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花初七鸿蒙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时间:2019-03-15 07:42:48编辑:皓雪殇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叫《帝尊独宠惊世狂妻》,是作者是花火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臭小子,你觉得老虎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花初七双手环着腰,一本正经的问道。像个石墩子一样背趴在地上的花毅然,一听这话,稚嫩的小拳头扬了扬,兴奋的说道:“老虎啊,我小时候在书中看过,它可是山中之王,震慑...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花初七鸿蒙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第十七章 兵来将挡 免费试读

“臭小子,你觉得老虎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花初七双手环着腰,一本正经的。

像个石墩子一样背趴在地上的花毅然,一听这话,稚嫩的小拳头扬了扬,兴奋的说道:“老虎啊,我小时候在书中看过,它可是山中之王,震慑八方,可威风了!”

见某个小孩全然没了之前的耀武扬威,满脸直率。花初七心叹:这般的天真才是这个年纪应有的。

可惜…生生被那两个不怀好意的母女给故意娇惯,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话锋一转,花初七又径自,“那你觉得,你将来会不会成为这威风凛凛的山中猛虎呢?”

“会!我可是相府少爷!”花毅然神情傲然的大喊道,随后小嘴一撇,仿佛很不满花初七对他的看不起。

一旁的花梦裳露出不屑的表情,这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管怎样,虽说她现在伤不了花初七,但她得罪了这个小魔王,加上她和母亲的推波助澜,等父亲回来,她不死也得丢条命!呵。

花初七敏感的感觉到有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向自己,一抬眸就看到花梦裳还来不及收敛的恶毒嘴脸,心中一凛,一抹寒意厉色划过眼睑。花梦裳何曾见过这样气势重然的花初七,当下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有些畏缩。

一转首,寒气便消失不见,花初七也不管花梦裳探究的眼神,佯装无事的继续对某个石墩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从前有一个猎人,捕获到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幼虎。猎人将幼虎当作家猫养,天天好吃好喝的喂养着。甚至,从不让它出去捕猎,天天将它圈养在家中。”

忽的,花初七停了下来,问向小脸认真的花毅然道:“你猜,后来老虎怎么样了?”

花毅然小脸皱巴皱巴的,摇了摇头。

“后来,猛虎以为自己真的是只弱小的猫咪,长大后对猎人言听计从并且失去了自己的天性。它,原本可以纵横山林,威慑八风,最后却沦落为猎人手中狐假虎威用来捕猎的工具,讽刺的是,自己却还洋洋得意,自以为衣食无忧生活安逸,实际上…弱小不堪!全无虎之一族的勇猛!”

一席话掷地有声,在场的众人,无不震撼!只要是稍微有些脑子的,如何能不了解这个故事中的幼虎是谁,猎人,又是谁!没想到从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小姐不知何时,不仅成为了橙阶灵者,更是这般的能说会道。

原本因为花初七的打击有些不服的花毅然,此时却陷入了沉思,他虽然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毕竟生活在这偌大的深庭大院之中,早已脱离了无知,正是明事理的关键年龄,细细回想,反复咀嚼其中的意味。

想到这几年,蒋氏母女明面上对自己好,每当父亲命他学习之时,却从不让自己多读书练武,美曰其名的是他还小不着急慢慢来,却不正是如幼虎般把他圈养在糖罐子中吗!

忽地,花毅然这浆糊的脑子就开了窍,扭过头来看到一直在他心目中清丽温柔的二姐姐花梦裳,此刻就像被人窥探了心思般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看到花毅然望向她更是有些手足无措。

“哼。”花毅然鼻孔里冷哼一声,不大的小人儿心中也开始清明起来,对花梦裳起了厌恶心思的同时,对把他一顿胖揍的花初七反倒有些依赖和喜欢了。

花初七看着**下面傲娇地扯着自己衣摆的小石墩子,好笑的问:“怎么,故事不好听?”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拍了拍衣摆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伸出白净的手递向地上的某个小孩。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才不是那只没用的老虎呢。”花毅然抓住眼前骨节分明细嫩的手顺势站起来,别扭害羞的语气让花梦裳面色一白,心中对花初七越发的怨恨起来,甩了衣袖,花梦裳头也不回的就要走。

“二妹这就要走?”花初七好整以暇的看向那个略显狼狈的身影,话里满是讽刺。一旁的花毅然抓住她的手也不放,稚嫩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却能让全场的人听到。

“姐姐喊这个女人干嘛。”声音透着不满和抗拒。

乖乖,这就和大小姐亲近上了?那个女人?刚才不还喊二姐二姐的喊着呢,这会儿就像个外人似的了,相府一干下人有些接受不过来。

其实也不难怪花毅然这样,他原本是三夫人柳氏所出,但碍于二夫人在府里一手遮天,自小他便是养在蒋氏身边,又不被这母女二人真心相待,不过是些表面功夫,更是藏着祸心。此刻,内心柔软无依的他心知花初七这样教训他是为他好,除了不能常见到的母亲便只能依赖她了!

说来也不过是个孩子,始终有着小孩心性,谁对他好,肯定能够敏感地感受到,不由自主的亲近,人性使然。

花毅然仰着头看着一身素白却不挡风采的花初七,小小的心里无比依赖的想着:还好,始终有人真心待我。

不过停下身来的花梦裳听到这句话,显然就更为愤怒了,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阴郁,转过头来,假意温柔的朝花毅然说道:“三弟,母亲给你准备的桂花糕再不去怕是要凉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哦。”

她还当他是啊,花毅然如今可不满她的账,抓紧了花初七柔软的手仿佛有了依仗,吼道:“讨厌恶毒的女人,我才不是你弟弟。”

花初七握了握手心出汗的小手,另一只手抚了抚小人那因为打斗而杂乱的头,也不望着脸色不善的花梦裳,淡淡然道:“桂花糕妹妹还是留着自己吃吧,这个臭小子再吃就真成猪了。不过我奉劝妹妹这种甜腻害人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否则若是吃胖了,半月后的大朝会可就丢人了。”

大朝会…花梦裳眼里有亮光闪过,她怎么忘了大朝会的事,她前几日得到,那件事已经准备妥当,若是这个**到时候不去还好,若是去了…呵。

想到这儿花梦裳像是全然记不得方才的愤怒侮辱,倨傲的朝花初七“哼”了声,像是个打了胜仗的母鸡,昂着头大步走了。

花初七将花梦裳眼里一闪而逝的算计和忽然的转变都看在眼里,心中将这件事暗自记在了心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阴谋吗?她最是享受这种紧张**的阴谋,因为…

唯有在踏在荆棘中,才能发掘她最坚不可摧的实力!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作者:皓雪殇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