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恐怖吧 > 小说库 > 灵异 > 蜀镶迷

更新时间:2020-02-12 22:13:23

蜀镶迷 连载中

蜀镶迷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李斛玲姐 分类:灵异 主角:

经典小说《蜀镶迷》由李斛玲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偶读哦,内容主要讲述:在四川龙门一代,有一个神秘的家族,他们天身拥有敏捷思维和高超分析能力,却因一场变故,消失得无影无踪。主人公李斛因发现羊皮卷而陷入一个精心设计的局里,九死一生。在即将解开各种谜团时后,又会发现自己面对的...展开

本书标签: 青春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蜀镶迷 第七章. 密室 免费试读

黑暗中我其实看得不是很清楚,但眼前这个女人绝对在盯着自己。

眼前这女的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母女?它们虽然长相和声音都非常像,但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返老还童啊,有可能只是撞相而已。

那为什么她又会和我在一起,她有什么目的,各种复杂思绪在我乱窜。

肩膀还在**辣的痛,可我好像一点痛感都没有,脑子里还在不断思索中。

我正在若有所思时候,那女的已经走了过去,我没去注意。

这时才感觉到肩膀的疼痛,我伸出手一模,只感觉手上湿漉漉的,借着余光,有点泛红。

我知道这是血,我摸着肩膀上的几个伤口,伤口不算深,也不大。可毕竟是死人骨头的手给我硬生生扣出来的,怎么也得疼上一会儿。

我呆呆坐着地上,的肩膀也不敢用力,我就靠着旁边的岩壁,想让肩膀稍微好受点,可一阵阵痛感袭来,让我也疼的额头开始冒汗。

我心里骂了几句爹娘。这女人就是个心狠手辣的货色。

本来我醒来之后,身体就很虚弱,现在还顶着伤,还在不断流血,我意识开始有点模糊。我知道必须马上止血,要不然我肯定会挂在这里,可这里又没有什么医疗用品。

无奈之下,我扯起衣角向上掀起,把整个臂膀裹了进去,同时另一只手死死按住地方,我也不知道按没按对。

足足有五分钟,由于按伤口的劲有点大,我手臂开始酸疼,可刚移开了手,伤口就不断往外渗血。

完了,这下怕是交代在这儿了,我只感觉身体很累,很想睡,但潜意识里我也努力使自己清醒,就在缓缓闭上眼睛瞬间,只见前方亮起一束光,那女人从黑暗中向我走来。

她没说话,走在我面前蹲下,把我按着伤口的手拿下来,拿出一把剪刀,慢慢沿着伤口剪开,露出几个血淋淋的黑洞。

她啧了一声,也没看我,转身拿出一瓶药,撒在伤口处,拿着纱布盖在上面,用绷带包住。

整个过程非常流畅,我没有感觉到一丁点不适,而且她的手法很娴熟,像是做过这行又或者长期练习从而现在这般熟能生巧。

包扎完之后,我没力气抬头了,只见她拉过一旁的背包,把用剩下的纱布和绷带装在里面,做完这些后,她看着虚弱的我“你先休息一下,现在还不能进食”

我微弱得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救我,可能处于内心的愧疚吧,毕竟是她用死人骨头才把我抓伤的。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在这里什么也不要问,也不要过多去想,只要有一个念头就好,逃”

对于突如其来的话我有些听不懂,但顺着光我看着她的脸颊,眼神有些黯淡。

“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身边或者你未来有些跟别人不一样,你代表的不是你一个人,你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可能对身边的人产生巨大的影响,换句话说你现在不仅仅是为你自己而活”

她说着背靠着岩壁坐在了地上。这时我才看见十八九岁的少女脸上挂满了沧桑和对世界的冷漠,我感觉是一瞬间的,却深深刻在我脑海里。

“现在我们在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里,我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但我醒来后一直在寻找出路,可显然这里四周完全不透风,一丁点儿缝隙都没有”

我想应一声,却发现完全没有力气,声带只是轻微震动了一下。

她没有看我,继续说道“但这里很诡异,四周既然没有缝隙,这里空间很小,照理说早就应该缺氧才对”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这么小的的空间,且不说氧气含量很足,并且这里还不闷,就像在卧室里,但缺少了灯光。

“而且,我醒来就发现,四周岩壁并不简单,凉得出奇,也不是潮湿,就像在一个冰窖里”

说完,她从侧面包里摸出一粒红色药丸,又摸一瓶矿泉水,把药塞进我嘴里,拧开水瓶,朝我嘴里咕噜咕噜罐了几口。

一阵温暖感觉布满全身,这水尽然是热的,我满足得多喝了几口。

“这里很冷,你刚刚又流了血,身体很虚弱,如果不及时补充,你很可能死在这儿”她说着把水盖拧上,放在一旁。

水的确是矿泉水,那药丸是什么,我张嘴想要问。

她突然站起身来“放心,那药是维生命,专门吊你命用的”说完朝着对面两个光影走去,在走进光影时候,她弯下腰捡起两个黑色圆珠物体,手一嗯,光影消失了。

我擦,居然是手电,我至始至终看到的光影都是这两个手电发出的光。

其实早就应该想到,哪有什么妖魔鬼怪的,这女人从一开始就在这里面。

我被我的愚蠢逗笑了,女人走了过来“还能笑么,那应该没什么大碍”她说着又打开手电朝我脸上晃了晃。

我被刺眼光芒照的紧闭着眼睛,她走了过来,放了一把在我旁边,打着另一个朝刚刚发亮的地走去,也就是我躺着的位置,只见她蹲在旁边,打着手电仔细观察着。

因为有点距离,所以我根本看不见那里有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尽管身体非常虚弱,但还是挤出一句。

“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感觉有些异变”

“异变?难道是什么尸体,诈尸了,”想起刚刚她抓我肩膀的手骨。

“尸体?什么尸体”她转头过来对着我疑惑道。

哦,她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伸出一只手往里面摸了摸,拿出来一个放着弱光的塑料棒。

这是荧光棒?对于一直在山里的我,这种东西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今天也是第一见。

见我疑惑的眼神,女人干脆把荧光棒扔了过来,荧光棒被扔在我旁边,荧光棒正发着微弱的光。

我这时才仔细看,其实荧光棒光亮并不弱,而是被黑色的什么东西缠了几圈,遮住了原本该发散的荧光。

谁把线缠上去了,我正在纳闷的时候,女人便把里面的荧光棒全部拿了出来顺手丢在地上,按着光点数,大概有十多根。

扔完后,我才发现原来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小坑,女人打着手电对着小坑,她直勾勾看着里面,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由于体力不支的原因,我没法起身,于是一句问了“那个,为什么要在荧光棒上面缠线啊”

她并没有抬头变回答一句“那可不是什么线”

不是线?那是什么?

我看着身旁的的荧光棒,仔细观察起来,突然发现荧光棒上的线动了一下,不仅是一处,整个荧光棒上几处细线都有轻微的扭动。

我开始好奇起来,这是什么?会动的线?我伸出一只手把荧光棒拿了起来仔细观察,尽管有些疼痛,可至从吃了那女人药之后就好了很多。

可这一看,我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荧光棒上面哪是什么细线,而是几十条黑色的线虫附在上面,而每一条都在轻微扭动,整个看起来密密麻麻的。

我立马扔掉手里的荧光棒,只感觉手臂上布满了鸡皮疙瘩。

这当我恶心之余,女人站起身来“刚刚我在这里醒来后,因为太黑了,而手电被放在后面包里,就随手放了几根荧光棒在地上”

“没想到引来了这些家伙”

“可这里有没有水,这些线虫哪儿的”

“所以我说是异变嘛”女人摆了摆头“其实奇怪的不是这个,我放在地上的时候明明是平地,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坑的”

难道她刚刚抓我肩膀是为了不让近这个坑?

这时我把手电打开,刚刚用手拿了荧光棒,发现好像能正常活动一些,可肩膀手臂还是没法动。

打开手电我照着不远处的所谓的坑,才发现也不算是坑,就是碗大的小洞,洞里面有什么我坐着本看不见。

“别看了里面全是线虫,这里有线虫就说明这里有水源,我猜测之所以有这种小坑,搞不好线虫就是从里面爬上来的”

说着这里我想到了什么“这些虫这么细有没可能小坑里面还有细小的洞,它们借由洞爬出来”

女人没说话,拿起两根荧光棒当作筷子把里面线虫夾了出来,一次夾起几根放在地上,细小的线虫弯弯曲曲的扭动着,让我身上又生起了鸡皮疙瘩。

也就两分钟左右,女人夾完最后一根时候笑了出来。

我一看有戏,便立马询问起来,女人回答到“你猜得没错,有几个小孔,下面应该是通的,这里的线虫可能就是从里面爬出来的”

我有些高兴和失落,高兴的是只是来说这里并不完全是密封的,失落的是,这么小的洞我们要怎么出去啊。

女人没有说话,拿着荧光棒朝洞里捅了捅,抬起头对我“这下面好像有个空间,我刚刚把荧光棒放下去试探,发现下面完全没有东西”

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我一只手撑着岩壁,两只脚使劲使自己站起来,奇怪我这时感觉身体有些力气,而且能够正常行走了。

是对于有可能出去的希望而兴奋吗?我没有多想,快速走了过去,其实也并不快只是因为空间狭小也无需多少步就能走个对直。

我清楚看到小坑里面的孔,孔口不大,大概和筷子头大小相等,小孔分布非常规则,呈两排,每排四个对称排列。

由于小坑里有些弧度,就像个碗一样,所有孔看起来有点弧度。

“八个孔,这孔是做什么的”

我疑惑,女人在一旁摇摇头“这孔看起来有点像是排气孔,但正常排气孔和进气孔都会开在高处或者四周,没有人会把气孔开在地面上,除非。。”

“除非这是排水用的”我回答到“只有排水孔才会在地上”

虽然我没看女人,但用余光我还是看见她轻微的点了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这里有认为开凿的孔的话,就证明这个石室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为修建的。

这修嘛,用来关人的?关谁,囚犯?也没听说过哪朝哪代有这样一种啊。难道是哪个人突发奇想,修个这么个玩意儿专门拿来关人?

种种可能反复在我脑里出现“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在某个牢里面,这可能是某个朝代的想出来的,专门关押一些死囚或者危险的人物”

说完后,女人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朝岩壁走去,她照着手电对着墙看了又看,还不断用手摸着壁面来回擦,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干嘛。

许久,她转过身来,神情突然变得很严肃“我们得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不然我们都得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