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短篇 > 小酒馆佳人有约 >

明媚齐野做主角的小说 明媚齐野为主角的小说

时间:2020-06-30 22:22:25编辑:雾雨靡

主角是明媚齐野的小说叫《小酒馆佳人有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华十芮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每当我躺下,在黑夜里困顿时,我思念着,每每想起,就如同早已烙印在心里,在一想起,就恍若浮现在我面前,就在我枕边,那一张我思念已久的脸——————————分割线刘湛湛刚从医院走出来,满脑子里都是医生欲言...

《小酒馆佳人有约》 明媚齐野做主角的小说 明媚齐野为主角的小说 免费试读

小酒馆佳人有约 第二章,枕边有张脸(一) 免费试读

每当我躺下,在黑夜里困顿时,我思念着,每每想起,就如同早已烙印在心里,在一想起,就恍若浮现在我面前,就在我枕边,那一张我思念已久的脸

分割线

刘湛湛刚从医院走出来,满脑子里都是医生欲言又止的声音,重复的一句话“病人时间不多了,用药物的话还能延一个月左右,我们尽力了”

明媚的阳光,却无法唤醒那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还能做些什么呢。

走在阳光铺满的大道上,刘湛湛忽然想要去一趟,去看一眼,曾经最想和老师还有队员们一起去的地方…

早些年,自己离开了乐队,因为父母总是说,等以后长大了在没有个正经工作,又因着这个原因,而没有稳定的男朋友。

刘湛湛想啊,是啊自己已经即将成年了,不能在让父母为自己操心了,于是离开了乐队,离开了老师和队员们,去继续完成学业,做了一个低调的小职员,每天打印做报告写表格,这样的日子是安定的,枯燥无趣的,也相应的结识了一名医生男朋友,两个人都很低调在一起时话不多,但也平淡生活,对,就是生活,除了这个词自己已然想不到其他的词语。

原本日子也许就是这么一天天的过去,适时的双方父母见面,结婚。

但是,甘于如此吗?

刘湛湛一直这样问着自己,每天都在问。

直到某一天。

“湛湛姐,是你吗?”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刘湛湛又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发现并不是熟悉的号码。

于是,依然礼貌的:“您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只听电话的那一头夹杂着哭声似的说道:“湛湛姐,我…我想你了,我是阳阳,我…你来找我好吗?”随后便是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声。

刘湛湛一听心下慌了,阳阳是从前她们乐队里最小的队员,也是刘湛湛最疼的小师妹,如今,过了这么久,不知道她怎么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湛湛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一通电话,会将刘湛湛原本平淡的生活打破,但也可能就是注定的。

晚上,躺在家里,刘湛湛划动着手机屏幕,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了通讯录,将那白天的号码复制了下来,在搜索里输入了进去,随即翻出一个叫‘小可爱阳’的人,刘湛湛打开她的朋友圈,里面多是些吃吃喝喝的东西,只是唯有那一条另刘湛湛上了心,那是一张放在病床上的,一双手紧握在一起的照片,配文说道“敬爱的老师,愿您安康”

刘湛湛一下子想到那教自己音乐的老师,那个事事亲力亲为,慈爱的老师。

刘湛湛再也忍不住,打通了阳阳的电话。

随着嘟嘟的响声,电话那头终于接通了,传来一声疲倦的“喂?”

刘湛湛几乎颤抖的:“阳阳,老师,老师是不是…”

仿佛确定了,所以再也没法说下去。

而电话的那一头便也是沉默了,过了许久,久到刘湛湛攥着手机的手指发麻变得僵硬,才听到阳阳说道:“嗯,老师住院了,住了半年,虽然他近几年经常住院,但是近半年越来越虚弱了,湛湛姐,我好怕,我特别怕,才从王岚那要来你的手机号”

砰,无助般滑落到床上。

手机在此刻仿佛沾上了泡沫般变得滑腻,使得刘湛湛再也抓不住了。

而电话那头依然传来阵阵无法言语的哭泣声,似乎这晴天也打起了雷电,不然,怎么刘湛湛的耳朵里一直轰隆隆的响个不停。

夏天的夜晚,似乎并没有那么难耐,但是刘湛湛却抓紧了被子,缩成一团。

这个时候,她恍然不知要打给谁,脑子里转了一个又一个人,里的框,也在她手下划了一遍又一遍,刘湛湛突然将手机放在一边,继续缩在被子里,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刘湛湛起的很晚,错过了早会,打开手机,正看到何温的,大概意思是说,刘湛湛怎么还不到公司,她看刘湛湛没去就直接帮刘湛湛请假了,谎称是生病了,刘湛湛看完笑了笑回了个愉快的表情,何温是刘湛湛的同事兼好朋友,两人从前一直一起在公司工作,后来公司换了老总,她们这一批没有资历的员工理所应当被换了下来,而在刘湛湛的新公司里,好巧不巧的又与何温做起了同事,两人的关系也由此变得要好。

想了想,刘湛湛当即决定去见老师,紧忙去收拾行李,请好了假。

又提前跟家里打好招呼。

走得时候顺便带上了柜子里的一个小黑色盒子。

那是在刘湛湛走后,老师过生日的那天,本来是都决定好的一起给老师庆生,谁知那天刚好是补习班的课,刘湛湛不仅没有去上,连礼物都差点被扔掉。

上了飞机,我抓紧了那个黑色盒子,想到老师,觉得很是想念,上海是很久没有去了,自从父母为了自己的前程搬到北京。

到了地方,我刚下飞机走出机场,就看到阳阳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她看着一点没变还是那个可爱的样子,说实话我是真心喜欢这样的她。

一路上,阳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说着我走后的许多事,说着她这些年发生的许多事,但也就是绝口不提老师的事,但是,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我都能在脑袋里想到老师这些年的生活、这些画面。

走在路上,我突然对阳阳说:“带我去见见老师吧”

此刻,牵着我手正走在前方的阳阳突然停住了脚步,那回过头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寒冬里的雪。

我的心跟随着揪在了一起,我听见我:“阳阳,怎么了,老师怎么了?”

阳阳突然牵强的笑了笑说着:“没什么,走吧”

我跟着阳阳去往医院,一路上我的心都一直悬着,被攥着,不能落下。

一直到我走出医院,又回到北京,回到家里,这几天我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同迷雾里的盲人。

一连几日才恍然醒过来。

这天,刘湛湛辞了工作,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大,也就是小姨家的孩子,小姨家一共有两个孩子,一个二十七,一个二十四,大一点的刘湛湛总喜欢叫他大哥,另外一个也自然就叫小哥。

刘湛湛化好了妆,先去了市中心上的一家小酒馆里,那里不论是环境还是客人,都会让刘湛湛觉得很舒适,所以便也是常去。

走进小酒馆,刘湛湛按照老样子,点了杯蓝色海洋和焦糖布丁,走进了左侧一间隔间,这个小酒馆里的每个隔间都是不一样的风格,此刻,刘湛湛看着四周漆黑星空壁纸,和顶棚上的星星吊灯及吊饰,恍恍惚惚。

不一会,小酒馆的门口走进一个很高大的男子,走进来时低头看了下手机,老板站在调酒台前看了一眼,而后又低下头调着酒,心里想着,又是一个来找人的。

只见那男子也的确,直接向左侧隔间走去。

我抬头一看来人,低沉的喊了句大哥。

来笑笑,“湛湛怎么了,这么急着喊我”

我将蓝色海洋递了过去,说道:“我前几天听小哥说你朋友有要去的?”

杨东接过刘湛湛递来的酒杯,说道:“是有一个,怎么了?”

我转过头:“那那个人打算什么时候去?”

杨东瞧了瞧我说道:“已经去了,前两天,怎么了,你也要去吗?”何东似乎很疑惑。

我抿了口酒说道:“我也想去”

杨东一瞧我满脸忧伤的样子说道:“失恋了?也别非要去,高原地区有什么好去的”

杨东看着我此刻的样子,立刻想到王姨也就是我的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赶紧劝着我。

我想也知道大哥肯定是误会我了,于是说道:“你还记得我从前乐队里的那个老师吗?”

杨东想了想,突然说道:“那个老师?”

我一看大哥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想起来了,我想也是,那样印象深刻的场面怎么想不起来。

当然,我的父母是不会同意的,其实乐队里大部分队员都还尚小,都是瞒着家里出来的。

谁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父母知道了,还蹿腾着其他队员的家里人一起过来了,那时我真觉得她们比警察突击队还厉害。

一大堆人浩浩荡荡的推门进来,当时我们都傻眼了。

也只有老师反应过来,担心伤害到我们的情绪,独自去跟一众家长沟通,但是沟通了几个小时,我们躲在门后都听得哭了,家长们也还是没能感动,许是真心怕耽误我们吧,总之那一刻她们是刀枪不入的,于是,我们也只好跟老师告别,虽然还是不舍的。

那一次,一下子走了近一半多,剩下的也就三四个了。

阳阳是留下来的其中之一,而我避无可避的离开了。

现在回想起来也还是觉得遗憾,当然也彻底理解了父母,毕竟现在过着这么安稳日子的我应该感谢的。

我接着说:“老师住院了,我也是昨天知道的,以前队里的小师妹告诉我的,说是老师常年的往医院跑,近半年越来越虚弱了”

说到此,我知道我的心又疼了,眼睛也跟着红了。

杨东听完连忙放下酒杯,安慰我,说道:“那你干嘛非要去,不去看看你老师?”

我举着杯子,低沉的说道:“去了,前几天去的,医生告诉我老师…老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杨东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或许生活都是充满戏剧性的,不然怎么叫生活。

杨东又想了想说道:“既然你都决定了,那就去吧,我让我朋友和你一起去,路上也有个照应,他正好也要出门”

我听完想了想说道:“嗯”

但我也没有想到,杨东说的朋友是李嘉琪,也没有想到这一趟,会让我对自己平稳的生活产生了动摇的心。

小酒馆佳人有约

小酒馆佳人有约

作者:雾雨靡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