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言情 >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

更新时间:2019-12-04 13:55:23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 已完结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肖想 分类:言情 主角:陆至冬沈苒青

主角叫陆至冬沈苒青的小说叫做《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肖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冬至,是一年中白昼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陆至冬于她而言,也是一生中依恋最短,遗恨最长的一个人。...展开

本书标签: 异世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你和冬天来得一样迟 第十七章 你坐到副驾驶座来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你坐到副驾驶座来

陆至冬已经掀开被子,赤足踩下地,也不等多余的回答和解释,径自往洗手间去了。

秋分已过,他身上只套了一件棉质的宽松白T,竟然露出少见的清爽利落少年气。

沈苒青怔忪半晌,手中的棉花糖融得不成样子,不知何时滴落在她鞋面和地板上。

她大为窘迫,连忙蹲下去用随身携带的湿纸巾擦拭那木地板。

木板有些年头了,纹理错综复杂,那淡红色的糖絮渗进罅隙里,一时擦拭不干净,她急得心里发慌。

擦了没两下,木地板又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她抬头一看,是沈斐川掀开帘子走进来:“房间里没人,估计是睡在这里…啊,沈小姐,你蹲在地上做什么?”

沈苒青站起来刚要解释,洗手间的门就被陆至冬推开了。

他按着下巴上刮胡子刮出来的细小伤口,问沈斐川:“有创可贴吗?”

沈斐川看着像是舒了一口气,从抽屉里翻出一块创可贴扔给他:“衣服穿好,下楼吃早餐。”

说完又带着沈苒青出去,在走廊上听沈苒青说完棉花糖滴到地板的事情,他露出惊讶的表情,朝房里看了一眼。

“这座院子其实是小五家的,”沈斐川口中的陆至冬在这一辈中行五,是年龄最小的那一个,“这几年他在外地读大学,所以我才代为,至于地板的问题…”

沈苒青头皮一麻,接话道:“我愿意留下来清理。”

这木楼的地板如果因为糖絮而遭白蚁侵蚀,那可就罪过了。

沈斐川愣了一下,笑道:“木楼有专人定时来清理,沈小姐不必如此,你是小岭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哪有让朋友来擦地板的道理。”

沈苒青于心仍是不安,随沈斐川下楼时又频频回望,惹得沈斐川误会:“你和小五认识?”

“不…不认识。”

沈斐川道:“我还以为你们同一个校区同一个专业的,至少会认识。”

沈苒青说:“我认识他,他应该不认识我。”她站在楼梯上,小声地对沈斐川说话,眼睛还望着那仿古木门的所在。

下楼时走的是另一侧楼梯,楼梯顶上倒吊着许多油纸伞,其中有一把的伞面是淡紫色的绢,绘着一簇怒放的紫藤花,她说话时就站在花下,身上的针织连衣长裙就是柔和的淡紫,连袖子里露出的手腕肌肤都细白光莹。那一刹给人的错觉,像是紫藤花从画上走下来。

沈斐川忽然笑了笑,说:“这样啊。”

在沈斐川的帮助下,半小时后沈苒青和李樊二人真的坐上了陆至冬的车。

严格来说应该是沈斐川的车,樊岭坐在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后转过脸来和后座的两个女孩子聊天讲笑话。

他课余时间四处溜达,见闻丰富又能说会道,把李桐予和沈苒青逗得直乐,只是一直说话就容易口渴,走的时候也忘记多买了两瓶水,樊岭建议在最近找找有没有便利店可以买矿泉水。

李桐予笑着骂道:“我们这都开出主城区多远了,现在你想去店里买水喝,早干嘛去了?”

车子驶过一片村庄,田塍上矗立着穿破烂衣裳的稻草人,水泥路不甚宽敞,对向又时不时驶来满载金桔的小货车,因此他们的车速都降缓了许多。

沈苒青见陆至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后视镜里倒映出他右边半张脸,没有任何表情,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李桐予和樊岭还时不时搭话聊天,沈苒青却静默下来,专注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这片村庄沿路就有许多桔树,灰白的路面上瘫这许多被车轮碾烂的桔子,空气里除了山水的清新,还多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果肉酸甜味道。

“好想吃桔子啊。”李桐予趴过来,把下巴搁到沈苒青的肩膀上。

沈苒青怕痒,被她这么一搁,半边身子都僵硬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知觉。

“嘿嘿,苒青耳朵好红哦。”

“太阳晒的。”

“都没有太阳了。”

笑话也听完了,水还没买到,樊岭清了清嗓子,刚想要问陆至冬能不能绕去附近的小景区找便利店买水,然而话还没问出口,陆至冬就在路边慢慢降速停下车。

他的手机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响,来电号码的尾号相同。

“休息一下。”他单手解开安全带,拿起手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沈苒青看见他一边和别人通话,一边沿着水泥路往前慢悠悠走去。

樊岭早坐不住,下车在路边摘了几颗桔子,拿回来给李桐予和沈苒青吃,李桐予尝了一瓣,被酸的话都讲不出来。

沈苒青也尝了一块,心想,道旁苦李,诚不我欺。

陆至冬还没回来,他们就下了车活动活动,呼吸新鲜空气,樊岭坐在车子的引擎盖上和她们聊前两天A市高校科技展览与研发竞赛,他的团队替学校获得了全省第二名的好名次,将在下个月去首都参加全国性的比赛。

沈苒青听得心不在焉,眼角的余光频频往道路前方瞥去,陆至冬远的只剩一个白色的背影。

她突然滋生莫名的担心,担心陆至冬就这么往前走不回头了。

晃神间,道旁树林里跑过来个穿着当地少数民族服装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问他们能不能帮忙去岔道上捡桔子—开得小货车后车厢插销没关好,要运去主城区卖的桔子撒了一地。

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是近桔可以。

樊岭率先答应下来,让小姑娘带路,李桐予却拉住他,说:“陆学长应该快回来了,你真的要去吗?”

搭别人的顺风车,又半路自己跑去捡桔子,多少有点不识抬举。

见色忘义,沈苒青心里默默吐槽。

她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捏着手机朝陆至冬的方向走去。

这一带湖泊和树林众多,树林间总有拢不住的雾气会散到路面上来,陆至冬走出很远才折返,却发现沈苒青正迎面朝自己走来,就:“怎么了?”

沈苒青被问得一愣,站定在原地:“没什…不,是那个,李桐予和樊岭去帮一个遇到麻烦的小姑娘捡桔子了,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陆至冬听完也没表现出什么明显的不愉快,只轻轻点了点头,和她擦肩而过,往车子停着的地方走去。

沈苒青好似力气被抽干,暗暗反省自己刚才的失态,却又听到陆至冬的声音:“待会儿你坐到副驾驶座来,我开车时不喜欢有人在耳边一直说话。”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