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仙侠 >

玄清奇侠传完整全文阅读 李少云云清樾结局无删节

时间:2021-09-25 13:36:09编辑:墨染曦

精品小说《玄清奇侠传》由海龙少云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少云云清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少云三人分头找了屋子休息,正好是俩男孩在楼下,秦兰在楼上。三人泡了热水澡,吃饱喝足很快进入了梦乡。隔天李少云出院子里闲逛,发现这块山头一共是三十二栋小楼,合计三百二十个单间,目前已经有不少人入住,看...

玄清奇侠传 第10章 最后的试题 免费试读

李少云三人分头找了屋子休息,正好是俩男孩在楼下,秦兰在楼上。三人泡了热水澡,吃饱喝足很快进入了梦乡。

隔天李少云出院子里闲逛,发现这块山头一共是三十二栋小楼,合计三百二十个单间,目前已经有不少人入住,看来这次考试走在自己前面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多。

李少云又看了看地形,整个山头确实是被削平的。居住的宿舍按八卦方位搭建,中间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山头四周设有竹制的围墙,东南西北四面各开一个大门。其中南大门与下山主路相连,最为宏伟。

看到中央广场已经有人在散步,李少云也就加入进去和他们攀谈起来。

闲聊了半个时辰之后,李少云得知最早到的人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到了,大部分人都是一个多月走完的,和他聊过的七八个都是刚到了两三天。

据已经到了的人说,有一个住在这里,名叫云清樾的女孩子,只用了十天就完成了整个路程,日行二十多里,真是来匹马都跑的没她快。

虽然李少云很好奇这个云清樾到底是谁,可惜后续他找了五六天都没打听到云清樾住哪,最后也就干脆放弃了。

将来如果都能入门,早晚会知道这个人的。

耐试和勇试的时间比李少云想的还要久,他们三个用了四十天完成了试炼,之后就在玄清宗宿舍休息。这一休息就是十多天,这些时日通过考试到达休息处的人越来越少,最开始还是每天有三五个,到了第七天以后基本上就是隔几天才有一两个。

等到了二十多天,已经过了玄清宗配发食物总量可以支撑的时间,就已经再没有通过考试的新人了。

又过了两天,之前负责传送考生的老者来到了宿舍围栏大门处。

“众位参与考试的小朋友,请到南门处集合。”

老者声音洪亮,更是以灵气辅助传播,每一个住在宿舍内的孩子都听得清清楚楚,随即开始穿衣下楼,这一次玄清宗给考生准备了低阶弟子穿的红白配色服饰,也算是这次考试给的福利。

不到半刻间,所有的人就都已经聚集到了南门处,李少云和周珩秦兰等人到的不算早,混在了大队伍后半段。

“我玄清宗最后一场考试,也就是仁试将会在今天举行,老夫会将诸位小朋友送往考场,希望大家好好发挥,未来入我玄清宗门下。”

老者话音一落,单手一挥众人便纷纷化作白光消散,再睁眼时已经到了之前智试的藏书楼考场。

这一次考生同样是只有三十人,和智试时候不同的是,每个人身前都有一张桌子和小凳子,桌子上放好了笔墨纸砚。最后的考试,居然是最传统的笔试。

李少云环顾四周,周珩秦兰等人都不在,看来又是随机打乱顺序的考试。大家清一色穿的都是玄清宗宗门的红白色服饰,看来是对于进入最后一场考试学生的奖励,虽然很多人可能此生就穿这么一次。

“欢迎诸位来到本门最后一场考试,我是这次考试的主考官,季若竹。”门外传来一段浑厚的喊话,声线有些粗,像是男声,但又不够粗,有点像十几岁男孩子的声音。李少云回头一看,顿时两眼放光,再无法挪开。

只见来人并非男子,而是一名美艳动人的女子。最要命的是这女子只穿了一件褐色抹胸,整个肩膀和半个胸脯都袒露出来,短衣仅仅遮住胸口,腰身细长,隐隐可见腹肌。一条褐色皮短裤,下半身露出修长的大腿,李少云目光直到小腿才看到一双黑色皮鞋护住脚踝。

有些不同的就是,玄清宗之前的女弟子都是肤白如雪,唯独这人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泛出一层亮光,像是身上涂了一层油,又仿佛整个人都是一尊发光的铜人。

女子戴着一对黑色护臂,护臂上镶嵌有异色金属,应该是她的法宝。

“哇!。”随着季若竹走入场内,人群中不由发出阵阵呼声,李少云是村里来的孩子哪见过这场面,只看的目瞪口呆,也不知道有没有流鼻血或者口水,不过有个地方反正已经不怎么争气了。。

“等你们考过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想不到声音豪放,穿着豪放,豪放!面对着场内几十双要喷出火一样的眼睛,季若竹却是泰然自若,缓步穿过考场,坐到了主考的位置上,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了二郎腿,索性一次让这群人看个够。

李少云看的心脏碰碰直跳,想要移开目光,可是眼睛根本不听使唤。身体也早已脱离了精神的控制,躁动不已。

“今天考试的题目是仁试,规矩就是: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出一道题目,之后你们在自己身前的卷子上写出答案,答案合格者就算是通过玄清宗的全部考试,可以正式拜入玄清宗。答案不合格者则会被淘汰,会有专人送你们回家。”

底下人一片鸦雀无声,只有吞咽口水的声音,这群孩子真的是看呆了,而少数几个女孩子竞也一副看到神仙的表情,只不过没有男孩子那么喷火。

季若竹将题目说完,顿了顿道,“本次考试不许互相帮助,你们只能选择自己的答案,有抄袭他人者,立刻失去资格,我一定能发现那个作弊的,你们最好也不要心存侥幸。”

“要是没有什么问题,考试开始!”

季若竹一声令下,所有在场人就都坐下开始研墨,李少云则是开始了思考。

“肯定是不对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决定别人的生死,最多就是实在无力帮助,让他们自生自灭。开城肯定也是不对的,因为想活着是每个人的本能,一旦有一线生机,谁都不想死。但是只是封城救人还是不对,因为只有一半人染病,而另一半人是没有染病的,封城救人另一半人可能会染病,之后他们本来是健康的,却有着染病的风险,平白替他人受难。。好难啊!”

这两种方案都有漏洞,但是又都有道理,想要跳出这两种方案找到更好的方案,一时间李少云也是毫无头绪。

“恩。。先理一下,首先肯定不能,要全力救治,实在没办法那就尽人事听天命。”

“就是,也不能直接开城放人,人都想要活着,如果放人可能染病的会伺机出城,那样就完了。”

“最后就是,要尽可能的保护那些没有被感染的人,只能是将所有人隔开了吧?”

李少云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心中大概有定见之后,在纸上写了起来:

凡人都有求生之欲,因此绝不可以,要全力救治染病的人,尽人事听天命。同时也因凡人有求生欲,不可以开城,因为一旦开城,必定有染病之人趁隙逃走,到时候就不止是一城的疫病,而是更大的疫病。

城内只有半数人染病,另半数还没有染病,因而可以将未染病的人与染病之人分开居住,并设置区域隔开所有人,之后向外求援,同时全力救助病患。

真要是还没有办法,那就尽人事听天命。

书写完毕,李少云反复查看了几遍,确定自己想要写的东西都已经写好,起身就准备交卷。

“不在多想想了?”看着交卷的李少云,季若竹眉眼含笑。

“我能想到的已经都写好了,再想应该也想不到什么了”

李少云苦笑一声,将卷子双手奉上。

在确定交卷之后,李少云就化为白光被传送回到了宿舍。

“一切都结束了,我已经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写上去了,真要是过不去那也是认命了,希望不要有自己认命的这么一天。”

无事一身轻,李少云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屋内,饭菜早已送来,饭里还加了个鸡腿。

“没准这是我吃的最后一顿玄清宗的饭了,管它呢,现在想也没用了,吃饭!”

五天后,负责接引弟子的老者又来了,这次应该就是最终公布结果的时候了,所有站在南门的孩子都一脸严肃,并且紧张。决定自己命运的结果将在稍后公布,很多人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踏上这块土地了。

众人被传送到玄清宗山门的广场,李少云原本和秦兰周珩是在一起的,结果传送到了广场之后反而身边都变成了陌生人,而人数也远不止宿舍的人,而是剩余全部考生都在等待。

这时台子上站着的,正是最早主持考试的玄清宗长老简影,齐朔与简影并排而立,看来玄清宗此次考试的主持就是这两个长老。

简影身后站着季雨茗,季若竹和其他几名年纪相仿的弟子,应该就是之前各次考试的主考官,季雨茗还是一脸病恹恹的样子,季若竹还是那一身性感套装,只不过此时台下众人心情沉重,也无心欣赏这无边春色。

“本次考试最终留下来参加仁试的共一千六百人,我们会挨个报出合格者的名字,如果大家谁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那么就说明你的仁试并未合格,你被淘汰了。”简影朗声道,场内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无人有意见,无人有问题,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

“方海云。。”

第一个名字出口,人群中随即一声惊呼,随后是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啊,哈哈哈哈。”

“秦雪怡。。端木萱。。杨五。。林光亮。。”

“周珩!”李少云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珩哥成功了!他们家几代人的努力,最终他成功了!”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流出,不是为了自己高兴,而是为了好兄弟高兴。内心没有狂喜,但却无比欢畅,环山百里的一幕幕浮上心头,李少云哭了,他替周珩开心,替自己的好兄弟实现了家族夙愿而开心。

很可惜周珩之后都是一些不熟悉的名字,无论是秦兰还是自己,他都没听到,不由得心中生起一股悲凉,难道自己被淘汰了?

过了半刻间,李少云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云清樾!”

“她果然考中了,十天时间完成二百二十里山路的奇才,这样的人考不中才是稀罕事吧,想不到她排的这么靠后,难道是随机点名的?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继续等吧。”

又过了几十个名字,李少云终于听到了秦兰的名字,他确定秦兰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庆祝,或者是在哭,但是茫茫人海实在找不到秦兰在哪,自己也只能替她高兴。

可惜随后的几百个名字过去,李少云一直都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沉,沉重的绝望,以及渐渐失去信心的无力。

“我难道真的没通过么?”眼泪不争气的开始留下来,胸口也开始发闷,李少云觉得自己呼吸开始困难,全身也变得无力,单是站着就已经是极限。

“还有最后十个名额,这十人之后,没有念到名字的人,就可以回家了。”简影突然停下点名,顿了顿说道。

“最后十个么?要是没有我,一切就都结束了么。。”李少云此时已经瘫坐在地,最后的力气仿佛也开始消失了。

“田如松。。封听白。。上官涛。。李修文。。康英逸。。”

前五个没有。。

“丁睿。。卓俊才。。荆雪。。常然。。李少云!”

“李少云!最后一个是李少云?”李少云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但是好像又没听错,最后一个被点到的名字真的是李少云。

李少云急忙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好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很疼!确定不是做梦!

“奶奶的,随机居然把我放到最后一个!有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