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奇幻 > 天眼神功

更新时间:2019-10-04 12:59:19

天眼神功 连载中

天眼神功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微笑面对世界 分类:奇幻 主角:柳树生穆彤

主角叫柳树生穆彤的小说叫《天眼神功》,它的作者是微笑面对世界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身显赫,幼年意外与家人失散;因祸得福,被世外高人收养,练就天眼神功!大学期间,办企业,拥有财富巨万!认祖归宗,从此踏上仕途之路!从基层做起,斗贪官,除黑帮,终登高位!其传奇经历,令人赞叹!...展开

本书标签: 惊悚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天眼神功 第六章至第十章妙手治病 免费试读

第六章至第十章妙手治病

九月九日一天一天的临近,柳树生心里是越来越着急,老天爷依然是滴雨不下。穆国兴知道得不到无根水天眼神功就练不成,又要再等一年,心中烦恼异常,就连同宿舍的几个人死党也觉察到了,没有一个人敢去招惹他。

一直到九月九日早上,才见天空阴云密布,似要下雨的样子。这天早上柳树生早早就把爷爷给的铜盘铜壶备好,一心只盼着雨早已点下来。

十点时正在上课的柳树生,听到轰隆隆的一阵雷声过后,雨就哗哗的下了起来。此时他也顾不得老师和同学们惊讶的目光,急忙冲出了教室回到了宿舍,拿起备好的东西就往小山上跑。

这个地方柳树生早就看好了,隐隐有一股天地之气汇集在此,在这里取的无根水效果更佳。刚刚接好了无根水,雨就骤然停止了,就好像老天爷专门来给柳树生送水一样。柳树生一边纳闷一边暗自庆幸,浑身湿淋淋的回到了宿舍。

“老大你疯了,下着大雨你就向外跑,吴道之老先生大发脾气,说他上课时还从没人中途溜号,你是第一个,他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老四王海东一脸焦急的说。

老三刘义文也急忙跟着说“老大,你这次惨了,要知道吴道之老先生是经济学界的泰斗,平时从来不讲课,现在中央重视经济工作,为了多培养经济人才,学校几次相请才肯出山,今天是他第一次给学生上课就出了你这样的事,系里不收拾你才怪哪!”

李军平时最佩服柳树生,此时也急的在宿舍里直转圈,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坏了,坏了这可怎么办呢”

柳树生微微一笑“今天我办了一件大事,就是挨批也值了。”

“什么大事”三人急急的。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切!”三兄弟一起对柳树生竖起了中指。

柳树生心想:今天还真是巧了,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要等吴老讲课是才下雨,不管怎样今天也是自己做的不对,去认个错也是应该的。想必吴老那么大的学问家,也不会故意难为自己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爷爷也曾讲过变通之道,变即是改,改了不就通了吗?

换好了衣服,柳树生就向系里的办公室走去。一问才知道吴老不在系里办公。原来国家给吴老备了一栋小楼,吴老工作、生活都在那里。

出了系里一路询问柳树生才找到了吴老的住所,只见一栋红墙小楼隐在绿影之中,小楼的一脚爬满了绿色植物,院内葡萄架上果实累累。

柳树生站在门口按了好一阵子的门铃,才见有人出来开门。

“咦,这不是小柳树吗,你来找谁啊?”只见一个长的非常漂亮的十八九岁小姑娘。

柳树生见这小姑娘像是在哪里见过又不敢确定,连忙笑嘻嘻的说道“你好,我是吴老的学生,今天在课堂上多有失礼,特来向吴老请罪,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你不就是钢棒女郎穆彤的小弟弟吗,你这样的大名人小女子岂能不识。至于我是谁,你就不必知道了”原来这小姑娘正是吴老的宝贝孙女吴茵,也是柳树生的崇拜者之一。只不过当她听说钢棒女郎与他的事后,女孩的矜持心所致,就远离了柳树生,今天一见难免心里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茵茵,是谁啊?怎么不请客人进来啊”一声苍老的声音在门里。

“爷爷,是一个叫柳树生的人,他说是您的学生,专门来请罪的。”

“哦,那就叫他进来吧,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讲话也不方便啊。”

柳树生心中忐忑不安的走进了院内,一见到吴老就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吴老,学生是柳树生,今天上课时因奉了爷爷之命,必须在下雨时去取一样极为重要的物品,事过紧急所以未能及时请假,唐突了吴老,现在特来请罪,万望吴老海涵。”说着又是深深的一礼。

吴老见柳树生彬彬有礼,人又长的玉树临风,不由的心中生出好感,就开口说道“既然你是奉了爷之命,不顾风雨也要去取,这也是信义之举,此事就此了之,不必再谈了。但是你现在是一个学生,当以学业为主,今后再不可如此了。”

“谢吴老教诲,学生必不敢忘,我爷爷也曾对我说过,当今之世,中兴之象已呈现,经济之术乃治国之根本切不可相轻。今后学生必定认真师从吴老,学好本领报效国家”柳树生不卑不亢的一席话说的吴老是频频点头心中想道:是啊,以前国家不重视经济之道,发展缓慢,自己的几篇经济著作还被拿出来批判,受尽了屈辱。现如今国家高层重视经济发展,已经知道了落后就要挨打这个道理。前几天中央几位最高层领导向自己问计于经济之策时,深感后继无人,殷切希望自己出山,为国家培育和发现人才。今天这个学生能有如此见识实在难得,想到这里一股爱才之心油然而升“来来,树生同学咱们屋里谈。”

进到小楼在客厅里落座后,一股药香传来,柳树生问吴老:“请问老师,家中可有人生病?可是心脉之疾?”吴老一听大感奇怪,自己老伴心脏病已有近二十年了,怎么这个学生还能闻药香而知病因,太不可思议了。

“树生同学,你懂医?”吴老疑惑的。

“老师,我爷爷是我们那里非常有名的老中医,人称老神仙,活人无数。我从五岁时即跟爷爷学医,闻药香而知病因只是行医者基本常识而已,不足为奇。”

吴老听后惊奇万分,有这样本领还说是基本常识,还不足为奇,这要是让京城那些专家教授们知道了,还不要一个个发疯啊。这个学生不是真有才,就是一个疯子。就连吴老一旁的孙是撇了撇嘴,满脸的不相信。

“生病的是我的老伴,已有快二十年了,请了好多专家教授也没能治好,医院也是没有办法了。老伴坚持要回家治疗,说是死也要死在家里,现在只是一天挨一天了。”吴老的意思是那么多的专家教授都不行,你一个年轻的学生就能把病治好?别异想天开了。

吴老听说后也不多言,带着柳树生来到楼上的病床前。只见病人脸色蜡黄,双眼眍,如不是还有微微的呼吸,简直就是一俱僵尸。

柳树生细细的诊了一下脉,仔细的从细微不同的脉象里辨别着,一直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才同吴老一起走下楼来。

“师母之病是在阴寒之地悲愤过度所致,也不全是心脏病所致”柳树生此时在心里已经有了把握,慢慢的说道。

“你说的太对了,的确如此,只是不知还有救吗”吴老听到柳树生的话,眼睛一亮急切的。

吴老与妻子是大学里的同学,两人恩爱异常。在经济领域里吴老还不及老伴的名望。早年间两人一起出了几部经济著作,在吴老被批斗时她一人承担了全部,被赶到北疆受尽折磨。病因就是从那时得的。

吴老一直以为是自己害了妻子,深深内疚。平反后就遍请名医,但一直没有效果。今天见到这个年轻的学生一口说出病因,不由燃起一丝希望。

柳树生缓缓说道“师母病体已久,再加上以前用药不当,只需用药慢慢调理,估计最多一月即可痊愈”吴老一听大喜异常,忙说“有救就好,有救就好”

“老师,您相信我吗?如果相信我的话从现在起,其他的药物就不要再服用了,您稍等我去去就来”说着向宿舍跑去。

到了宿舍楼前,柳树生见穆彤及李军几人正焦急等在哪里,一见面就“怎么样了,没事吧,都快把我们急死了”

“没事,没事,我去拿样东西救人,帮我把饭打回了,我还要出去一下”说着柳树生就回到宿舍拿了东西又飞奔而去,惹得穆彤等人莫名其妙。

到了吴老家,拿出一瓷瓶,对吴老说“请拿一个小汤匙过来。”柳树生同吴老一起来到病床前,把服用的方法仔细对吴老说了一遍,亲自把百花蜜酒给病人服下,让吴老扶起病人,双手紧贴病人的后背,将一股真气徐徐注入病人体内。许久,只见病人长长出了一口气,腹内一阵咕噜乱响,面色上也出现了一丝红润。

“等一会给病人喂50毫升水喝,两小时后病人可有排泄物,再喂同等量的水一直如此,不可间断。我明天再来。”柳树生说完也不顾吴老挽留吃饭,就辞别而去。

第七章(神功初成)

九月九日的夜晚,天色一片漆黑,校园里路灯也时明时暗,从图书馆出来柳树生把穆彤送回宿舍楼下,同莫慧兰等人一阵八卦后才回到宿舍,看了看宿舍里的几个舍友,正在呼呼大睡,晚饭后一场高强度训练,透支了他们的体力。

看了看时间已到,柳树生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来到小山上,运功听了听,周围只听蝼蚁之声,并无人踪,拿出小册子照法练功,由于从小练习,功力十足,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天地之气汇入一身直贯天庭,只觉得印堂处一阵裂痛难忍,忙拿出无根水中三片柳叶贴上,顿时觉得心清目明痛感顿消,脑海里像万花筒一样变化多端。柳树生知道大功已成,忙气沉丹田运功贮气。他听老神仙爷爷讲过功力初成后要过十二个时辰才能使用,柳树生就此打坐起来。

上午一下课刚回到宿舍,老三刘亦文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老大,楼下有一个美女找你。”柳树生从窗子探头一看,只见是吴老的孙女:“小柳树快下来,我爷爷请你去。”顿时男生楼一片大哗:“小柳树快下来,小柳树快下开。”嬉笑声不绝于耳。老四王海东说“老大你真厉害,又钓上一个美女,不知你的穆彤姐姐知道可怎么办?”

“别瞎说那是吴教授的孙女,请我去给她奶奶治病。”

“老大,你什么时候又会给人看病了”老四一脸崇拜的说。柳树生穿上衣服一边向外走一边说:“本老大的本事大着呢,你就慢慢的崇拜吧!”

来到吴老家,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四十几岁的人和吴老正在等候,一见柳树生快步迎了上来,那男的紧紧握住柳树生得手说:“谢谢你小老弟,救了我的母亲!”眼中竟然闪出泪光。

吴老走上前来,笑呵呵的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子吴涵宇,儿媳刘淑珍,现在江北省工作,昨天晚上听说病有好转,连夜坐飞机赶了回来。”

“爷爷,还有我那,你怎么就不介绍了!”一旁的吴老的孙女,噘起嘴巴满脸不高兴的说。

“呵呵,这是我的孙女吴茵,中文系的,你们同级,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哪!”

“他是名人,今年高考状元,又是钢棒女郎穆彤的弟弟,玩一个钢圈把孙大少吓跑,两万米长跑三十二分,一万米十公斤负重十七分的怪胎,现在学校谁不认识他啊,只是他不认识我罢了!”柳树生一听,自己在学校还有这么大的名气,一时呆了,心想:今后还是要低调一点,免得惹事生非。想到此遂说:“你说的事我还真没注意,确实是太张狂了,令大家耻笑,今后一定改之。”

吴涵宇两口子听到这一番话,除了感到惊讶之外,均想这小伙子不错,难得小小年纪知错即该,却也是可造就之才,假以时日必定前途无量。

柳树生问了问病人的情况,又上楼给病人把了把脉,感到脉象沉稳,将百花蜜酒加了少许的量,给病人服下,一番运功发力,只见病人缓缓地睁开眼睛。

“爷爷快看,奶奶睁开眼睛了。”

“玉晗,玉晗,你终于醒过来了。树生同学谢谢你”老教授是老泪纵横,吴涵宇两口子也是热泪盈眶,连声道谢。

柳树生见此情景,也是十分激动,他想起了爷爷,是爷爷成就了自己,不知爷爷现在哪里?想到这里一时也是眼含泪花久久不语。

“吴老,师母体弱需要休息,请您下楼去,我还有话要对您讲。”

“好好,留下淑珍照顾你师母,我们下楼。”

“我反对,”一下楼吴茵就对众人说“小柳树不能叫奶奶师母!”

“那你说应该叫什么,我是他的老师,不叫师母叫什么!”

“要叫奶奶!”随着一声话音,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柳树生顿觉一阵头大。

来人正是穆彤,原来昨天中午见到柳树生后,也没说几句话,就见柳树生急匆匆跑掉,直到快上课也没见回来。下午和堂妹穆虹约好一起去看爷爷,在爷爷家住了一晚上,今早回校上完课来找柳树生,才知道已被吴茵爷爷叫来,听李军说是给吴茵奶奶治病.吴茵奶奶的病况,早听爷爷讲过,已是弥留之际,多少专家教授束手无策,这个弟弟可真是胆大包天,一着急就跑过来了。在门外听到情况还不算太糟糕,这才在听到吴茵的话时就随口答上了一句。

“吴爷爷好,吴叔叔好,茵茵你也好”穆彤落落大方一一问好。吴涵宇在外地工作,很少回京一时倒也认不出来,只见穆彤打扮的异常清秀,蓝白格子的长版T恤,雪白的脖颈若隐若现,水磨蓝牛仔裤,紧紧裹住两条修长的腿,一米七的身高,曲线美妙动人。

吴老见状知道儿子已忘了来人是谁,忙介绍:“你不认识她了,帽儿胡同穆老的孙女穆彤吗”提起帽儿胡同的穆老,京城官场上无人不知,主管中组部的,全国管官的大官。

“是小彤彤啊,几年不见长成大姑娘了,叔叔一下子都认不出来了,快请屋里坐。”

来到客厅,穆彤对吴爷爷说:“吴爷爷,我听说小柳树在给奶奶治病,他行不行啊”一脸焦急表露无疑,“我先去看看奶奶。”说着拉起吴茵向楼上跑去。

一会两女下来就围着柳树生开始上下打量,把柳树生看得心里直发毛。穆彤看了一会才说“你说茵茵啊,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啊,连医生都会做,奶奶那么重的病都能治好,他还是不是一个人啊?”

“彤彤姐,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直到昨天下午305医院的副院长张伯伯,来确定奶奶的病有好转时我才相信,张伯伯可是国家心血管方面的专家啊!”吴茵高兴地眉色飞舞的说道。

说实话任何一家有病人都想找一个好医生,更何况像吴老这种经常出入党和家里的大学者,又有谁会完全相信一个毛头小子呢,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不是对病人的病已经处于绝望状态,任谁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对不起树生同学,”吴老一脸尴尬的说道,说着瞪了茵茵一眼,小丫头这才明白,自己心直口快闯了大祸,用手挡住自己的小嘴发起呆来。

“吴老,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毕竟你对我还不了解,您这样做我还要感谢您哪,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想请您叫一位专家来检查一下。从现在病人的情况看,估计用不了一个月就可痊愈了。我现在给您开一个方子,您去准备一个大木桶,将药煎好后放入木桶,兑水至三十度,给病人泡澡十五分钟,注意千万不能让病人感冒了!”说完写出一个方子交给吴老后郑重的对大家说:“这次的事情请大家千万不要外传一定保密,我可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在吴老一家坚决的挽留下,柳树生和穆彤只好留了下来吃饭,柳树生看到吴老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就又回到宿舍拿来一瓶百花蜜酒,将其中的一半兑了十倍的水,其中一半留给吴老嘱咐了用法,兑水的给大家每人分了一小杯,余下的给了吴涵宇,让他与妻子每逢三六九早上空腹饮一小杯。

吴老家的保姆,早就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大家第一次喝这种酒,异常兴奋,对柳树生的家世更加感兴趣,柳树生有选择性的一一告诉了大家,听到柳树生是一个孤儿,刘淑珍一股母性油然而生,同吴老和丈夫商量,一定要认柳树生为义子。当听到百花蜜酒的作用后,吴家人万分高兴,尤其是刘淑珍看柳树生的眼神,简直就是丈母娘看女婿。最后商量等奶奶的病好了之后,举行的认亲仪式。

宴会上最高兴的当属吴茵,自己有了一个,而且是一个有着强大能力的,自己一直都崇拜的,小姑娘心里乐开了花。

一旁的穆彤想起自己爷爷的吩咐,明天带柳树生去见他,也不知是福是祸。自从那天晚上爷爷那个警卫员回去后,爷爷的脸一直不见笑容,那条钢棒也被爷爷勒令带回去,在经过众多中央警卫局高手试验后,爷爷的脸色更加严峻。看来要和吴爷爷说一下,凭吴爷爷和爷爷的关系,打个电话一定会没事的。

穆彤想到这里,就对吴爷爷说了自己爷爷明天要见柳树生的意思,吴爷爷听后问柳树生:“树生啊,你知道穆彤的爷爷是谁吗?他爷爷明天要见你,你怎么想?”

“穆彤的爷爷是谁和我没关系,我也不知道,他想见我可能是因为我和穆彤交往的事吧?我和穆彤交往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再说我现在正在求学期间,我只想好好读书不会去想其他的。”吴老听后很高兴,年轻人如此有头脑实在难得,估计穆老见他也就是这个意思。

“你的心态很好,穆彤的爷爷明天见你,你就像见到自己的爷爷一样就行了,”好久没有说话一直在观察柳树生的吴涵宇突然说道,以他看来,像柳树生这样的年轻人实在难得,穆老一生阅人无数不会不识人,再说能得到穆老接见的人能有几个?这次如能得到穆老的赏识,前途将不可**。

第八章(意外认祖)

晚上,柳树生依旧按时来到小山上,子时一过,柳树生运功开启天眼,因为第一次眼所以入定时间稍长一些,脑中锁定穆彤,一时间景象逐渐清晰起来,像快放一样,一幕一幕出现在脑海里,出现的景象令柳树生大为吃惊。过了一会,感觉印堂发痛,知道功力已经不够,随即收功打坐起来。三个时辰已过,只感觉到遍体通泰无比舒服,此时天色已发亮,就来到*场跑起步来。

“柳树生,柳树生,”一个人大声喊着跑了过来,原来是火车站那个孙大少,孙仲仁。“怎么,孙大少找场子来了”柳树生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向宿舍走去。“不是不是,你听我说,我都找了你好几天了。”孙大少一路小跑跟在柳树生身后。原来自上次军训以后,带队军官回去向领导汇报以后,这位领导到孙仲仁家里窜门时,无意提起这件事,孙仲仁在一旁添油加醋又把火车站的事对父亲讲了,孙副参谋长听了很感兴趣:怪不得自己的儿子这一时期变老实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就叫孙仲仁请柳树生来家里,顺便看一看这个年轻的学生,如真有本领就招入麾下。

听到孙仲仁的话后,柳树生说道“我很想去军营看看,但今天不行,等一下我要去看一位老人”孙仲仁听后显得很失望,以为柳树生还在怪罪他忙说:“柳老大,火车站的事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咱们还是同学不是”一脸献媚之色惹得柳树生呵呵大笑“你说的不错,咱们是同学,不过今后先要学会做人,更不能仗势欺人,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不反对我们今后会成为朋友的。”

回到宿舍楼下,只见穆彤和吴茵正等在那里,一见柳树生忙迎上来,“小柳树,你快去换衣服,我们先去吃饭,九点钟我爷爷派车来接我们,吴茵也和我们一起去。”

九点钟柳树生等三人一起到校门口,一辆挂中央警卫局牌照的黑色奥迪车,准时驶来。

车辆驶入街道,朝长安街驶去,十分钟后车子到了一个大院门口,柳树生看到门口笔直的站着两个武警,看到车子时一起敬礼,车子驶入院内拐过一道影壁墙,停在一栋小四合院前,过来一个,把柳树生单独引到旁边的一个接待室里,交代了首长接见时需注意的事情,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带柳树生来到小四合院,把柳树生带到一个老人面前说道:“首长,客人来了”说完见老人摆手示意,转身离开。

柳树生见到老人一身唐装,脚踏千层底布鞋,花白的头发下一双浓眉,鼻挺口阔。炯炯有神的目光瞧向柳树生:“来了坐吧,”说完率先在当中沙发坐下,不由又仔细打量起柳树生来。

“叫柳树生是吧,嗯河西省双山县人,自幼被老神仙收养,学医练武习文倒是一个全才,今年的全国高考状元,火车站钢圈退敌,两万米跑三十二分钟,一万米十公斤负重跑十七分钟,前几天三招败敌,我没说错吧”老人将柳树生来历一一道来。

以老人的身份要调查一个人,自是轻而易举,本来听说穆彤被这小子迷住,心里还有点生气,但是看到调查来的情况,知道此子自小身世坎坷,仍然自强不息,倒是个文武全才,又看到他不卑不亢沉稳有加,自己三子一女生的全是女孩,眼看身后无人,如这小子今后能与彤儿结成夫妻,好好培养一番,也是一件好事。

老人正在暗自思考,门外走进两个人,只见那个贵妇人一见柳树生顿时眼睛一亮,走了过来:“你就是柳树生,是河西省双山县人?你父母是谁?”柳树生眼时已知道眼前的贵妇人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老人是自己的爷爷,进来的中年男子是自己的父亲,但是时候不到不能讲出来,讲出来人家一定以为自己是个攀龙附凤疯子。

“首长,我就是柳树生,我没有父母,是小时候老神仙爷爷把我从柳树上救下来的”旁边的中年男子看到也是一愣,十几年前的一幕立即浮现在面前。夫妻两人眼睛死死地盯住柳树生,好像一眨眼会飞走一样。

旁边的穆老看到,忙问:“你们夫妻今天是怎么了?”

“爸爸,你还记的你在河西省下放时,那一年您病重我们去看你时途中发生的事吗?”儿媳张兰芝哭道“就是那次把宝儿给丢了”

这时一个老奶奶听到后仔细的看了看柳树生,又看了看穆从军年轻时的照片,也忙赶过来问柳树生:“孩子你今年几岁了”

“老人家,我爷爷说我今年十七岁了,他把我从柳树上救下来时是深秋季节,当时我可能有一岁了,具体有多大我也不清楚”张兰芝一听时间地点都符合,马上激动起来。

“孩子快把鞋脱下来”说着也不等柳树生自己动手,张兰芝就给柳树生脱鞋。

脱下鞋来,只见脚心左四右三一共七颗豆大红痣呈现在众人面前,像这种特征亿万个人里也找不到一个,“儿子,妈妈可找到你了,十七年了,妈妈想死你了”说着张兰芝抱住柳树生嚎啕大哭,众人无不落泪,一时哭声一片。

此时穆老爷子已经断定,这个柳树生就是自己的亲孙子,听到一片哭声马上赶了过来,穆老爷子马上吩咐道“这里没事,你们立即给从武、从文、沁琳打电话,无论有什么事情都要在今天下午赶回来,我孙子找到了,回来了。”几十年了,穆老早已荣辱不惊,今天自己的亲孙子终于找到了,穆家后继有人了,能不高兴吗?

回头一看只见老伴与儿媳一左一右围在孙子身边,儿子坐在沙发上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舐犊之情表露无疑,穆彤却在哪里抹眼泪,吴茵的脸上却一时高兴,一时羞怯,不知在想什么。第九章(重见家人)

柳树生站起身来,把爷爷和奶奶搀到沙发上居中而坐,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喊了一声“爷爷,奶奶”把两位老人激动地热泪滚滚。又把爸爸妈妈扶到另一沙发上,也磕了三个头颤声喊道“爸爸,妈妈”膝行至妈妈面前,抱住双腿放声大哭,十七年的相思之苦,一旦得到释放不哭一个天昏地暗才怪呢。

爷爷来到孙子面前,抚摸着孙子的头,缓缓地说道“今天是我们穆家值得庆贺的日子,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

“彤儿过来,见过你的”妈妈招呼道“你们是双胞胎兄妹,叫穆国兴小名叫宝儿,你小命叫贝儿,这还是爷爷给你们起的名字哪”

现在的穆彤心里,用酸甜苦辣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自己喜爱的小弟弟一会的功夫,鸡变鸭成了自己的,老天啊,你也太会捉弄人了!

一声怯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穆国兴抬头一看,只见穆彤就像雨打梨花,那个刁钻古怪的小姐姐不见了,变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妹妹。穆国兴揽过穆彤,在妹妹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叫了一声“妹妹”

“哈哈…好好”一声爽朗的笑声从穆老爷子的口中发出:“彤儿立了一个大功,要好好的奖励,不过奖品要和妈要啊”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现在要回学校一下,一小时后就回来”穆国兴担心吴茵奶奶的病,今天是第三天了,也是最后一次用内功治疗,向家人说明后,穆老按铃招来秘书吩咐道“这是我的亲孙子,你陪他去一趟学校到吴道之家,回来时顺便介绍给大家认识”

和吴茵一起,在秘书黄大观的陪同下来到吴老家,一番治疗后,病人已大有好转,已经可以吃一些流质食物,并可同家人简单交流。吴茵叽叽喳喳的讲了今天发生的奇遇,一家人纷纷向穆国兴道喜。

回到宿舍,将百花蜜酒及制作材料让司机装上车,准备送到爷爷那里存放,穆国兴一直提心吊胆,宿舍人多杂乱,担心哪一天被人偷喝了闹出人命来,那就麻烦了,放在爷爷家,万无一失,有谁见过中央首长家丢过东西?

秘书黄大观今年四十岁了,已跟了穆老八年,对穆老一家十分熟悉和忠心,穆老一家门庭显赫,忠心为国,唯一缺憾是后继无人,今天唯一的孙子被找了回来,这可真是天大喜事。前几天听穆老说准备把自己放到河西省一个市去当市长。河西省是穆老发祥地,门生故旧众多,如今穆老的三子穆从文在那里当,自己去后的工作必定好开展。自己走之前一定要把穆老唯一的孙子照顾好,让他尽快融入这个圈子里。以报答穆老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车子回到大院里,黄大观吩咐司机把车停下,召集众,一一为穆国兴介绍,并给了一张特别通行证。穆国兴彬彬有礼的同众握手致意,谦虚稳重宽厚颇有穆老的风格,大家称赞声不绝于耳。

刚进到小院里穆彤跑过来拉住穆国兴的手说“姑姑和姑夫,还有茹儿表妹来了,正等着见你呢”

“宝儿,宝儿,快过来给姑姑看看,姑姑想死你了”穆国兴看到一个**带一眼镜男子和一个扎马尾辫的小姑娘迎上前来,姑姑一把就抱住穆国兴哭了起来,如释重负的说道“宝儿你回来就好了,姑姑受得罪也到头了”说着又大哭起来。

原来在宝儿刚过一周岁时,穆老在河西省下放的地方打来电报说穆老病重,想看看孙子孙女。当时穆从军兄妹四人正被集中学习不准离开,后经特别指示,父母和姑姑才得以带宝儿和贝儿前去探望。

来到东阳地区,已不通火车,此地离吴老下放的地方还有八十公里。穆从军找到父亲的老部下,时任东阳军分区司令的李存勇,李司令一听老首长病重,马上派了两部吉普车带随身警卫员一起前往,穆从军抱着贝儿坐在副驾驶位上,张兰芝晕车,就由穆沁琳抱着宝儿一起坐在后排,车到双山县境内,下雨路滑刹车失灵,在一个急转弯时冲下公路,穆从军眼疾手快,抱着穆彤跳出车子,张兰芝和抱着宝儿的穆沁琳随车一起翻下山涧,直到碰到一颗大柏树才停了下来,司机当场死亡,穆沁琳头部受到撞击过去,宝儿被甩出车子不知去向,李司令与穆从军忙着救人,直到把人送进医院才返回寻找宝儿,但一直找了两天也无影无踪。

从那时起,穆沁琳一直认为是自己丢了宝儿,时时内疚自责,无颜面对自己的哥嫂,也不敢见父母,整日里郁郁寡欢。今天看到宝儿回来了,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想想自己这十几年受的罪终于得到解放,委屈的又大哭起来。

穆国兴直纳闷,姑姑这是怎么了,哭起来没完了,爷爷在一边说“宝儿,就让你姑姑哭吧,这十几年也苦了她了”

一一见过姑父宋学海和表妹宋茹,姑姑也渐渐的停止了哭泣,穆国兴从他带来的东西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交给妈妈:“这是我老神仙爷爷在我上学前给我的,叫我看到妈妈时交给您”张兰芝打开布包一眼看到一条小毛毯,姑姑忙抢过来一看叫了起来“快看,这就是我绣的字”虽然十几年过去了,但是上边绣的‘宝儿’两个字却是清晰可见。

第十章(家中交谈)

下午五点,在江南军区任副司令的二叔一家到了,六点钟在河西省当的三叔也赶了回来,诺大客厅坐满了人,穆国兴给众长辈逐个行礼认亲,爷爷去书房打电话,爸爸和两个叔叔及姑父在一起聊天,妈妈正在和二婶、三婶一起陪着姑姑抹眼泪。穆老家里比过节还要热闹。穆彤和二叔家的穆虹妹妹,三叔家的穆洁妹妹,姑姑家的宋茹表妹一起围着穆国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当听到雷人的表现时,无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个就像看外星人似地,盯着。奶奶则与几个在餐厅里忙活,任是谁也别想把她从餐厅里拉出来,大孙子第一天回家,当奶奶的能不忙吗?

家宴以后,穆老召集三子一女和穆国兴来到书房,穆国兴向诸位长辈详细介绍了自己和老神仙爷爷学艺的情况,但隐瞒了自己能眼的功能。当众人听到老神仙对穆国兴的人生设计和为此所做的种种准备时,心中万分感激,尤其老神仙对国家的一片赤子之心,无不肃然起敬。当穆老问到穆国兴今后的打算时,穆国兴表示他不想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起码现在要学好本领,将来才能有更大的作为。穆老听到爱孙的话后,不由的点了点头,同意了穆国兴的意见,但在穆老的坚持和众长辈的劝说下,答应了爷爷自己每个周六来看奶奶,周日回爸爸妈妈家。

穆国兴把老神仙爷爷给他的小木箱搬进了爷爷的书房,把百花蜜酒的功效和制作材料全部交给爷爷,由爷爷掌握。听到百花蜜酒的神奇,大家无不惊奇,尤其是作为胸外科专家,405医院副院长的姑姑就像得了宝一样,坚持要拿一瓶百花蜜酒,准备拿回医院进行化验,如能成功复制,没准就能得诺贝尔奖。

由于刚才家宴上,穆国兴看到爷爷只吃了半碗饭,就问爷爷的身体状况,得知肠胃不好时便给爷爷诊脉,不过是在战争年代时落下的萎缩性胃炎时就对爷爷说“爷爷,你和奶奶每天早上空腹喝一小杯,一个月后所有的病会全部痊愈,常喝会长命百岁,老神仙爷爷今年120多岁了,走起山路依然健步如飞,普通年轻人都赶不上哪”爷爷一听高兴的呵呵大笑:“我不需要活那么久,能健健康康的为国家多做点事就可以了”

穆国兴对爸爸和二叔三叔、姑姑说“老神仙爷爷讲过:人不到甲子之寿不能饮,如误服则七窍流血,抢救不及时会死亡,四十岁以后可兑十倍水隔天吃一小杯,可使人身体强壮,百病不生。我敢保证咱家的人每个都会长命百岁的。”穆国兴可没说会令男人性功能异常强大的话,不知今后他们知道后会如何想,爸爸和二叔三叔、一听均向爷爷投去祈求的目光。

“好了,既如此就让国兴孝敬你们每人一瓶,剩下的我替国兴保存”穆老说后吩咐穆国兴:“你今天第一天回来就回爸妈妈家里去住,妈肯定有好多话要对你讲,你先和妈回家,我们还有事情商量。”

当晚,穆老家楼上的灯光亮到了很晚,没有人知道商议的内容,但是细心地秘书黄大观却发现,穆老的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平凡的学习生活日复一日,穆国兴新的身份也被大家接受,他依然低调的重复着宿舍、课堂、图书馆的生活。穆彤还是每天等在楼下,不过却多了一个吴茵,图书馆的员发现,那个喜欢翻书的大男孩,翻书越来越快,陪伴他的美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吴老妻子的病已痊愈,由于经常服用百花蜜酒,老两口花白的头发重新变黑,身上的皮肤也变得富有弹性和红润,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把他们同六十多岁的老人起来。305医院的张院长甚为奇怪,一个垂死之人,怎么就突然好了呢?数次询问吴老都没有答案,就以为是自己的医术高明,才使病人恢复健康,于是连续在国内外发表了数篇论文,名气更加响亮,一时门庭若市达官贵人争相结交。

只有吴老全家人知道内情,但全都保守这个秘密。吴茵的妈妈也几次给穆国兴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至于感谢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吴老一家已彻底的认为穆国兴是自家的女婿。经常叫吴茵去请穆国兴兄妹来家吃饭。吴老还专程去拜访了穆国兴的爷爷,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穆老只是呵呵大笑,顾左右而言他。

穆国兴的爷爷和奶奶吃了百花蜜酒后,身体益发强壮,爷爷每顿能吃一大碗饭,多年的病一扫而光,走起路来直追壮年,搞得穆老的一帮老伙计直纳闷,这个老家伙怎么就返老还童了。奶奶原来腿痛的病也不见了,每天都跟着电视学跳老年迪斯科,两老的变化令所有的深感惊讶和高兴。

每个周六爷爷都会派车来接穆国兴,有意识的把一些关于政治经济的文件给穆国兴看,并就此同爱孙展开讨论。穆国兴通过把眼看到的情况,结合自己学来的知识,有理有据向爷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许多问题往往一语中的,在会上经常获得全票通过,令爷爷大为欣赏,私下常常对穆从军说;此子如早生二十年,成就不在你我之下之类的话。

周日回到自己家里,爸爸也会同他探讨一些经济方面的问题。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国务委员,工作十分繁忙,但是每个周日上午同儿子的谈话却是雷打不动。今天主要谈的是发展经济的问题。

“爸爸,我们国家现在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现时已经严重落后,从根本上制约了国家的发展。当然计划经济也有其特殊的作用,如战争年代,或者生产力极端落后的情况下可以实行。目前这个问题不解决,任何发展经济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只有实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穆国兴知道过不了多久,伟人就会发表这样的讲话,随之市场经济也会逐步开展起来,在这时老爸如能率先提出发展市场经济的理论,老爸今后的威信将大大提高,对仕途会有极大的帮助,进也不是不可能的。说完看到老爸已陷入深深的思考,就悄悄地离开书房到楼下客厅,看到妈妈正坐在那里无聊的看着电视。

张兰芝自从把儿子找了回来后,已把全部的心思用在穆国兴身上,儿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牵挂在心里,这时见儿子来到自己的身边就说:“儿子,你外公已经几次打电话,让你去一下他家里,你每次回家都被爸找去谈话,今天谈完话了吧,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今天就去好吗”穆国兴看到妈妈期望的目光,想到她为自己做的一切,知道自己陪时间太少了,就说“同爸爸的谈话已经结束了,他正在思考问题。其实我早就想去看外公外婆了,我们就和彤彤一起去吧”“你妹妹早就去你外公家了”张兰芝一听儿子同意和自己一起去外公家,非常高兴,马上就给娘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一会就到。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