它’的持有者被召唤到这里的时候…”

秦夜眨了眨眼:“‘它’到底是什么?”

外婆沉默了两秒:“阎罗印。”

“哦,原来是…等等!”秦夜见鬼了一样看了外婆一样,不敢相信地说:“阎罗印?传说中阴曹地府构建的基石?你们把吃饭的家伙弄丢了?”

您还活着真是侥幸哪…

“你这是什么眼神?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外婆狠狠瞪了秦夜一眼,喘着气说道:“地府当年组建之初,有三件先天至宝,阎罗印就是其中之一。”

“等等。”秦夜敏锐地醒悟了过来,指了指自己:“你该不会是存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我不要了行不行?”

“可以的,狗蛋,你还剩下三天阳寿。”

秦夜的声音瞬间再次低了八度,本着求生欲疯狂挣扎:“…那啥…我们谈点正经的,这种令人忐忑的话题就不要再出现了好不好?比如…谈谈其实我并不太擅长拼图这种高智商游戏?”

外婆扫了他一眼:“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还不明白吗?一旦地府出现问题,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这种不生不死,两边不靠的墙头草。”

算你狠!

秦夜太阳穴爆青筋地转过头去,生活就像强X,既然无法反抗,那就躺着享受。现在,他就准备强颜欢笑地享受下去。

啊…不要…轻一点…外婆…

“他一个凡人,接触过阎罗印?”不再想这件事,秦夜开始打量起这只阴灵来。还要说什么,但忽然顿住了,眨了眨眼睛,目光几乎粘在了对方身上。

“怎么?”

“我见过他。”数秒后,秦夜转过身来,摁着眉心想了想:“这是…王成浩?”

“你确定?”外婆的神色立刻严肃起来。

“我确定!”秦夜肯定地回答:“青溪县首富,王泽敏。家长会的时候我看过他,他儿子王成浩和我一个班。”

“他居然死了?怎么没听…”

话音第二次戛然而止,他的目光微微闪亮了起来。

不对…不对劲!

青溪县首富死了,一定是大新闻,县新闻和网页肯定会有说。退一步说,就算没有,王成浩也绝对会有反应。

但是,对方没有。

这两天王成浩的动作,绝不像死了父亲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一段对话,在他脑海中再次响起。

“秦夜…你知不知道对付这些东西的办法?”

“你怕他们再找?”

“不是。不是我…其实…我家里…最近有点不大对劲…”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地府貌似停摆,阎罗印流落人间,摆渡人横死,阳间灵异爆发…他已经了之前的设想,地府里…恐怕发生了比停摆更可怕的事情。

“走吧。”摇了摇头,他对外婆说道。

“咦?你强烈的求生欲呢?”

秦夜翻了个白眼,既然反抗无效,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事。求生欲这种东西比苟活重要吗?

苟活。这两个字的意思不是像狗一样活下去,而是塔下苟住,别死。哪怕对方三把卢锡安,也要稳如老狗。

“所以说,这就是我最欣赏你的一点。相当有逼数。”外婆拿出一道符,贴在王泽敏的额头上,随手一团,这道阴灵竟然被团成一只纸球,放进了秦夜口袋。

“…不是,你千辛万苦就为找到他,现在处理地这么随意吗?”

“好好看管着它,你同学…恐怕藏着至关重要的‘钥匙。’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她一把推开秦夜,自己走到了摇撸旁。用力一压,整艘船再次发出号角声来。

“之前…你不是猜测地府停摆吗?”

“既然你已经通过了资格,那现在,我就带你去看一看,远比你猜测恐怖一万倍的…地府的真相。”

呜呜…在外婆的操纵下,这艘船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笔直朝着虚空深处划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道裂隙中响起一片轰鸣,十几分钟后,一个巨大的女人头颅缓缓冒了出来。

很美,眉如远岱,目似含杏。朱唇如血,白肤凝脂。

五官无一处不精致,多一分则过剩,少一分则不美。

然而,只有头。

在脖子下方,一无所有!后方三千青丝漫天飞散,这个美女头颅绝不比渡轮小,如同一轮人面太阳。只让人感觉无诡异。

“这就是你找的最后一任阴差?”她的目光深深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许久才叹了口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说得好啊…”

“那么…地府都没了,你我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你偏偏要拼死一搏,又有什么用呢?”

“阳间要乱,让它乱不就好了么?人鬼殊途,你真以为可以靠个人之力解决?为何又偏偏要去做那片鸿毛呢?”

轻轻摇了摇头,绝美的头颅再次沉入深渊。

外婆轻轻摇着船,秦夜坐在船头,船航行地很快。前方尽是一片纯黑色迷雾,随着船的每一次开动,分水杖一般劈开浓雾,笔直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豁然开朗,浓雾散尽,一座巨大的桥出现在两人眼前。

那是一座青石桥,宽…恐怕有万米之遥!长根本看不到头!

整座桥都是由整齐的青石砌成,不过好像有些年月了,沾满了漆黑的瘢痕。偶尔有些类似青苔的东西爬出来。诉说着岁月的痕迹。

人站在其前,如同蚂蚁一般渺小。秦夜震撼得看着这座没入浓雾中的万米长桥,深呼吸了一口:“这难道是…奈何桥?”

外婆的目光无比复杂,停下了摇撸,指着桥头:“百年之前,我就坐在那里,为每位忘魂舀上一勺汤。”

秦夜顺着她的手指指过去,奈何桥头,有一个巨大的,已经破裂的青铜三足鼎。足有百米高大,鼎上刻花鸟虫蛇,四条铜龙从鼎内爬出,龙口距离地面不过半米。而鼎下,赫然是一张古旧的,铺着黄纸的八仙桌。

鼎在,桌在,人不在。

“传说,黄泉有条奈何桥,走到这里,无论是谁,只能徒呼奈何。奈何桥前,有位摆渡人,在忘川之水上将阴灵摆渡到桥上。喝完孟婆汤,进入轮回。”秦夜有些感慨地看着这一幕,喃喃道:“而喝过孟婆汤,会忘记一切前尘往事。如果想要记得,那就必须跳下忘川水,等待千年。”

“摆渡人死,孟婆第一次来到阳间,整个奈何桥空无一人,忘川水彼岸万千亡魂不能超渡…孟婆大人,地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孟婆看着秦夜的表情,对方仿佛早就有预料了。只有对亲眼看到奈何桥的震撼。

秦夜苦笑着摇了摇头:“您之前说,摆渡人将鬼魂送到您那里,我就猜到您的身份了。毕竟,摆渡人只能去一个地方。”

否则你真当小爷不敢站起来反抗?

小爷可是有血性的人!三天?三天怎么了?

三天小爷也能站着死,绝不跪着活!

但是!

关键就在这个但是上。

但是臣妾做不到啊,这位大能反手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拍成肉饼,反抗有用吗?

没有的话,还是从强X变为和X吧…小爷应对得果然完美无瑕…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