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都市 > 都市邪帝

更新时间:2019-12-01 19:46:20

都市邪帝 连载中

都市邪帝

来源:掌文 作者:逗比色 分类:都市 主角:唐正苏曼舞

主角是唐正苏曼舞的书名叫《都市邪帝》,它的作者是逗比色创作的社会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武道天才下山退婚,却被误会成提亲,女方家里嫌弃他土,各种侮辱嘲讽。他一怒之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邪帝 第1章 退婚 免费试读

“他坐在那里多久了?”男人。

“一个半小时了。”女人极为不屑的说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妄想凭借一纸婚书就娶走我们的宝贝女儿。爸也真是的,在世的时候不说,现在去世了这么久,突然冒出来一个娃娃亲!”

这是一间极尽奢华的客厅,吊顶的水晶灯发出绚烂却不刺目的颜色,吊灯下面的沙发上,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正襟危坐,茶几上那杯热茶已经凉了许久。

唐正目不斜视,心里颇为玩味儿。

他是来退婚的。

只是,这家人好像会错了意。

二楼的楼梯口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唐正微微偏头,看了过去。

上面走下来一男一女,是一对中年夫妇。

男的面容英俊,身形挺拔,女的也风韵犹存,摇曳生姿。

即便只是穿着普通的家居服,也难掩身上的贵气。

“你是叫唐正?”女人目光凌厉如刀,直视着唐正。

唐正站起身,礼数周到的点头道:“是。”

“你第一次来大都市,今晚就在这里住下,晚上让小铭带你出去转一转,感受一下江汉的魅力。”女人继续说道。

“好。”唐正欣然应允,面色平静,让人挑不出毛病。

女人顿了顿说道:“你刚到这边,应该还没有找到工作吧?”

“打算明天去找。”唐正如实回答。

“嗯,爷和我们家老爷子是旧交,工作我们可以帮你安排,你先玩几天,住的地方呢?”女人又。

“还没来得及找。”唐正说道。

“这样,我在华景新城那边刚好有套房子空着没人住,待会儿我让人把钥匙拿给你,你以后可以住在那里。”女人表情平和,却更像是在施舍。

“谢谢阿姨。”唐正礼貌的道谢。

女人点了点头,续道:“那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给小铭打个电话,你什么时候想工作了,再跟我们说一声就行。”

丢下这句话,女人挽着身旁始终不发一言的男人,就要转身离开。

唐正嘴角微扬,喊道:“阿姨,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

女人不着痕迹的颦起了眉头,重新转过身看着唐正,语气略微有些加重的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谈不行吗?”

“我…”

唐正刚刚开口,这时,客厅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人未至,声音已经传了过来:“爸!妈!你们可千万别答应那个无赖!”

秦铭一得到,就马不停蹄的从会所赶了回来,为的就是阻止父母答应那个无赖的要求,都什么年代了,还指腹为婚?

当看到父母和那个无赖正在交谈后,秦铭直接冲到了唐正身前,冷笑道: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凭借一纸婚书就想娶走我姐,你怎么不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我看你就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指不定安的什么阴险心思呢!以前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你拿婚书出来提亲?

现在知道我们秦家高不可攀了,就想着来提亲傍上我们秦家?我告诉你,这事儿没门!

秦铭一口气说出这些心里话,顿时觉得爽快了不少,听到这个的时候,秦铭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他姐姐是什么人物?

秦家的掌上明珠,整个江汉市乃至江南省,都赫赫有名的女强人,容颜倾城不说,商业头脑更是威名远播。

如今芳年二十四,追求她的人,遍及政坛商界各个行业的青年翘楚,可以说能从南京路排到京城路!

任何一个丢出来,哪个不比眼前这个穿着一身土得掉渣衣服的无赖强?

“我看你也别在这里假惺惺了,不就是想要钱吗?那婚书留下,你说个数,像你这种穷乡僻壤里出来的,给你一笔钱,你这辈子都花不完!”

女人瞪了秦铭一眼,冲唐正苦口婆心的说道:唐正啊!感情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不过,爷和我们家老爷子是八拜之交。

你放心,到了江汉,我们秦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之前跟你说的那些,也可以保你过上富贵生活,那是普通人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

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对唱红脸白脸的母子,恩威并施?

哪怕被再三羞辱,一来就被晾在这儿一两个小时,唐正也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他从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摊开,认真的说道:“我今天不是来提亲的。”

“装!继续装!”秦铭冷笑连连。

女人倒是略微好奇的:“那你是?”

唐正脸色一正,说道:“我是来退婚的。”

此言一出,不仅是秦铭和女人愣住了,便是那个始终沉稳一言不发的男人,都忍不住眉头一挑,露出一抹异色和怒色。

秦铭第一个反应过来,声音都提高了数十个分贝,瞪大眼睛喊道:“你说什么?你是来退婚的?你没病吧?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来退婚?要退也是我姐退婚啊!”

女人保养得极好的俏脸上,也浮现一抹怒气。

“妈,你别跟他废话了,咱们反正也不希望姐嫁给他这样的,既然他自己说来退婚,那不正好。保安!保安!”

秦铭强忍着怒气,冲门外高声喊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人轰出去了。

但是现在,他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把这件事解决,只要他还在江汉,自己就有几千种方法玩死他!

然而唐正却嘴角微扬,将那份婚书仔细叠好揣进兜里,戏谑道:“不过,那是十五分钟前的决定,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真当我是想捏就捏的软柿子?

既然你们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儿,那这婚,我还偏偏就不退了!

客厅里的气氛,变得落针可闻。

正好这时,客厅的门被人推开了,两个保安探头进来,恭敬的:“老爷,夫人,少爷,有何吩咐?”

秦铭怒道:“把这个杂碎给我绑了,丢到汉江喂鱼!”

那两个保安一脸尴尬,这种事,可不是说做就能做的。

唐正一脸笑眯眯的拍了拍秦铭的肩膀,说道:“不用,我自己来。”

说着,他径直转身朝外面走去,那两个保安咬了咬牙,虽然不敢把唐正丢进汉江,但绑了他,还是可以的。

只是他们才刚靠近唐正,还没来得及出手,就眼前一晃,原本在他们前面的唐正,直接错身到了他们后面,迈出门口,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秦铭张嘴就要怒斥保安,却听到‘呲拉’一声响,下一秒,他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居然从肩膀直接裂开,碎成布条!

紧接着是衬衣,西裤,眨眼间,刚才还西装革履的秦铭,就变成了一个**的裸奔男!

“啊!”

秦铭大叫一声,下意识捂住关键部位,满脸惊恐!

客厅内瞬间变得诡异起来,只听到几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华灯初上,汉江不愧是江南省的省会,车水马龙,霓红灯绿,繁华程度可见一斑。

此时,在市中心一栋高达六十六层的大厦内,一个美如画中仙子的优雅女人,正站在十七楼的巨大落地窗前,俯视着大半个江汉的夜景。

她一袭长裙,**的魔鬼身段,勾魂夺魄,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恰到好处和黄金比例的身材,配上那张倾国倾城的绝世脸蛋,无一不在阐述着这个女人的不凡。

“唐正?”年轻女人性感的红唇微扬,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莫名笑意。

紧接着,她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很快,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将手中的一份资料交给了年轻女人。

在资料的第一页,赫然贴着唐正的照片!

年轻女人细细的看完,灿若星辰的眸光,略微闪动了一下,随后说道:“备车。”

“小姐,您要见他?”

漫步在夜色撩人的林荫道上,唐正思绪急转,喃喃自语:“师父交代的两件事,除了解决这门婚事,再就是调查自己父母的下落,只是江汉市这么大,仅凭这半块玉佩,我究竟该从何入手?”

他伸手抚摸着脖子上用红绳挂着的半块玉佩,有些惆怅。

从他记事起,就和师父生活在一起,只知道师父和自己那已经过世的爷爷关系非常好,可对于自己的父母,哪怕是师父,也知之甚少。

这一切,都得靠自己。

“也不知道那几位师兄师姐,有没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明天先去找份工作,再说其他的。”唐正并不是杞人忧天的人,很快便调整心态,回到了来时落脚的宾馆。

旭日,天际泛起一丝鱼肚白。

唐正照例五点钟起床,打坐运转周天到七点钟,出门开始找工作。

师父说过,当今世界武者越来越鼎盛,普通人的世界中也或许会有深藏不漏的武者,而武者又分为四大境界:外劲、内劲、化劲、御劲!

这四境,又细分初期、中期、巅峰和大。

在这四大境界之上,则是宗师!

所谓宗师,便是能开宗立派的绝世高手,到了那种高度,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平日里就算是同为武者,也难得一见。

八月底的江汉市,热的像个火炉,才八点钟不到,就已经有了热意,唐正直奔江汉第一中学,下山的时候师父就告诉他,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去江汉第一中学找老校长。

为此,师父还特意写了一封信让他转交给老校长,就一切都妥了。

唐正是个很怕麻烦的人,既然有现成的,他也懒得去找了。

只是来到江汉一中的时候,唐正被校门口的庞大人流给吓了一跳!

数不清的私家车停在校门口,前面一辆还没走,后面一辆就上来了,以至于路边的停车位根本不够用,好多都见缝插针的停着。

黑压压的人头,都是家长带着自家的孩子。

唐正忽然记起,今天好像是八月三十号?

难怪,再过一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一些补习的更是早就到了学校上课,再就是新学期或者升学的学生和家长都赶着这一天来报道。

“爷爷!”

就在这时,一道惊慌失措,宛如杜鹃啼血的凄厉惊呼从唐正左侧传了过来。

这一道声音,也吸引了附近的学生家长注意,纷纷扭头朝那边看了过去。

唐正也是,一偏头,便看到一个穿着浅蓝色连衣裙的女生,正蹲在地上,轻轻摇晃着躺在地上的以为老人,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披落,女生慌张的抬头,带着哭腔冲人群喊道:“有没有医生?谁来救救我爷爷!”

那是一张梨花带雨的精致俏脸,小小的脸蛋是天然的鹅蛋脸,两道柳叶眉都颦在一起,小而挺的鼻子皱了一下,一抹自然嫣红的娇艳小嘴被洁白整齐的贝齿咬着,看得人我见犹怜。

她充满灵气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慌和无助,晶莹的泪水不断流淌而下。

唐正脚步一动,正要过去,却听到一道高呼响起:“让一让!让一让!我是医生!”

人群在心疼女孩的同时,也纷纷快速让开了路,让那个高呼自己是医生的学生家长跑到了女生旁边。

“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女生的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希望,急忙冲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说完,男人立即半跪在地上,替老人检查起来。

“是王医生,这个女孩的爷爷有救了!”

有人认出这个男人的身份,立即惊喜的说道。

“王医生?哪个王医生?”也有学生家长一脸不解的。

“江汉医院的急诊科主任,被称为医学怪手,在江汉的医学圈子里,很有名气,听说还是江汉大学的医学院教授,有他在,这个女孩的爷爷肯定会没事!”

认识这个男人的家长,满脸佩服的说道。

“是那个王安国王怪手吧?如果是他的话,那这个女孩的爷爷,的确有救了!”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女生小脸上的焦急也减轻了一些,满脸希翼的看着身旁这个叫王安国的医生。

只是,几个呼吸之后,王安国越检查,眉头就皱的越深,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凝重。

半响后,他才停止了检查,连心肺复苏都没有做,满脸遗憾的对女生说道:“抱歉,爷突发脑溢血,而且还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数症并发,就算是送到医院,也无力回天了!”

女生的小脸猛然变得煞白,呆滞的看着王安国,仿佛丢了魂儿一样摇头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

人群也忍不住发出一阵唏嘘,纷纷出声安慰道:“小姑娘,你别太伤心了,节哀!”

“连王怪手都说没救了,看来这位老爷子,是真的没救了,唉!”

“节哀顺变!”王安国拍了拍女生的肩膀,一脸遗憾的说道。

“爷爷!呜呜呜—我不要你死!爷爷!”女生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本就没有止住的眼泪,迅速决堤,哭得伤心欲绝,撕心裂肺!

本来是一场爷爷送孙女来报道的好事,却发生了这种事,任谁,都会受不了而崩溃的!

也许是因为这个女生实在是太漂亮了些,那些学生家长都忍不住多驻足了片刻,他们带着的孩子,更是有好一些上前去安慰女生。

“爷没死,还有救!”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传遍了人群,让他们的安慰声,都戛然而止,一个个都循声看了过去,有些惊诧。

唐正挤开人群走了过去,看着女孩说道:“爷应该还有救,让我试试?”

只是不等女孩说话,她身旁的王安国,就眉头一皱,眉宇间有些怒气,沉声道:“年轻人,想出风头可以理解,但这么口出狂言,为了博取人家小姑好感,也未免太卑鄙**了些吧?而且,你这样,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那些原本被唐正惊住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看到唐正比这些学生大不了多少的面容后,一个个都下意识相信了王安国的话。

王安国被称为怪手,那是因为他从医二十多年,从未有过误诊,被他救治过来的病人,更是数不胜数,这其中的好几位家长,就曾被王安国救治过。

相反,唐正看着顶多二十三四岁,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就算是学医的,又哪里能和王安国相提并论?

所以在听到王安国的话后,不少家长纷纷对唐正投去了鄙夷的目光,指责道:“你这个小伙子,没听到人家王医生都说老人家没救了吗?你凭什么说还有救?”

“是啊!我看,王医生没说错,这个人就是想博取那个女孩的注意,老大不小了,还打人家小姑主意,真是够**的!”

“小姑娘,你别听他瞎说,现在的某些人啊,正路不走,总是想一些旁门左道,投机取巧,你可一定不能上当受骗啊!”

听着这些冷嘲热讽,唐正的脸色丝毫不变,甚至看都没看满脸阴沉的王安国一眼,他眼神平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生,等待着她的答复。

苏曼舞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耳畔都是人群警示她的声音,按理来说,连王安国都宣判了自己爷爷的死刑,自己应该相信他才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接触到眼前这个青年干净清澈的眼神后,居然平白无故升起了一股子坚定和信任。

而且,她不想放弃任何救治爷爷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一念及此,苏曼舞咬着牙,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你能救我爷爷,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不可!”

王安国脸上闪过一丝隐晦难明的神色,连忙制止道:“小姑娘,不要相信他!”

被这人再三阻止,唐正再好的脾气,也有些不爽了,他嘲讽道:“你自己不行,还不让别人施救了?”

“嗤,年轻人,你以为你是扁鹊再世吗?你若是能救活他,我王安国三个字,倒过来写!”

王安国是真的怒了,自己都宣判了死刑,这个年轻人居然敢跳出来他的权威,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唐正戏谑道:“倒过来写就不用了,我若是救活他,你当场拜我为师,怎么样?”

“你要是救不活,就跪下给我磕头道歉!”

“一言为定!”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