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九鬼压棺

更新时间:2019-11-11 16:39:29

九鬼压棺 已完结

九鬼压棺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桃花渡 分类:灵异 主角:李北斗程星河

主角是李北斗程星河的书名叫《九鬼压棺》,本小说的作者是桃花渡创作的灵异故事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刚搬来的女租户总听见卧室内有异响,向我求助,我一看监控就让她立刻搬家.........展开

本书标签: 腹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九鬼压棺 第19章 你会望气 免费试读

第19章你会望气

这女的贵为天师府的人,竟然跟鼠须是一路货?不,更重要的是,他们弄**什么?我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难道要倒卖我的肾?一个个一表人才的,怎么比斧头帮还黑。

还有古玩店老板,好歹算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一没刨他家坟二没踹他家门,竟然这么坑我。

这时那个女的蹲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像是没拿我当人,而是当什么个物品在观察—好像是在给我相面。

这一下,她跟的很近,我闻到了一股子木料的香气,带着点清冷带着点神秘,跟她特别相配。

不得不承认,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好人,但颜值即正义,她长得是真好看。

但就在这个念头浮起来的一瞬间,我的右手食指跟同时被一万根针刺了一样,炸了似的疼,前头是疼过几次,但全没有这次这么厉害,我没忍住就惨叫了一声。

那个女的挑起了眉毛看摁我的人,那几个人立马慌了,赶紧自证清白:“不是我弄的不是我弄的。”

我一寻思,索性来了个就坡下驴,戏精附体哀嚎了起来—我已经看好,门的位置就在那女的背后,只要这些大汉一松手,我有信心能找机会窜出去。

小时候老头儿揍我,我都能从他的铁掌下滑出去,这帮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的东西算个屁。

果然,那女的开了口:“松开。”

这个声音......简直让人心尖发颤,真好听!

食指上的疼本来退下去了,但是随着我这个想法,比特么刚才更疼了一倍,硬要形容的话,就好像指尖**进了转笔刀里削一样!

我暴了一脑壳的汗,后槽牙快咬碎了,不过我觉出来,摁着我的手全缩了回去了。

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用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翻起来,贴着那女的左边,就往门外蹿了过去—我反应一直比普通人快,更何况练过田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拦得住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那个女的非常轻盈的转身,用几乎跟我一样快的速度攀上了我的胳膊,纤纤细指重重往后一拉,我就看见天花板在我眼前飞过,接着听到脑勺后一声脆响,剧痛才蔓延开来,一股子湿意在我头发下扩散,流血了。

周围噤若寒蝉,我以仰面八叉的全新姿态,重新躺在了地上,看着头顶的豪华吊灯,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这么怕这个女的了。

那个女的跟没事儿人一样,居高临下,冷冷的说道:“怎么不喊了?”

张无忌说过一句话,原句记不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长得好看的女人都不是好鸟,果然没错。

那女的蹲下,我看到自己一张脸倒映在了她寒潭似得凤眼里,她接着说:“我亲自问你,那珠子哪里来的?”

“我说是鸟窝里掏出来的,你信吗?”

她还没说话,刚才那个审问我的老头儿冷冷的说道:“胡说八道!蛟珠还能自己飞到鸟窝里?”

蛟珠?真的假的?

三舅姥爷给我讲过,蛇成气候为蛟,蛟成气候为龙,会修行的动物都有内丹,蛟龙就是靠着修蛟珠化龙的,传说中这东西吃下去要成仙的!

难不成,梦里的女人给我这个,是对我好?

这时一个一脸精悍的年轻男人冷着脸插嘴:“杜先生,我看这小子嫌疑很重,不如把他带回去慢慢审。”

我在脑震荡的余韵里慢慢清醒过来道:“你们疯了,你们这是犯法的知道吗!”

那个年轻男人眼神还是很冷:“那种法管不了我们的事。”

这时,我看到这个年轻男人脸上的气,忍不住说道:“你撩不到喜欢的妹子心火旺,正没地方发泄呢是不是?我告诉你,人家瞧不就是因为你心胸狭窄,疑心重,没事不能找找自己原因,少坑害无辜?”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全愣了,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个精悍男人。

那男的表情也变了:“你说什么?”

这男的奸门失火,一片大赤,显然是求而不得,心焦气躁想表现,无奈何眉间发乌,我看就是因为这个,人家才不会正眼看他。

那男的顿时很尴尬,周围的人显然也心知肚明,都像是忍着笑。

那个被称为杜先生的女的看着我,忽然说道:“你会望气?”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片尖叫声,还有东西翻倒的声音,我想起外面是珠宝行,心说难道来劫匪了?

不对......还有一个声音—窸窸窣窣,物体滑行的声音!

我一错眼,从门缝里看见了古玩店里出现过的淡青色,立马忍着头痛爬了起来:“有东西进来了!”

话音未落,门咣的一下被冲开,我一瞅,一身鸡皮疙瘩全炸起来了。

外面是数不清的蛇!

那些蛇,跟古玩店老板门面里的一样,颜色各异,数量惊人,上次是蛇地毯,这是是蛇洪水!

而且,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你们谁偷了我的东西,还给我!”

门廊外面站着一个细瘦女人的身影,身上带着淡淡的青气—三角脸!

虽然情况来的很急,但这些人竟然都能训练有素的应对,果然是精英,我反应很快,发现窗户挺大,决定从窗户外面翻出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从玻璃的反光上,看到那个姓杜的女人有点不对劲儿。

其他的人都在对付蛇,唯独她脸色苍白一动不动,虽然像是在努力克制,但是两只手微微发抖。

她好像很怕蛇。

偏巧就在这个时候,她前面一个人被蛇缠了脚,倒在了地上,其余的蛇顺着那倒下的人,就滑到了她脚下。

她也没有刚才对付我的能耐了,拼命往后退,可身后正是一张桌子,根本退无可退。我还看出来了,她灾厄宫一股子黑气,显然最近会遇上劫难,难道就是现在这情况?

我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两步蹿过去,就把她背在身上了。

很久之后每当我回忆起这个决定,都觉得当时可能是吃错药了。

而那些蛇跟之前一样,一碰到我,好像我比它们还毒似得,拼命往后退,又一次给我让出了一条路。

姓杜的女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则回身就往窗户那跑,但姓杜的女人立刻用胳膊勒住我:“等一下!”

我火头子顿时就上来了,救你是情分,不救你是本分,你还真拿我当马骑是怎么着?

可还没等骂出来,我就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了—那个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一条蛇正要把珠子给吞下去。

我心说好人做到底,就当我上辈子欠你的吧,于是我一手反按住她的腿,一手捞起了珠子—这个姿势非常暧昧,我感觉出来,她贴着我的皮肤瞬间就烫了起来。

珠子到手,剩下的天师府的人还被蛇的洪流缠住,我跑到窗户那,可一伸头差点骂了娘—我还忘了,这是七楼,跳下去就得血溅当场。

但窗户下面有个空调外机,正能容一只脚,我要是顺着往下踩,说不定还真能逃出去。

于是我就问这个姓杜的:“你有恐高症吗?”

她勉强摇了摇头。

那就好,不过这下手里就攥不了珠子了,反正平时也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就把珠子塞在了嘴里,一手背她一手攀窗,利落的就跳下去了。

结果一拉栏杆,就给我烫了一个哆嗦,好险没松了手,对了,今天三十五度,铁栏杆被晒的能烤火腿肠。但我还是咬牙坚持住了—我手上挂的是两条人命,扛不住也得扛。

姓杜的女人盯着我的手,抿了抿嘴,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又粗又长的东西冷不丁的从上面垂了下来,是个蛇,正对着我们吐信子—四颗尖牙,是毒蛇。

姓杜的女人顿时一紧张,胳膊一下把我勒紧了,她虽然轻,但好歹也是好几十斤的分量,我脚底下踩的又不实,一下就带的我给侧翻了下去。

风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心里唯一的念头竟然是很庆幸—幸亏我已经把医药费凑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不知道从哪儿伸了出来,攥在了我的手腕上。

这只手油腻腻的,沾着点椒盐。

程星河的头从一面窗户里探出来,嘴里还嚼着点腊肉。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来了?”

这货不是在医院睡觉吗?

程星河瞅着我,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说话讲不讲良心,我不是来救你的,还能是来偷腊肉的?”

我看像。

等安全着陆,我的心又提起来了,这女的身手了得,不会还要铁面无私的抓我吧?我一个人不是对手,不知道加上程星河能不能够用。

那女的似乎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说道:“你放心,我看出来了—你不像是贼,我信你。”

是啊,天底下哪儿有救捕快的贼呢!算她有点人性。

对了,珠子还在我这,最多我还给她。

可想到了这里,我才傻了眼—,珠子刚才还含在嘴里,什么时候没的?那玩意儿也不小,我竟然怎么咽的都不知道?

我只得不好意思的说:“要不,等我上厕所上出来再还给你吧,放心,到时我给你冲干净了。”

姓杜的脸色一青,勉强说道:“不用了,那蛟珠......出不来了。”

我胃里是胃酸,又不是硫酸,按说溶解不了吧?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江瘸子和我这不到四十天的命,我就问姓杜的:“既然你们来了,那我正好就问问,你们跟九鬼压棺......”

可这话没说完,我就觉出程星河偷偷踩了我一脚,显然是不想让我说。

咋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机会好吗?

可姓杜的已经听出来了:“你也知道九鬼压棺的事儿?”

我多了个心眼,就模棱两可的说道:“算是吧,听说九鬼压棺底下的东西被你们天师府给放出来了......”

“不是。”姓杜的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东西确实已经被人带走了,但我们也正在抓那个人—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来历,为了那个东西,连命都不要了。”

我后心顿时凉了—我,就是带走那个东西的人。于是我就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就告诉我:“按理说那东西根本出不来—除非有一个特殊命格的人,以自己的身体为容器,把它带出来,那东西只要在那人的身体栖息四十九天,就以那人的命为血祭,重获自由了。”

所谓的特殊命格,就是辰年辰月辰日辰时出生的?

我压住越来越紧的心跳问,那如果找到那个容器,你们怎么办?

她轻描淡写的回答:“活埋回九鬼压棺地,把局修补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