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 >

书穿之女配也彪悍叶千娇凤君邪by锦兰依然完整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01 20:15:16编辑:墨染曦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书穿之女配也彪悍》的小说,是作者锦兰依然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言情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叶千娇没有急着回答凤君邪的话,而是突然扭头向紫兰吩咐道:“你先回去让厨房给我准备些吃的,我随后就到。”“是!”紫兰应了声,不安的起身就准备离开。熟料叶千乐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将她拦了下来:“你,哪儿也不许...

书穿之女配也彪悍 第12章 她知道了! 免费试读

叶千娇没有急着回答凤君邪的话,而是突然扭头向紫兰吩咐道:“你先回去让厨房给我准备些吃的,我随后就到。”

“是!”紫兰应了声,不安的起身就准备离开。

熟料叶千乐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将她拦了下来:“你,哪儿也不许去。”

闻言,叶千娇眉头是明显的一蹙,如星似月的眸子上,不由得覆盖上一抹冷色:“大姐,你这又是何必那?紫兰不过一个丫鬟,以刚才的情况,若她真的听到了你们俩的谈话,那她就不会跟着我钻进来了。她大可掉头离开,反正你们也不知道她在外面不是?”

“这么说你倒是听见了我们的谈话?”目光凌厉的盯着叶千娇,凤君邪沉声。

她能说没有吗?不过看两人的脸色,明显不能不是?

“啊!”叶千娇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叶千乐脸色顿时一沉,声音明显有些紧张的:“你都听见什么了?”

叶千娇努了努嘴,却还是如实道:“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见看!”

“什么?”叶千乐心一沉,既然她已发现了她和君邪的关系,那只能说她叶千娇,不能留了!

叶千娇没有错过叶千乐眼中的杀意,挑眉轻笑道:“大姐不必如此紧张,你们的事儿,我早已知晓!”

“你早已知晓?”叶千乐一脸惊愕的瞪着她。

“啊!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就你们的谈话内容与你们好好的谈谈。”

“你想要和我们谈什么?”叶千乐脸色阴沉,漆黑的眼中,有着若有似无的狠色和疑惑。

以她叶千娇的性格,若她真的早知晓她与君邪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如此平静,早很毒了她吧!兴许,早将此事添油加醋的闹的众人皆知了吧!可现在她居然装模作样的还要就此时与他们好生谈谈,不用问也知道,这背后她定又在谋划什么恶毒的计划了!

不行,她不能再与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一定要找机会除掉她!

面对叶千乐的防备以及杀意,叶千娇是深表无奈。只见淡笑间指着紫兰冲她:“此事儿你不会还想要第四个人知道吧?”

朝凤君邪看了眼,叶千乐这才收回手,放紫兰离去了。

“说吧!你究竟想要和我们谈什么?”见紫兰远去后,叶千乐这才又沉声。

往身后的大树上一靠,眸色微微一闪,叶千娇这才缓缓开口道:“还能谈什么,无非就是我与殿下的婚事了。”目光落在凤君邪脸上:“放心吧!既然殿下与大姐早已交互真心,那我就绝不插足。这样,婚礼照样举行,只是上花轿的却是大姐,待一切成了定局之后…”

“不行!”叶千娇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叶千乐给厉色拒绝了。

叶千娇挑眉看向她:“有何不可?”

目光紧锁在叶千娇脸上,叶千乐声音字字铿锵道:“我,叶千乐若要嫁,就绝不背着你叶千娇的身份嫁。”

再说了,以她叶千娇对君邪的感情,她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退出?放弃她千方百计得来的身份地位?还大婚之日,让她顶替她?当她还是曾经那个对她们深信不疑的吗?

凤君邪没有开口,只是眯着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自己拇指上的紫玉扳指。对于叶千娇的话,现在他也无法分清真假!

为什么那?

似乎自从破面之事后,再见到她,她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曾经,她会想方设法的打探他的行踪,在他面前上演一出巧遇,各种勾引,献媚。就连她的目光,只要有他凤君邪在,几乎都在他的身上。可,不光那晚在东宫,就连现在,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次数,都是屈指可数。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眼中不再有浓郁的爱意,有的只有疏离和淡漠。

难不成是因为她知道破庙之事是他命人所为后,所以,当真是对他死心了?

叶千娇扯了扯嘴角,一脸无奈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是让殿下直接抗旨吧!”

“不用,我有好主意,不用抗旨也能毁了你们这么亲事。”叶千乐的目光仿若无骨的毒蛇般,缓缓缠绕在她精致的脸上。

这种仿佛要被人凌迟一般的感觉当真不好受!而叶千乐所谓的好主要,她自能猜到一二!

敛眸间,叶千娇伸舌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唇,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儿祝大姐和殿下能成功毁了这么亲事了!”说罢,叶千娇站直身子,就朝主院的方向走去。

只是没走两步,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两人,声音低沉道:“大姐,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要与你为敌,可,我也绝对不会再做谁砧板上的肉。”说完,变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凌厉的望着叶千娇离去的身影,叶千乐沉声向凤君邪:“此事儿你怎么看?”

凤君邪朝叶千娇远去的身影瞥了眼,若有所思道:“她似乎真的变了很多。”

叶千乐眉头微微一拢:“你说什么那?我在问你,她刚的话是否可信?”

“未必可信,也未必不可信!”

这模棱两可的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千乐有些郁闷的。

视线回到她娇美的小脸上:“你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都没注意到自破庙之事后,她变了很多了吗?”

“她变了很多?”叶千乐想了下,突然惊呼道:“你还真别说,自那事之后,她似乎还真变了不少。之前,她是恨不得将所有的珍奇首饰,锦衣华服都穿在身上,四处去展示她的美,而那事后,她衣着打扮简单了不说,还时常将自己关在听雨楼,除了日常的问安外,几乎见不到她人。”

“就只有这些?”凤君邪挑眉。

叶千乐若有所思的摇头,神色阴沉:“不,她似乎还变聪明了!我之前谋划多日,想要设计秋凌烟那个老**的事儿,被她几句话就给了不说,她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跑来跟我说,她不想要与我为敌,让我放过她们母子几人。我想,那定是她用的缓兵之计。”

“这么说来…”话还未说完,凤君邪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向叶千乐:“哦,对了,她会医毒之术一事是真的吗?”

叶千乐两眼瞬时睁大了几分:“你说什么?她会医毒之术?谁告诉你的?”

“她自己说的。”

“她自己?呵呵…”闻言,叶千乐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话你也信?医毒之术那?谁不知道那乃南渊人的专利?若是其他的,兴许还能信上几分,可这医毒之术…绝对不可能!别说秋凌烟没那个本事让她学到,就算我爹,甚至于…”皇上二字还未出口,就被叶千乐给急忙打住了:“反正我绝不相信她会什么医毒之术的。”

她之前未完的话,他怎会不知。在医毒之术上面,南渊国一向抓的又紧又严。

虽说南渊国派来的医者大夫不少,可他们在派出大批医者大夫的同时,也派出了大批的探子。其目的除了保护医者大夫之外,就是监视他们的行动。

也许是父母妻儿在南渊为质的原因,也许是探子监视太过严密的原因,或者是他们本身爱国的原因,南渊派出的医者对其国家都是及其的忠心。

据说十多年前,北仓国为了从得到医毒之术,不惜对南渊派去的医者大夫威逼利诱,但其结果,割地赔款不说,还被南渊惩罚,三年之内不派医者大夫前往北仓国。

熟料,次年北仓瘟疫爆发,人死了一批又一批,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南渊都不肯派去医者大夫为其医治。

经那事儿之后,北仓元气大伤,从那以后,别说北仓,就连其他两国都不敢再打此主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千娇的确不可能有机会学习医毒之术。但若说她真的不会,那,那晚她替他以针止血,还有包扎的技巧以及熟练度,都完全可以和宫中最好的御医媲美,不,她的手法似乎还更胜一筹。

呼!看来其中的真相,他还当真要派人好生的查一查了!若她真会医毒之术,那还好说,若不会…

这时,叶千乐又开口了:“至于她的变化,不得不承认,还当真蛮大的。连画丑装,穿男装,爬狗洞溜出府的事儿,她叶千娇居然都干的出来了,呵呵…现在一想到她刚爬狗洞的模样,我都忍不住的想笑。喳喳…堂堂的名门贵女啊!居然爬狗洞,此事要是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那!”

“在没摸清楚叶千娇底细和目的之前,你先别轻举妄动。”凤君邪提醒道。

叶千乐眉头微微一紧,有些不悦。要知道,前一刻她还在想要如何开口,让再次凤君邪出手,除掉她那!只要她叶千娇一死,那他们的亲事岂不自然黄了?可现在…

没有开口,她只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行了,时辰不早了,本宫该走了!你自己万事小心!”凤君邪突然上前,在叶千乐额头上轻轻一W。

叶千乐羞涩一笑:“恩!你也万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