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言情 > 深情难负:娇妻束手就擒

更新时间:2019-12-01 18:16:46

深情难负:娇妻束手就擒 已完结

深情难负:娇妻束手就擒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露甜妃雪 分类:言情 主角:余昭萧腾

经典小说《深情难负:娇妻束手就擒》是露甜妃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昭萧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余昭失去了一切,阴差阳错入了萧腾的眼,在他的帮助下改头换面,以他情妇的身份卷土重来。想要欺负我的人先看清楚我男人身份在说话!我余昭无所畏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情难负:娇妻束手就擒 第十三章自投罗网 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自投罗网

既然已经知道父亲在爱馨园养老院了,余昭打算亲自去把爸爸接回来。

可是,根据萧腾给的资料上的,这个养老院位置有些偏僻啊,就那一带听说经常发生斗殴事件,很不安全。

不过,也不能不去。

中午,萧腾的秘书依然打了电话余昭去流云餐厅陪萧腾用午餐。

“今天下午,你哪儿也别去。”萧腾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为什么?”余昭正打算说她要去找父亲的事情,突然觉得不对,萧腾的反应有些奇怪啊。

“听我的。”说完,萧腾也没解释,就结了帐走了,“小余,送她回别墅。”

这时,有个服务生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是一杯滚烫的咖啡,余昭因为萧腾莫名其妙的话有些着急,一起身,就撞到服务生了。

余昭下意识伸手一接,一整杯咖啡直接倒在了她的手上,烫得她“啊!”一声,痛死了!

萧腾听到声音,三步并做两步地回身冲到余昭面前。

余昭勉强笑了笑:“没事儿,我就是…”

萧腾没应声,只低头去看她的手,见她手背上红了一片,不由得皱了皱眉,直接拖着他离开餐桌,往餐厅休息间走去。

路上遇见形形**的人,余昭什么也没想,只管跟着萧腾走。小余倒是有些尴尬,想不到少爷会这么担心余小姐。

萧腾先把余昭拉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冲她的手。冰凉的水流过手背,水声哗哗的响。余昭抬头看向镜中的萧腾,有些不知所谓地叫道:“萧腾…”

萧腾到这个时候才同他说了句话,却只是极轻、极轻地“嗯”了一声。

只是这一声,余昭动荡不安的心忽然落了地,才想着萧腾反对自己马上去救父亲,应该是有别的考量吧!

萧腾垂着头,专注地盯着余昭的手,微红的手背被冷水冲得有些发白,余昭道:“萧腾,可以了,我已经不疼了。”

有时候,也只有不断被伤害,人才能够对疼痛感到麻木,如果有人体贴关心着你,那么可能受到伤害的时候,痛感就会强烈许多,这大概就是人性的一部分吧!

萧腾仍旧握牢她的手腕,说:“再冲一会儿。”

说着,抬起眼睛匆匆瞥了余昭一眼,又迅速地转开去,道:“你别忘了,你有我呢,答应你的,我都记着。只要你好好完成你的工作,爸那儿,不是问题。”

余昭没说话,只是转过头,面向洗手间洗手台那的镜子,光明正大的透过镜子看萧腾,用目光描绘他侧脸的轮廓,发现,萧腾的脸还是那么冷硬,但是,又总觉得有些面冷心热,淡淡地一笑说道:“是这样,可有些事,我还是想自己承担。”

萧腾拧着眉头,紧紧地看着余昭,眼睛里有暗流涌动,突然松开余昭的手,取出手机来打了通电话:“对,是我…应该是烫伤了,拿医药箱过来…”

中间又停下来指挥余昭:“继续冲。”

余昭只好继续用冷水冲着手背,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

几分钟后,餐厅经理提着医药箱赶过来,颇为恭敬的开口道:“萧先生。”

萧腾微微颔首,跟他交谈了几句,从医药箱里找出一支烫伤药膏。

余昭察言观色,立刻猜到他就是这家餐厅的投资人。她这个时候倒是乖了,完全就是一副萧腾被烫伤了,娇滴滴又含情等着萧腾上药的样子,把个小余看得内心啧啧称奇。

回到别墅,余昭看着守在大门口的萧伯,又再看看自己的猪蹄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把那份关于父亲所住的敬老院的资料翻来覆去地看着,内心有了计较。

“萧伯,我想喝珍珠汤。”

“余小姐,少爷吩咐过,不能给你做珍珠汤。”萧伯无奈地笑了笑。

“那,算了,我去睡一觉。”

回到房间过后,余昭就用床单和衣服了一条绳子,一直垂到楼下。一切准备好后,余昭手一掀,把桌子上的一整套茶具都掀翻在地,发出一片碎东西的声音,直到听到萧伯惶急的脚步声,余昭才顺着绳子到了楼下,打开大门冲了出去。

出了门,余昭就叫了出租车,直接往养老院而去,她现在巴不得马上就见到爸爸。

这是一个老旧的街区,小巷道里都悬挂着路路边楼上楼下的衣服。过了小巷道,上了一条泥路,绕过一两个木料工厂,就看到了一座看起来就很糟糕的残破不堪的两层楼大院子,院子门口挂着一个牌子—“爱馨园养老院”

刚下出租车,余昭眼看着出租车司机掉了头,车子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正打算向敬老院走去,余昭忽然觉得身后有一阵脚步声,接着,余昭就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从敬老院里走出来一个人,不是赵彦恒是谁。

“哼,余昭,这是你自投罗网。”

“什么?”这是每个季度开一次的重要会议,萧腾前一分钟还在训人,下一分钟就猛地站起身来,“什么时候的事儿?”

眼看会议陷入尴尬,萧腾也只是皱着眉头强硬地说道:“会议中止,余下内容明天再行讨论!”

说完,萧腾就急匆匆地出了会议厅出了办公大楼进了车库取了车,一路上,萧腾把车速尽量开大了。

“萧伯,怎么回事?”萧腾想到早上赵彦恒给他打过的那个电话,心里那种不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不知道,余小姐突然摔碎了杯子,我上楼来,她就趁着下面没人守着跑了出去。”萧伯想了想,“这几天,余小姐一直在看一个档案袋里面的资料。”

萧腾点了点头,余昭这个,以为这些是她一个人能够抗的吗?

等到余昭渐渐从疼痛中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非常不妙。这应该是一个破旧的木工厂,余昭就被绑在中间的椅子上。她的嘴巴已经被塞上了,手脚都被缠了许多遍。

门忽然就开了,余昭看着走进来的赵彦恒,嘴角轻蔑地一勾。

笑?你是在笑吗?是,是挺好笑的,笑你—自投罗网的丰功伟绩吧?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