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耽美 > 守墓人之凤栖梧桐

更新时间:2019-01-22 12:01:01

守墓人之凤栖梧桐 连载中

守墓人之凤栖梧桐

来源:悠空网 作者:萧无双 分类:耽美 主角:吴桐慕容冲

主角叫吴桐慕容冲的小说叫做《守墓人之凤栖梧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萧无双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鬼畜变态攻VS炸毛人妻受第二届豆腐杯耽美长篇组二等奖作品。该系列新文《妖花》,求收藏,求支持!爷爷去世后,在大城市打拼的普通大学生吴桐被迫回到村里,接替守墓人的工作。本以为,他这一生都将与这座孤坟为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守墓人之凤栖梧桐 第八章 渐变 免费试读

盛夏时节的天气说变就变。

前一刻还是烈日当悬,须臾间已是乌云盖日,倾盆大雨骤然倾泻。扑面而来的细密雨丝打额发,吴桐温润的眉眼不耐地皱了皱,撑开油纸伞快步往家走去。

走出老远,确定身后没人了,这才抵着小巷里青黑的墙面狠狠喘了几口气。天知道,刚才他有多害怕,小腿肚子现在都还在打颤。

面对吴老三的对质,二叔怀疑的眼神,他下意识的隐瞒了关于慕容冲的事。更何况,其中有些事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他就岂能不知道,那天夜里身中数枪的他本就与死无异。濒临死亡的恐惧与绝望,不是谁都轻易忘却的。只怪他重伤,不清楚其中的具体缘由。

但他能得以保全活到现在,必然与慕容冲有关。

他不傻。

想来必定是慕容冲给他吃了什么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灵药,才能让他在片刻间恢复如初。毕竟一千多年前的老古董都能从墓里爬出来,外表上瞧去还能与常人无异,眼下也没有什么是他不相信的了。

今天的盘查,虽然被他一顿火气掀了过去,却难保二叔不会注意到慕容冲的存在。毕竟,吴能曾经见过他。

望着手上的油纸伞,吴桐回想起方才二叔不经意间看过来的眼神。

难道这把伞,也有什么蹊跷?

满腹愁绪的回到家,母亲已经做好了饭。

想来是听说了他被二叔叫去祠堂,一早撑着伞在院门口等他。

随着母亲进了屋,慕容冲不在,吴桐也没多问,将湿漉漉的油纸伞撑到一旁晾着。

母亲拿着碗盛上米饭,瞧着儿子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念叨着:“昨晚你突然发起高烧,可把我吓坏了。还好先生发现得及时送你去诊所,特意照顾了你一夜。等先生回来了,你可不许像昨天那样没大没小了。”

吴桐端详着握筷子的手,那冰冷的触感似乎还在。想起那人之前的轻薄行径,吴桐烦躁地嘟嚷道:“又不是我开口求他照顾我。”

母亲作势伸手要打,“你这孩子··”

吴桐赶紧举手投降,“好了好了,等人回来我一定好好的道谢还不行吗?”

他心里有事,但也只有不该把这些情绪发泄在母亲身上。母子俩闲聊了几句,听到吴桐说,二叔让他休息几天再去墓园,母亲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只是略略点头表示知道了。

吃过午饭。吴桐实在受不了身上的汗渍,提着热水去冲了个澡,只穿着背心短裤就钻进屋里去睡觉。

他这两天一直没睡好,这次又是“病来如抽丝”爬就睡着了。

吴桐家的瓦房顶盖的是瓦,墙却是土坯墙,冬暖夏凉。这般闷热的天气,一到夜里不盖被子还有些冷,更何况外面还下着夜雨。

一觉睡下去,就睡到了半夜。

吴桐不舒服的动了动,突然觉得腰上好像有东西勒着。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借着窗外模糊的夜色一瞧,某只长手长脚的大粽子正把他当成抱枕整个儿搂在了怀里。搂着他的人身上没有一丝热气,甚至感觉不到呼吸声。

想起那晚错乱的记忆,吴桐立刻伸手想要推开他。睡梦中的慕容冲不知何时睁开了眼,黑暗中的眼睛闪过猩红的兽光,在吴桐半惊恐的目光中,那只如瓷器般冰冷雪白的手准确无误的抓住吴桐的手放到胸口···不动了。

吴桐见他闭上眼,像是又睡了过去。一时间也不敢乱动,担心一个举动不对劲引得对方兽性大发,他就赔大发了。

手掌贴着慕容冲的胸口,掌心下的某处微微起伏着。吴桐想起白日里那句略带安抚的话:“朕不是鬼,汝不必如此惊慌。”

挑了挑眉,吴桐忍不住腹诽:你当然不是鬼,可你也不是人啊!从坟里跑出来的千年老古董,比鬼还可怕好吗?

他还真想看看,这人的心长什么样?是不是与常人的不同?

心里想着,贴在对方胸口上的手指下意识的抓了抓那一块肌肤,睡梦中的慕容冲突然欺身压上去,磨着利牙恨声道:“漫漫长夜,朕不介意做点别的打发一下时辰。”

“不···”

吴桐只觉得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下一刻唇已经被对方堵住,他想躲,想求饶,对方却趁着他张嘴的间隙对他攻城略地。那双带着凉意的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游离,不到片刻,吴桐的背心短裤已经被扒掉,白皙的身子渐渐染上了欲色,引得身上的人欲念越发高涨。

“嗯··”断断续续的呻吟从口中溢出,吴桐活了二十五岁,别说热吻,就连碰碰嘴唇这种事儿都不曾有。

这一次,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某种叫做的东西。

大脑里的多巴胺源源不断的分泌,整个人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对方是男人,他也是男人。被一个男人强吻他本该感到恶心,可他却在一瞬间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任由对方为所欲为。而身体某处正在发烫发硬,那种感觉让他感到羞耻,甚至羞于见人。

他想,他一定是个。

不然,怎么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吻而产生?

急促的喘息声在黑暗中此起彼伏,唇舌分离时拉出暧昧的丝线。慕容冲冰凉的拇指擦过他水润红肿的唇,眨着漂亮的凤眼冲他暧昧一笑:“看来,汝很满意朕的吻。”

“也不是没感觉,不是吗?口是心非··”

手指暧昧的从胸前的敏感点擦过,吴桐别开眼试图颓然地挣扎着:“住手··不要再说了···”沙哑的嗓音随着对方的动作戛然而止。冰冷细长的手指缓缓下滑,停下,握住,吴桐爽得差点叫出声。

正是要紧关头,房门却被人敲响,门外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吴桐,快醒醒。外面出大事儿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