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九零:娇妻,超凶哒!

更新时间:2019-10-09 17:36:35

重生九零:娇妻,超凶哒! 已完结

重生九零:娇妻,超凶哒!

来源:西瓜书城 作者:简单 分类:重生 主角:简芐白锦河

小说主人公是简芐白锦河的书名叫《重生九零:娇妻,超凶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简单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她遭亲人算计,爱人背叛,一跃跳楼,死的凄惨。一朝重生回到童年时代,她发誓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斗极品,护家人,一手虐渣一手致富,这种生活简直不要太爽!可没想到,竟然再次遇见了前世的那个人。只不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零:娇妻,超凶哒! 第二章 前生 免费试读

第二章前生

大清早,一声吼叫,吵醒了整个家里的人。

良玉青,简建山和简爷爷跑进房间里,就看到白锦河懵然地坐在地上,床上的简芐捂着肚子,一脸又气又疼的可怜模样。

可把简爷爷心疼坏了,抢在良玉青前大步跨到床边,“卡卡,爷爷在这,是不是疼了!”

简芐眼泪婆婆摇头,眼角却是瞪着对她来说是陌生的男孩。

昨晚她怎么会和害她烫伤的男孩睡到一块了,而且一大早醒来,这人抱着她胳膊睡,还莫名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恐惧感,偏生她不能说,她前前后后活了快三十年,怕一个四岁的娃?

见简芐那不需要她,良玉青把白锦河抱起,关心问,“小河怎么坐在地上?摔下来了?”

白锦河没出声,只是别扭挣脱开良玉青的怀抱,头低着看地,手指揪着衣服,活脱脱一副被欺负了的小欺负。

简芐眼皮一跳,是她把人踹下床。

许是简芐太过异常,简爷爷反应过来看向白锦河,面容上浮现惆帐,先是叹口气,重新转向简芐,温声,“卡卡,这是白锦河,跟你一样大,爷爷的朋友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他就......”

后面说了什么,简芐都听不进去了,脑子跟炸开了一样,死盯着那张完全与成熟稳重白锦河完全不像的瘦巴巴小脸。

难怪......

白锦河......

白锦河......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到了上了大学才会认识。

“简芐,我和你好像对方缺失的那一半,没人比我更合适你。”

“是我拿的文件,是我把伯父伯母的行踪告诉简垒,也是我监视的你,简芐,你恨我吧,恨我这个**!总之,我是不会放你离开。”

“简芐,以前我有多嫉妒你,就有多爱你。”

“简芐......简芐......”

前生的事在脑海一锅粥的搅,最后,简芐不知道自己怎么晕了过去,当天发起高烧,肚皮的烫伤好不容易消退些,开始化脓。

简芐陷入一个怪圈里,眼睁睁看着爸爸出车祸,妈妈摔断了腿,郁郁寡欢去世,她唯独一次信了爱情,信了白锦河,得到的是一刀一刀捅地满身窟窿。

白锦河算是花了功夫,给她造了一个城堡,她曾经喜欢的,能搬都搬了进来。

而那天艳阳天,竹子郁郁葱葱,简芐站在天台上,望着遥远的地方,尽头的山峦,跳了下去。

能重活一次已经是恩赐,简芐用了好长时间想过,前生的事就当梦一场,烟消云散,这一生守着家人闲散地过,窝在源县,哪也不去。

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遇上白锦河,白锦河是说过,我嫉妒你十几年了,哪来的十几年?小时候都没见过他。简芐当他是说情话开玩笑,白锦河还说过很多类似的玩笑......简芐不敢再想下去了,如同雷区,在想下去就不受控制。

简芐迷迷糊糊找回意识,后脑勺像被砸了一下,迫使她睁不开眼睛,妈妈和爷爷的说话声十分清晰。

“卡卡怎么样了?”简爷爷焦急声。

“烧退了,还没醒,医生说是吓着了,没什么大事。”良玉青应。

“都怪我,忘了留水。”

“爸,不关你的事,小孩嘛,好得快,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对了,小河怎么样了?”

简爷爷连叹了几声气,好一会儿出声道,“可怜的娃啊,一家子都没了,精神扛不住,医生说可能是自闭症。”

“啊,那不是痴了?难怪跟他说什么都不吭声。”良玉青惋惜又同情。

简芐胸口突间室息,手指忍不住轻颤,她没想到,不可一世的白锦河童年经历跟二二十多年后的她相似。

若不是提早三年,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白锦河的爷爷是爷爷的好友,白锦河曾就在她的隔壁。

简芐的心沉入谷底,仿佛看到恶龙的深渊,白锦河的心思太可怕了,明明认识她,还装着初识,再后来的算计,一步一步都是圈套。

那些屈辱,恐惧,一幕幕重现,简芐再倔强,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一直守着的良玉青立即注意到,急问,“卡卡,醒了?是不是疼了?”

简芐只觉得心脏被撕开的钝痛,听着家人的关心,一阵酸楚竟硬生生压下了陈年往事的伤痛,她睁开泪眼,隐去眸中若隐若现的血意,弱怜看着良玉青,简爷爷,“妈妈,爷爷,我疼......”

“妈妈给你擦药,擦药就不疼,乖啊。”

简爷爷和良玉青小心翼翼上好药,简芐看着两人暖暖的,而后起了倦意,又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旁边多了一个人躺着,简芐怔了好一会儿,才把眼前这小孩和成年的白锦河对上,接而用了极大的忍力,不把人第二次踢下床。

简芐多看了几眼,心里升起一丝同情心,这对她来说,可不见得什么好事,此时的白锦河与大多乡下孩子无二样,皮肤黝黑,瘦得骨骼都可见,明显营养不良,谁能想得到,长大后会长成一副妖孽样,骗得多少女孩的芳心。

几次她都差点觉得仅仅是重名,认错人了,在知道白锦河的父母名字后,认死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

没再看下去,简芐收回视线,用力吸了下鼻子,瞪着天花板。

说出来的不对劲。

接下来住院几天,白锦河黏着简芐不放,简芐到哪他跟到哪,一个字不会说,光睁着那双乌黑干净的眼睛,简芐要是不让跟,抿个嘴,楚楚可怜。

可能是简芐太好说话了,以至于白锦河又把她当慈善家了。

简爷爷天天提耳说白锦河多可怜多可怜,要简芐照顾着他点,简芐隐忍着黑脸,没发火。

要不是行为举止跟痴儿一样,简芐都忍不住怀疑,这人是不是跟她一样是的。

论上世白锦河比她大个三岁,事事迁就她,照顾她,如今同岁了,倒是反着来了,简芐甩了甩不清的头脑,不就是那些好,才让他的阴谋得逞。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