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我在地府有块田 >

我在地府有块田霍斯纯小说 我在地府有块田安子皓小说

时间:2019-04-15 19:54:49编辑:云中君

《我在地府有块田》是一部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我在地府有块田安子皓霍斯纯小说阅读,我在地府有块田小说精选:安子皓,问道,我们西行是为了来到大庸?不错。安子皓回道,虽然古庸国灭亡了,庸蛊也随之在华夏失传,但不代表有未记载下来而逃亡掉的庸人掌握了庸蛊。

《我在地府有块田》 我在地府有块田霍斯纯小说 我在地府有块田安子皓小说 免费试读

我瞅了一眼安子皓,“我们西行是为了来到大庸?”

“不错。”安子皓回道,“虽然古庸国灭亡了,庸蛊也随之在华夏失传,但不代表有未记载下来而逃亡掉的庸人掌握了庸蛊。按照庸人白事岩葬的习俗,但凡是有岩葬习俗的地方都有可能是庸人后世。”

“岩葬啊?我听过。”赵福云插嘴道。

他往嘴里丢了个槟榔,边嚼着槟榔边说道,“就是深山那边的龙门村附近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古时候的人,看见蛇蜕皮后,宛如那样,皮肤变的更加光滑,以为是蛇返老还童,因此便请求上天,想像蛇那样永葆青春,最后好像是答应他们,说是在人将死时日,把人放入悬崖岩洞中,犹如蛇那样钻洞,据说是吸取灵气,以便犹如蛇那样返老还童。”

接着他叨叨了半天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安子皓微微皱眉,点头道,“龙门村现在还是岩葬的方式吗?”

“这就不至于了吧…”赵福云刚开口说道。

刚想说“没人再岩葬”的时候,他又似是想到了什么那样,突然说道,“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了龙门村里的两户人家,听说他们家前不久有亲人逝世,但是两户人家,举家都没有举办葬礼,七七送葬,尸体去了何处也无人知晓,而且,他们两户人家都靠近悬崖!”

“是吗?”安子皓挑眉。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暗示着我什么。

我当然明白的他的含义,但是我刚刚到张家界,丝毫不想立刻动身去龙门村,因此当即摇摇头说道,“不行,我刚刚辗转到张家界,再怎么说也要休息一晚。”

“也是,”安子皓点头道,朝着赵福云道谢道,“多谢赵先生,那我们就先麻烦一晚了。”

“不麻烦,不麻烦!”赵福云头摇地像拨浪鼓那样,眼眸中却透出一道光亮。

“你看,我这好不容易遇到了你们,你们刚说来就是为了庸国巫术的事情,听的我这心里顿时激起了千层波浪,直觉告诉我,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些关于巫术的灵异事件?要不然怎么会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他的瞳孔放出一道巨大的光芒,似乎极其的想要获得我们肯定的回答。

要是他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千年厉鬼,是他梦寐以求的“灵异”他会不会高兴的晕过去?

我对上他渴望的双眼,平静地说道,“没错,我们确实遇到了。”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他眼里投过来的眼光,那叫一个水生火热啊,那叫一个目不转睛啊!捏着安子皓的手顿时力道更大了。

这世间就是有那么一些怪人,我避之不及的脏东西,他们趋之若鹜并且乐此不疲。

这样的人,想必厄运缠身了才会追悔莫及吧。

“就是这小哥遭到邪祟了吧,你看我摸着他的手,一直冰冰凉的。”赵福云突然说道。

我担心他发现安子皓的事情,当即分开他们的手,着急回道,“没有的事,他是体虚的原因,本身就容易四肢发凉。”

“那你们遭受的邪祟是什么?”赵福云。

我在脑海里想了想,内心泛起了一股恶趣味的泡泡。

我拉着安子皓的手,朝着赵福云的眼神四处逃避,故作神色不安道,“晚就知道了,他们太可怕了!”

“他们?”安子皓疑惑地重复道。

我朝安子皓使了个眼色,对着赵福云故作慌张的说道,“要是你胆子够大的话,晚上给我挑两个离你近点的房间就知道了。”

“这…”

看着我颇为惊慌的神情,赵福云心里略有迟疑。

但送上门的灵异事件,他还是满口答应。

当然,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第二天他可就没那么胆大了。

果然,翌就面色惊恐地看着我们,对昨夜的事情避而不提,但是架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还是非要一同前往龙门村。

只是,这次他就要跟我们约法三章了。

要是途中有要在外地住下的可能,必先要离我们居住地,很远很远!绝不能住在隔壁!

安子皓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和赵福如,不知发生了什么。

而我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

我们很快就跟着赵福云所安排的路线踏上了去龙门村的路上,路线上,先从普通公交车七萦八绕到了一个山村站点,再从拥挤的站点上,上一趟城乡公交车。

城乡公交大约要坐了一个小时的车程,因为城乡公交车趟数极少,因此一趟车基本上全是熙熙攘攘。

一路上,即便是安子皓多次问我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都没有告诉他。

这边一个老奶奶左手提着袋子青菜,右手提着一只鸡,那边一个老汉挑着一个扁担,左右两边的担担里摆着西红柿、黄瓜之类的蔬菜。

车上一阵鸡飞狗跳,穿着朴素的乡里人交谈着,热闹非凡。

而司机则像是司空见惯那般上下吆喝,大声喧哗。

即便是我打开车窗,还是一车的乡土味。

赵福云一路上想尽办法问安子皓关于庸国巫术的事情,兴致勃勃、热情似火。不过以安子皓的性子,基本上都是敷衍,有一茬无一茬地接着他的话。

赵福云问十,他答二已是赵福云幸事了。

我对他们谈的“巫术”根本没点兴趣,本来就因为中了“断肠蛊”才不得不颠沛流离,自然对“巫术”“蛊事”唯恐避之不及。

因为一路上听着他们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我索然无味至极,所以本来就晕车的我,不消片刻就睡下了。

梦里,意识朦胧处。

我仿佛置于梦中之人,站在原处。内心的痛苦不知从何而来,只是心里那股难受、有苦难言的滋味,令我的鼻中一酸。

“好难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糟糕!又是她的记忆。

我在地府有块田

我在地府有块田

作者:云中君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