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吾王有令:爱妃要娇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吾王有令:爱妃要娇宠》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05-23 17:26:10编辑:风苍溪

主角叫纪云翎萧涟瀛的小说叫做《吾王有令:爱妃要娇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天飞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的话吸引了几人的注意。纪云翎盯着王慕颜和刘嬷嬷道:“你诬蔑本妃藏尸,在太子面前摆弄是非,若是找到证据也就罢了,如果找不到呢?”王慕颜柔美一笑,她自认证据确凿,根本不怕纪云翎,毫不在意道:“慕颜这么做...

吾王有令:爱妃要娇宠 第三章 掌嘴一百 免费试读

她的话吸引了几人的注意。

纪云翎盯着王慕颜和刘嬷嬷道:“你诬蔑本妃藏尸,在太子面前摆弄是非,若是找到证据也就罢了,如果找不到呢?”

王慕颜柔美一笑,她自认证据确凿,根本不怕纪云翎,毫不在意道:“慕颜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着想,万一这府中出了尸体藏了刺客就糟了,若是真的没找到,妹妹会对手下人的鲁莽,对姐姐道歉。”

“道歉?本妃受尽屈辱诬蔑,岂是你一句道歉就可以一笔勾销的?”

萧涟瀛眯起眸子,冷声道:“纪云翎,你别忘了这里是太子府,你给我适可而止!”

纪云翎抬起消瘦苍白脸,嘴角却溢出一抹冷笑来:“若是没找到尸体,诬蔑太子妃理应跪下掌嘴一百!”

王慕颜面色一白,纪云翎这话说的太狠厉,说的好似真要打她一样。

她被的纪云翎这话吓的浑身颤抖起来,抓着太子衣襟的手都在轻轻颤抖。

太子怜惜美人,暴怒,对着那侍卫喊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搜!”

纪云翎身体虚弱,实际上根本阻止不了这些人,两个侍卫直奔着那张破床而去,一股发霉的味道令两人忍不住捂住鼻子,抓着垂落下来的床单用力一拽。

床上的所有东西散落在地,床底下除了一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水渍,空无一物。

这小小的房间,唯一能藏下一个人的,只有这大床底下,可如今这一幕落入王慕颜眼中,她顿时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那嬷嬷尖叫出声:“不可能,怎么会没有,我明明亲眼看见的…”

她声音发颤,却并未见到纪云翎的手藏在袖子里的手也在抖。

她刚才一直在努力拖延时间,化尸水乃是研究所为了处理被感染而亡尸体用的,安全环保无色无味,集合了多重酸性物质中和而成,可化掉那么大的尸体也需要一点时间,刚才她真怕这两个侍卫掀开床底,会看到剩下一半的女尸,那就尴尬了。

震惊的不光是在场这些人,还有藏在墙壁之后的男人。

他是亲眼看到纪云翎如何藏尸的,本来还想看看她倒霉的表情,却不曾想竟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尸体去哪儿了?他也很想知道。

就在所有人都愣神的瞬间,纪云翎突然上前一步,眼神带着极端的恨意,手掌扬起,啪的一巴掌打在王慕颜的脸上。

“啊!”王慕颜惊叫了一声,立刻捂住脸。

这一巴掌下去,心神无比舒爽,原身那郁结于心的情绪也在这片刻间倾泻了不少。

王慕颜,当年吏部侍郎之女,因与纪云翎娘家沾了一点姻亲,自幼便与她熟识,那时的王慕颜胆小懦弱,原身怜惜她,将其当成亲妹妹一般对待,有任何好东西都与其,什么心事都与其说。

结果近一年前王慕颜突然挺着肚子来找她原谅,说意外怀了太子的孩子,原身本就在府中过的不好,听闻这话如遭重击,将其推的差点小产,也因此被萧涟瀛一怒之下关在后院不闻不问。

纪云翎又抬起手,半路却被萧涟瀛狠狠抓住,他用力一甩,将纪云翎摔在地上。

“慕颜,你怎么样…那疯婆子竟然敢对你动手!”

王慕颜捂着脸,眼泪不断落下来,埋头在太子怀里:“殿下,臣妾脸好疼,臣妾是不是被毁容了?”

萧涟瀛见到王慕颜流血的右边脸,白皙的脸颊上不但有掌痕,还有留着一道血痕。

纪云翎摆弄着手中从床上抠下来的木刺笑的十分好看:“诬蔑太子妃,就算处死都应该,毁你的脸,不过是给你一点小小教训。”

萧涟瀛怒火中烧,扶着王慕颜对手下大喊道:“快叫太医,将本王的雪莲膏取来!”

雪莲膏,乃是贡品伤药,就算皇子也就只有那么一点,修复外伤疤痕有奇效。

只因为王慕颜脸上的一道小伤痕,就将这贵重的雪莲膏用上,可见萧涟瀛对其有多疼爱。

心里一阵阵酸疼,纪云翎捂着心脏的位置,那是原主还未消散的情绪在作怪。

若是不处理好这一点,绝对不利于她,这太子府她必须离开!

扶着王慕颜在旁边坐下,萧涟瀛的眼神带着无比冰冷之色盯着纪云翎。

“你心肠如此歹毒,之前差点害死小皇孙胎死腹中,如今又当着本宫的面毁慕颜的脸,我留你不得。”

纪云翎反唇相讥:“既然你看我不顺眼,何不休妻?”

萧涟瀛冷笑了一声:“你当初逼迫我娶你,我就是要让你体会这种求而不得之痛,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的那么好听,不还是惦记我定国王府的兵?我父王如今虽瘫痪在床,可那金甲军依旧只听我的纪家调遣,你想要从我手上拿到兵权?那我告诉你,萧涟瀛,你做梦!”

萧涟瀛听罢,面容骤然变得铁青。

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攥紧,他厉声道:“来人!太子妃不守妇道,顶撞本太子,谋害妾室,给我压下去,重打五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