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言情 > 莫问相思几许

更新时间:2019-12-03 16:32:28

莫问相思几许 已完结

莫问相思几许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霂潇潇 分类:言情 主角:宋庭夜夏若

独家完整版小说《莫问相思几许》由霂潇潇最新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庭夜夏若,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夏若扬着一张银行卡,说,“宋庭夜,你就是个穷小子,给不了我想要的,我们分手吧。” 三年后,宋庭夜将支票甩在夏若脸上,残忍开口,“别来无恙,我的前女友。” 一场爱情,一段隐秘,夏若终究输了爱情,...展开

本书标签: 贵族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莫问相思几许 第十五章 恨透了他 免费试读

看着那张和离书,陆远风藏在衣袖里的手都是颤抖的,他恨不得把和离书从她手里夺过来,撕成千万片。

“这是何意?”可最终,他也只能干巴巴的问出四个字。

秦妙雪见他不接,微微蹙眉,直接把和离书放在桌上,转身就走。

还未走到房门口,一个巨大的力道将撤回去。一阵天旋地转,秦妙雪没站稳,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惊呼还未全部出口,便被堵住了嘴。

堵着她嘴的,正是陆远风的唇。

“啪!”几乎是下意识的,秦妙雪抬手就给了陆远风一巴掌。

那一巴掌的力道她用的大极了,像是为了倾诉认识他以后受到的委屈似的,打的手掌都隐隐发麻。

陆远风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因着她的巴掌变得越发的难看,猛的一瞧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

“你打我?”陆远风的声音是颤抖的,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伤心。

秦妙雪的心脏紧了紧,咬了咬牙道:“陆远风,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你说休书不作数,我便写了和离书,你就算想侮辱人,也不是这般侮辱法!”

侮辱?这个词猛地窜入了陆远风的耳朵,震的他好一会都缓不过神来。

她说他的吻是侮辱。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不再是羞怯,也不再是期待,而是恨。

她恨他。

他猛地抬手覆住她的双眼,“不许这样看着我!”

心脏都发抖,像是被撕裂一样的疼。她不再爱他了,她时时刻刻的想离开他。

可是凭什么?明明是她先招惹的他。

“就算死,你也是我陆远风的妻子!想和离?做梦!”咬牙切齿的,他吐出这样一句话。

天色已经暗了,房内没来得及点上油灯,陆远风就像是沉浸在黑暗中的一头巨兽,随时都打算把秦妙雪撕碎。

“凭什么?”秦妙雪冷硬的吐出三个字。

凭什么?她问凭什么?

陆远风又气又急,气的是她此时此刻还能如此冷静的反驳他,急的是,他找不到半点理由让她留下。

僵持许久,陆远风的声音才从黑暗里传来,残忍至极:“就凭你一无所有!就凭你是我救出来的!”

话说出口之后,他又后悔的不行。

明明他不是这么想的,明明他想补偿她。

“不是…我不是…”头一次,他慌了。

“够了!”秦妙雪打断了他的话,捂着胸口无声的流下泪来。

原本他们的情谊就已经散尽了,她明明已经对他失望了,为什么听了这种话,还是会觉得难受呢?

“从前是我的错,我不该招惹你,你对我做什么,都是我应得的。”秦妙雪的声音低低的,在黑暗里像是一缕幽魂,“只是你报复我的,也该够了吧?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纠葛,你放我离开,我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也算是成全了彼此。”

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

不!

他不允许!

谁都不知道在他以为秦妙雪已经死了的日子里,他过得是怎样的日子,她凭什么一句话就把他们的关系撇清?

一股怒气在身体里窜来窜去,最终砰的一声炸开,所有的理智归为尘土。

刺啦一声,衣帛碎裂的声音划破宁静。

“陆远风!”衣服被撕碎,秦妙雪下意识的去抓住陆远风的手腕。

可他就像是一只暴怒的野兽,丝毫不怜惜她,直接绑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撕碎。

“陆远风!我恨你!”秦妙雪知道他想做什么,一向自持的冷静消失的无影无踪。

“恨吧。”他的声音在黑暗里传来。

她愣了一下,知道此事已经无法逃脱。

那一晚,尚书府内,女人的尖叫声几乎翻越围墙传到外面的大街上。尚书府的丫鬟家丁们都晓得那一晚发生了什么,却人人装作不晓得。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蒙蒙亮,陆远风便醒了过来。

略微一动,手便碰到了身边温热暖和的身躯。

他一怔,头天晚上的事情走马观花似的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僵住了,竟然不敢转头看一看秦妙雪。

此时的她就那么躺在她身边,甚至她能听到她的呼吸声。那么的近,可他,不敢看她。

他怕看到的,还是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噗嗤!”一声刀刃钻进血肉的声音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平静。

陆远风低头瞧着没入胸膛只剩下刀柄的匕首,一时间不觉得疼,只觉得很凉,凉的心脏都跟着发寒。

他知道此前的他不算个人,也知道她肯定恨极了他,却不知道她已经恨他到如此地步。

“你想我死?”好半晌,他才抬头。

对上的,果然是一双含着恨的眼。

秦妙雪看着血液从他的胸膛里流出来,心是颤抖的。

谁都不知道她把刀捅进他的胸膛,鼓了多大的勇气。

这是他们圆房的日子,却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画面。她曾经期待过无数次的新婚之夜,竟然在五年后才达成,却是带着屈辱和恨意。

他永远不能明白,他撕碎她的衣服,绑着她的手,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对她来说有多么的痛心。

这个男人,她痴恋了五年,也该结束了。

“你害死了我爹,你就是我的杀父仇人!”秦妙雪声音冷静的像是结着冰,冻人心脾。

提到秦仲,陆远风再说不出半句话来。

若是两年前,他亲手把秦仲送进大牢,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大义灭亲,甚至可以说是为民除害。

可是现在,他知晓了许多他曾经不知道的真相,也明白自己当初有多么的愚蠢。

微微闭眼,他不再挣扎。

“是的,我害死了你爹,我该死。”低低的,声音从他的薄唇里钻出来。

从他知晓自己被人利用的那一刻,他就恨不得自己,可他放不下她。

可现在,她也希望他。

他想,死了也罢,他欠秦妙雪的,也算是一笔勾销了吧?

秦妙雪看着他,一张脸近乎透明。

她的手还握在刀柄上,她只需要把刀,就可以让陆远风迅速的死去。

可当她真的想把刀子的时候,她却又犹豫了。

而此时,尚书府的前厅也乱成了一团。

冬儿,死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