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相公,我是金手指》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时间:2020-05-22 22:23:53编辑:墨染曦

主角叫苏浅浅陆湛的小说是《相公,我是金手指》,是作者扶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八章分家你敢吗眼见苏浅浅连分家二字都说出来了,陆白氏的脸色大变。别说现在陆明已经废了,之后陷入牢狱根本指望不上,就算是之前陆明还好端端的样子,这家里面大部分的经济来源还全都仰仗陆湛在外做工。若是真的...

相公,我是金手指 第八章 分家你敢吗 免费试读

第八章分家你敢吗

眼见苏浅浅连分家二字都说出来了,陆白氏的脸色大变。

若是真的分了家,陆白氏和陆明迟早有一天坐吃山空,要沦落到去街上乞讨。

先前陆白氏是仗着自己年长,陆湛是个小孩子,用孝顺的帽子狠狠的压在他头上,让他无法动弹,可现如今眼前的苏浅浅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说话行事很是无所顾及。

就拿她今天敢拿簪子狠狠的刺陆明那股狠心,陆白氏一时之间还真的不敢和她硬碰硬。

陆白氏脸色几番变化,嘴唇翕翕,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白水心在旁边瞧得一清二楚,连忙出来和稀泥道:“哪里到得了分家的地步,这都是一家人,怎么能吃两家饭呢?”

陆白氏显然已经被苏浅浅浅怼的说不出话,白水心连忙给她搭了个梯子下:“姑姑您就别和苏姑娘对着干了,陆湛大哥他如今病重,嫂子也不过是心里着急,这才说话冲了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先把这事儿放下吧。”

紧接着又转头对苏浅浅道:“至于说嫂子,我姑姑其实也不过是心头不痛快罢了。要我说呀,这都怪嫂子你做饭实在是太香了,别说是姑姑了,就是我在旁边闻着也是口水直流,偏偏嫂子你这饭还没做好,实在等得让人心焦!”

最后一句话显然就是逗趣了,两个人的脸色都勉强好了许多。

陆白氏冷哼一声扭头就走,白水心只能尴尬为难的看了一眼苏浅浅。

苏浅浅摆摆手,并不放在心上,她看原著的时候便知道女主就是善良,替他人着想,遇事总想让大家好好的,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的人设。

不过刚刚说要分家,其实也是慕绾绾的威胁之话罢了。

且不说男主还没醒,分家少不得要折腾一番,就算是陆湛醒了,分家也不是口头上说说就可以了。

首先便是要先将家里的钱财清算一番,该是谁的,给谁的,都得划分得明明白白,紧接着便是要请族里的长辈请里正过来一一证实。

不仅家里面要分,连村里划分的田也要分,而分田更是涉及的颇多,水田给几亩,旱田又给几亩,地段不同产量也不同,怎么才能分个清清楚楚,都是大问题。

既然不能分家,那这日子还得过下去,若是不解决了陆白氏这个问题,每日三餐难道还要吵三次架不成?

别说苏浅浅懒得和这种泼妇计较,便是时间也不允许。

这样想着,旁边的饭团也差不多蒸好了,苏浅浅手脚麻利的将蒸笼拿下来。

她足足蒸了二十几个饭团,挑三拣四的选了卖相最不好的十二个放在旁边的篓子里,不情不愿的递给了白水心。

“这里面的道理我肯定也是懂的,也不是我非要和娘计较,这饭团二十多个呢,肯定会有一份,偏娘不知为何总是如此暴躁。”

白水心看她宁愿卖自己一个面子,心里只是感激的多,笑了笑便接过篓子轻声道:“嫂子你放心,我一定在姑姑面前多说点话,这一家人总得要和和气气的不是!”

想要陆白氏那种人向自己低头和自己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只是想一想苏浅浅就觉得脊背发寒,不过脸上却还是笑着点点头,并没有驳了白水心的面子。

白水心端着篓子走了,苏浅浅将剩下的饭团另拿了一个篓子装好,走到正屋里面陆湛还是在当中。

不过用了那神药显然是有用的,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

苏浅浅啃着手里的饭团思索了一番,估摸着大约后天陆湛就会醒来了,那一日自己可得说什么也得让白水心在旁边守着,小美人鱼的剧情虽然是狗血,可是却也是有用的,王子当初不就是和公主在一起了吗?

那饭团经过一番处理味道极好,里面的老豆腐去除了怪味,酥脆的表皮和鲜嫩的内里都已经蒸熟揉碎在一起,在混合着葱蒜的清香,让人鲜美的恨不得咬掉舌头。

外面的糙米混着粗粮,又很是可口顶饿,苏浅浅虽说心里有事儿,可也还是一口气吃了五六个,才堪堪停下自己的手。

看着过去的陆湛,她叹了口气:“你说你这不是没福吗?我做再多的好吃的你也晕倒不能吃,只能喝那寡淡的井水。”

将剩下的饭团拿到地窖里面存上,苏浅浅开始打量自己居住的环境。

从头开始就要有从头开始的样子,无论如何住的地方不能再和现在一样杂乱不堪。

昨日苏浅浅已经将屋子里面收拾干净了,可是屋子里面却还是简陋的很,只有一张床,两张桌子,三把椅子,那椅子还有两个是坏的。

苏浅浅想了想便走出门去,谁曾想刚一出去便碰到了隔壁的陆大家媳妇。

说起这陆大一家,也是典型的农村家庭构造。

陆大的父母可以说是非常能生了,家里面统共五5个兄弟,因为不识字,所以便用最简单的一二三来叫着。

后来因为家里面妯娌不和,婆媳吵闹,又闹着分了家,陆大得了爹屋子就住在陆湛家旁边。

陆大家媳妇看到苏浅浅出来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带着一抹爽朗的笑容:“是陆湛家媳妇呀。”

苏浅浅前能察觉到她对自己的笑意,也笑着点点头,看着那陆大家媳妇怀中抱着白菜费力的很,连忙上前搭了把手。

陆大家媳妇感激的对她笑了笑,便道:“我这是打算将这些白菜放到地窖里面冻起来呢,转眼冬天就要来了,可得提前准备着。”

她不说还好,一说苏浅浅就想起了自己家那比脸还干净的地窖,心中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